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周道中接到了李中易的亲笔信之后,不由长长的吁了口气,离开高丽这个鬼地方的日子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先北击契丹,再挥师南下,统一整个中国故地,这是柴荣定下的基本国策。

    如今,柴荣虽然已经驾崩,可是,小皇帝尚年幼,符太后还在学习政务的初级阶段,先北后南的国策倒是被延续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由于契丹人的大肆南侵,大周即使想南下,也腾不出手来,只能把战争资源都集中于对抗北边的鞑虏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通知老金,不管想什么办法,都要给我准备好五十万石粮食,一百万担柴草,肉菜不限,多多益善。”周道中在高丽国中做惯了土皇帝,但凡有搜刮之事便宜下令给金子南,他只要结果不管过程。

    如今的金子南可算是抖起来了,仗着天朝上国李相公之“准岳父”的身份,不仅升为门下侍郎、平章事,更被授为六卫使。

    高丽国的王廷京军分为六卫和二军,这些兵马原本都归徇军部的将军们统领,因为金子南的巧取豪夺,不仅成了宰相之尊,更掌握了绝大部分京军的兵权。

    金子南心里非常有数,他之所以有今日,全靠着周道中的支持,周道中的靠山又是李中易,归根到底是靠了金家三姊妹之功。

    一旦李中易失了势,金子南又不是笨蛋,他必定跟着掉脑袋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,不管是周道中的钱财美色的需索,还是给大周的贡品,金子南都一直尽心竭力的办得妥妥当当,从无差错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金子南有次喝多了,竟然把前任高丽大王的妃子给睡了。这么一来,若是高丽国翻了天,他金子南原本就因为讨好大周而没了活路,更是会被现任大王王昭给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这人呐,一旦没了退路,便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,或有很大的生机。

    周道中自然明白知道,金子南已经把高丽国内的皇族、官僚以及豪强们全都得罪了个精光,离开了李中易的庇护,他便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不过,金子南毕竟和普通的“丽奸”不同,他的三个孪生女儿如今可都是李中易身边的侍妾。周道中听人说起过,金家三姊妹中的彩娇尤其有宠,深得李中易的喜爱。

    周道中深知,别看彩娇不过是大靠山的小妾而已,只要有宠就绝对不能得罪,这天底下的神马风,都赶不上枕边风的威力大。

    这些年以来,周道中从金子南这里刮到了无数的金银财富,其中的大部分都献给了靠山例中易,小部分他自己留下来享用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就这个小部分,已经足够周道中全家几十口子嚼用数百年,也不怕坐吃山空了!

    李中易也知道周道中比较贪财,不过,因为周道中只是搜刮的高丽国,他也就睁一眼闭一眼,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常言说得好,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,只要周道中大事不糊涂,李中易倒也完全可以包容。

    周道中得了周道中传的信之后,心里直打鼓,最近,高丽国西北部的豪族们,颇有些不太安分的举动,如果搜刮过巨,倒很有可能酿成变乱。

    金子南犹豫了良久,最终决定亲自来找周道中,以便探听虚实。他的算盘很明确,如果是周道中个人的需索,自然要打一个折。假如真是李中易的要求,金子南丝毫也不敢怠慢,不管多难也都要竭力办成。

    暂且不提高丽国这边如何筹备物资,李中易自从进了榆关之后,就再也不肯挪动地方。

    杨炯和耶律休哥之间的嘴巴官司,一直在持续进行之中,与此同时,契丹国大军云集于榆关以西,明显摆开了不拿下此关誓不罢休的姿态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举单筒望远镜,稳稳的立于关墙箭垛的后边,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耶律休哥布下的大阵,不由摸着下巴,笑眯眯的说:“好家伙,契丹人这是要和咱们拼命呐。”

    宋云祥笑嘻嘻的抬手拍了拍墙头的青砖,说:“如此险要的关隘,契丹人恐怕也做好尸横遍野的心理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杨烈有趣的瞟了眼宋云祥,这位宋士光自从独领一军之后,更是信心十足,视契丹铁骑如无物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其实心里都颇为有数,别看耶律休哥摆出了鱼死书包网.bookbao2破的架势,不过是想借机威慑罢了,以便谈出更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,令众人感到奇怪的是,杨炯已经来回奔波了十余次,竟然没有丝毫进展,耶律休哥死咬着固有的条件,就是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耶律休哥就算是囤兵百万于关下,不付出十几万,甚至是几十万的代价,也休想踏上关楼半步。

    就在耶律休哥调兵遣将的同时,李中易指挥着部下们,紧锣密鼓的加固榆关城防。

    随着周道中那边第一批启运的粮食送到,并且后续的粮食亦会源源不断的送到,倒不担心缺粮的问题。

    目前唯一值得忧虑的是,长达一个月之久的时间内,朝廷那边不仅没有输送粮食过来,就连弓弩等必备的器械,也已经断了供。

    好在李中易早有准备,朝廷不发器械过来,高丽国的兵器库里,倒有储备了好几十年的存货。

    只是,高丽国制造的弓弩,其威力远远不如大周三司胄案出品的神臂弓弩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榆关地势险要,哪怕是高丽弓的作工和质量都很一般,居高临下的优势倒也弥补了一些射程上的不足。

    就在手下众将有些犯愁的当口,李中易听取了左子光的意见,索性去信给周道中,命他将高丽国弓弩坊的工匠们,都抓到榆关这边,干脆就地制造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管过三司胄案,又亲自参与了制造神臂弓弩的完整过程,连图纸都是在他的启发下,由心腹工匠画出。

    按照大周三司胄案的标准,制作出一把合格的标准神臂弓或弩,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。其中,最主要的是弓弦和弓臂,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驯。

    如今,耶律休哥囤重兵于关下,显然不可能给李中易这么多的准备时间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最喜欢看二战时的老电影,面对德国人的虎式和豹式坦克,苏联人采取的是以量取胜的策略,大规模的建造了T34坦克。

    借鉴苏联人的这个思路,李中易对于高丽的工匠们,只有一个要求:造出廉价、可堪使用的弓弩即可,不要求质量太高。

    另外,李中易还有一个法宝,那就是流水化的规模生产模式。俗话说的好,熟能生巧,一名工匠只专著于一个部件的生产,就算是傻子都可以越造越精。

    准备弓弩和刀枪等等器械,仅仅是李中易筹备城防的最基础的一部分而已,由于榆关早已是一座兵城,李中易考虑到平直关墙的严重缺陷,索性命人拆了关内一半的房屋,沿着关墙的内侧又砌了十余条登城的台阶。

    这还没算完,李中易又命人以每两个箭垛口为基,都用装满沙土的麻袋竖成阻隔墙,从而将整个城墙,分割成了若干独立防御作战的小堡垒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哪怕是契丹人下死力侥幸拿下了某一段关墙,在后边优势兵力的及时增援之下,也不过徒劳的妄想罢了。

    当高丽国的第一批粮食送到之后,李中易命人垒起近百个大灶,日夜不停的造酒,同时提纯酒*精。

    凡事预则立,不以则废,就算是李家军的弓弩消耗殆尽,只要有“魔鬼鸡尾酒”的存在,契丹人无论扔下多少条人命,也难以撼动榆关的安危。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积极备战的当口,突然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耶律休哥挟持了契丹睡皇,自立为摄政王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李中易这才恍然大悟,为什么耶律休哥的态度为何一直摇摆不定,一直没有驱使精锐的皮室军,向他发起决死进攻。

    李中易望着瞠目结舌的部下们,微微翘起嘴角,淡淡的说:“耶律休哥玩的是养寇自重的把戏,此次北伐战役,已经到此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暗暗点头,深以为然的说:“耶律休哥刚刚当上摄政王,人心浮动,军心未稳,此时肯定不是和我军决战的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卯足了劲头,每日盯着加固城防,却等来了战争即将结束的坏消息,不由泄了气,嚷嚷道:“那岂不是白做了准备?”

    刘贺扬深深的盯了眼廖山河,他和廖山河一向是面和心不和,大大小小的矛盾冲突不断。

    那句老话叫作啥来着,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,而是你的敌人。

    廖山河看似莽撞粗鲁,实际上,刘贺扬心里却十分清楚,这是个揣着明白却故意装粗汉子的“精明人”。

    问题是,刘贺扬明明知道廖山河玩的是个神马把戏,却偏偏学不来老廖的那种鲁直的作派。

    性格决定命运,此话诚不我欺也!

    当杨炯再次从耶律休哥那里回到榆关之时,带回来了李中易预料之中的消息,耶律休哥分兵数万拿下去打草谷!

    李中易手抚着玉石镇尺,淡然一笑,说:“耶律休哥终于还是下了这步棋,嘿嘿,中和你觉得咱们是不是该出关陪着他老兄玩一玩?”

    已经正式升任检校参议司左副都指挥使的杨无双,眯起两眼,笑嘻嘻的说:“我的爷,咱们不是已经有了定论么,如此浅显易懂的调虎离山之计,咱们岂能上当?”

    李中易突然长吁了口气,闷闷的说:“咱们是不会上当,可是,朝廷那边就难说了呀。”

    PS:还有更。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