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杨炯宣读完诏之后,一直没见人山呼谢恩,他心里不由咯噔一下,知道大势不妙。

    按照范质的想法,总要等李中易率军京之后,再慢慢的想办法,不动声色的削其兵权。

    可是,在李谷的挑拨之下,符太后硬要把羽林右卫拆分为四军,理由也是冠冕堂皇:朝廷大封李中易的部下,人人都得了实惠,就算是李中易心里不爽,也不可能得罪整个羽林右卫的将领。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手下将领都等着他发话,他非但不恼,反而笑眯眯的提醒老部下们,“都楞着干什么?乐傻了?还不赶紧叩首谢恩?”

    “臣奉诏!”李中易见部下们依然无动于衷,没一个人主动站出来谢恩,他索性带了头,深揖领诏。

    李中易亲自做了表率,老部下们被迫硬着头皮,瓮声瓮气的散漫的嚷道:“谢恩”

    杨炯见了此情此景,心知要坏菜,他草草完成了礼仪之后,避过怒目横视的众将士,乖巧的躲到了李中易的身后,免得沾惹上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吩咐说:“强敌在侧,汝等都各归本部,提防敌军趁虚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众将士们纷纷抱拳拱手,各自散去,杨炯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心里暗骂李谷是个蠢货。

    宾主双方再次落座之时,宣读完诏的杨炯却再也不敢托大,乖乖的恭请李中易上座,他陪坐在了下方左侧。

    李中易端起茶盏,笑眯眯的望着杨炯,杨炯低着头装作品茶的样子,心里却直发毛,李无咎不会翻脸无情吧?

    “李相公,魏王父子危在旦夕,下官恳请马上动身去见耶律休哥,争取早日谈妥条件。”杨炯自知犯了众怒,不愿意继续在李中易的大营之中久待,想找个借口尽快离开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且不要轻易承诺什么,只把我军的俘虏情况,转达给耶律休哥。”李中易也非常理解杨炯的难处,并不想特别的为难他,便松了口。

    杨炯也知道谈判绝无可能一次搞定,他赶紧起身,拱着手说:“范相公信得过您,请您千万不要误会”

    李中易摆了摆手,笑道:“吾了解范相公和博约你的为人。”此话看似啥都说了,仔细品味一下,却又啥都没说。

    把杨炯送走之后,李中易神清气爽的背着手往走,这时,脾气比较及早的廖山河,忍不住追上来,怒气冲冲的大发牢骚,“爷,咱们在前方把脑袋揣在裤带上,拼了命的替朝廷办差,可是,朝廷却如此冷血的对待咱们,小的实在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心情显然不错,他微微翘起嘴角,迈着轻快的四方步,径直往大营那边走去,根本没搭理显然是被众人推举出来当枪使的廖山河。

    廖山河见李中易没理会他,以为李中易是担心人多嘴杂不好说啥,便闷头跟着李中易一起了帅帐。

    李中易斜靠到虎皮大椅之上,端起茶盏,“滋”轻啜了口略微有些冷的茶汤,随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爷,朝廷如此忌惮我等,不如”廖山河目露凶光,眼看就要脱口而出的反骨话,却被李中易凶狠的一瞪,给原路逼了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摆手示意廖山河,淡淡的说:“坐稳当了,稍安毋躁,免得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是个急性子,屁股刚落座,正想一探究竟,却见国色天香的李翠萱竟然穿着一袭淡紫色的淑女装,手捧托盘,款款的扭腰摆臀,显是奉茶而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请喝茶。”李翠萱将茶盏从托盘里摆到小几子上,非常有礼貌的招呼廖山河品茶。

    廖山河的鼻内嗅到一股子沁人心脾,勾人直想犯错误的处子幽香,他心下立时一慌,赶紧把头一低,细声细气的说:“多谢小娘子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李翠萱被李中易收用过没有,反正此女是从后帐行出,那就必是李大帅的女人。

    朋友之妻,尚且不可戏,更何况是李大帅的女人呢,廖山河就算是再笨,也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不理会廖山河是有原因的,在他的手下,一共有五员可以独当一面的重将,首当其冲的是镇守灵州的郭怀,其次便是跟随在身边一起北伐的杨烈、刘贺扬、马光达以及眼前的廖山河。

    除了杨烈尚率军防备着耶律休哥之外,其余的诸将也都到了大营之中,别人都没露面,偏偏廖山河来了,咳,既然给他人当枪使,李中易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正欲退下的李翠萱,心中不由微微一动,随即吩咐说:“翠娘,有人脑子不清醒,你替我教训教训那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微微一楞,随即领悟了李中易的真实意图,她快步走来,站到李中易的身旁,蹲身敛衽行过礼后,展颜一笑,轻声说:“将军,一卫分四卫,兵力足足涨了数倍。只要诸位将军对燕国公始终忠心不二,岂不是朝廷白送了一份天大的厚礼给燕国公么?”

    廖山河听了李翠萱言简意赅的分析之后,当即傻了眼,楞了好半晌,他这才恍然大悟,连声说:“娘子所言极是,是这么个理,的确就是这么个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撇了撇嘴,冷冷的说:“在我的面前,你毋须藏拙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吧?那就干脆笑出声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朝廷里头全是一帮子酒囊饭袋”廖山河笑了,笑得异常开心,只是,他的眼神躲躲闪闪,刻意避开了浅笑百媚生的李翠萱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捂住樱唇,轻声浅笑,花枝乱颤的李翠萱,心说,这个多智近妖的倾国祸水,幸好被他及时的捉入手心里,否则的话,那就实在是个大大的遗憾了。

    姿容丝毫也不逊色于费媚娘的李翠萱,如果不是深藏于闺中,必定会被军阀或是皇家掳了去,史也应有相关的记载。

    可是,无论是正史,或是野史,都没有任何有关李翠萱的记录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艳冠五代的奇女子,不仅没有达成宏大的恢复后唐的家族心愿,反而隐藏于契丹国境内,极有可能是终身未嫁的渡过了平平淡淡的一生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很简单的,除了大军阀或是皇家之外,权势地位不够的权贵,即使娶了祸国殃民的李翠萱,也会因为怀璧其罪的缘故,不仅佳人不保,还很可能为此丢掉小命。

    自古红颜多薄命,亦多为祸水,此话半点不假!

    廖山河其实半点都不笨,他之所以主动站出来,假装被人当场枪使,其实是想单独和李中易分享,那一直以来压抑很久的喜悦!

    另外,李家军的上上下下,一直没有看透,李中易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?廖山河也想借机试探一下,李大帅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“笑够了?滚吧!”李中易任由廖山河纵情大笑过后,这才故意拉下脸,发出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廖山河忙活了一大圈之后,却没有从李中易这里打探到任何有意义的线索,只得悻悻的离开了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爷,燕国可是北边的大国呢,朝廷还真舍得如此赏!”李翠萱本不想多嘴多舌,免得惹李中易不悦,但她又不乐意借口出来奉茶,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机会。

    李中易翘起嘴角,抬手勾了勾手指,把心下很有些忐忑不安的李翠萱唤到身旁。

    “小妖精,又欠收拾了?”李中易抬手勾住李翠萱那异常精致,弧线优美的下颌,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,“爷不介意在这里帮你疏松疏松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明白李中易所说的疏松是什么,她羞涩的低下螓首,故作无辜的小声说:“奴家只是帮爷奉了茶而已,并未做错什么吧?”

    李中易哈哈一笑,探手揽住李翠萱的纤腰,抱她坐到腿上,狠狠的吻在了她的雪颈之间。

    “爷,奴家知道您心里高兴,不过,奴家不想在这里嘛”李翠萱察觉到一只魔爪已经探进了她的裙间,立时给吓住了,赶忙撒着娇求饶。

    李翠萱心里非常清楚,她迟早会被好色的李中易吃干抹尽,连渣渣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只是,李翠萱心里更明白,女人若想被男人爱重,必须自尊自爱,不能让男人轻易得手。

    明明听得懂李翠萱的暗示,可是,李中易偏偏揣着明白装糊涂,故意上下其手,将李翠萱逗得春潮涌动,情难自已!

    “爷爷,求您饶了奴家这一遭呃再不敢了”当李翠萱迷迷糊糊的察觉到,裙带已经被李中易解开,她真的怕了,当即吓得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就这么被粗鲁的破了身子,李翠萱以后就算是顺利的进了李家的门,也要永远背着野合的恶名,这辈子再难抬头做人,更别提当什么太子之母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意的一笑,小妖精想作怪,却给他抓住了命门,她的想法太多,随之而来的是顾忌颇多,这就很好对付了!

    “小妖精,爷的心情很好,你说说看,这是为什么呢?”李中易的心情确实棒极了,总要做点开心的事情,才符合现在的心境。

    “一卫化四卫,这是名正言顺的扩军,愚蠢的朝廷等于是帮爷解决了最大的难题,将来的大事必成。”李翠萱发现了转机,赶忙摇着小尾巴,大肆献媚。

    李中易哈哈一笑,顺手捏了捏李翠萱那祸国殃民的香腮,刻意压低声音说:“这么聪明的小妖精,咱们不如就一直做红颜吧。”

    “刷。”李翠萱的俏颜立时失了血色,她自然明白,李中易此时所说的红颜,指的是没有名分的外室罢了。

    PS:还有更,兄弟们随便赏几张月票鼓励下,不求多,只赏一张就满足了,司空加油码字去了!

    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,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.来.阁,各种小说任你观看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