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刚才,奚人和室韦人互相残杀的时候,颇超勇十分机灵的命人吹号,放缓进攻的速度,让敌人乱上加乱,方便一锅拿下。

    纵马奔驰的骑兵大部队,居然可以做到中途集体减速,数遍这个时代的军队,也就只有李家军做得到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军令传递系统的迅速性及有效性,在战争中起到了何等关键的作用?

    大兵团作战,战场形势瞬息万变,战机的出现往往只在毫厘之间。在这种关键节点上,抓得住或是抓不住,将极大的影响战争的最终走向。

    现实情况是,李勇接了李中易的军令之后,最终抓住了战机。李勇趁着室韦人和奚内乱的绝佳时机,领着李家军的骑兵军团,从后边迅速挤压室韦人,逼迫着室韦人大量涌进奚人的阵线,并造成了更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袍泽们,杀光鞑子,抢光他们的女人和财宝……”李勇一旦真正的兴奋起来,与生俱来的草原蛮子气息,立时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一直追随在李勇身旁的骑兵营军法官,听了他的胡说八道之后,不由暗暗叹了口气。按照职责,军法官必须把李勇所有违规的言行报告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中易好象对李勇的一些不良习气,给予了更大的包容。有几次,李勇喝多了乱说话,李中易也只是把他叫过去臭骂一顿,甚至是踢上几脚,并没有给予十分严厉的惩处。

    军法官起初有些想不通,直到左子光揭开了谜底,他才恍然大悟:汉人和草原蛮子之间的斗争,必定会长期存在,以夷制夷方为上上之策。

    按照左子光的暗示,等李中易全面掌握了大周的实权之后,驱使党项一族去和契丹人死斗,绝对会成为削弱草原民族的长期国策。

    实际上,率领着李家军从胜利走向胜利,从辉煌走向更辉煌的李中易,已经是整个李家军上上下下的军头们,私下里议论的焦点。

    新兴的军头们议论的问题,表面看上去多种多样,实际上只有一个:水涨船自高!

    已经乱作一团的室韦人,被李家军的骑兵军团强迫着推向奚人的阵线之中,而且被越推越深。

    指挥车上的李中易,敏锐的抓住绝妙的战机,果断的下令:“第二军全线出击,第三军原地留守。”

    “儿郎们,都听我口令,三个五段击后,长枪兵以都为单位大步突击,刀盾兵在侧掩护,弓弩手保护两翼。”刘贺扬翻身上马,断然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。

    原本在李勇凶猛进攻下,已经撑不住的室韦人和奚人,受到李家军两面夹击之后,当即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撤……”

    奚人的阵线,被亡命逃跑的室韦人,冲得七零八落,再也无法抵御李家军的凶猛进攻。

    李勇纵马奔驰到一名室韦败兵的身后,右手的钢刀猛的斜向一挑,“啊……”那人的后背被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哀号着掉落马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痛快,真他娘的痛快……”李勇还想冲上前去砍人,却被身旁军法官的吼声及时的阻止,“您是指挥使,不能轻身冒险!”

    “唉,你真是鸹噪……”李勇悻悻的收拢马缰,控制住马速,不敢再突前冲杀。

    室韦人和奚人的彻底崩溃,连带着动摇了其余各个部族的军心,这些原本就心怀鬼胎的部落长老们,当即掉转马头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指挥车上的李中易见了此情此景,不由微微一笑,说:“狗改不了吃屎的坏毛病!”

    何大贝摇着头,叹息说:“您的那句话说的再正确也不过了,一只老虎带领的一群羊,完全有可能击败一头羊统帅的大群老虎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扭头看了眼一本正经的何大贝,嘿嘿,这个何右亭如今也学会了拍马屁神功,不动声色的就把他捧上了天。

    在李家军中,李中易和高级将领闲聊之时,总会流露出一丝残存的现代气息,具体的体现便是诸多的闻所未闻的寓言。

    寓言的生命力,并不受时代的束缚,李中易说者无心,类似何大贝、杨无双这些心腹,却是听者有心。

    客观的说,李中易的一言一行,对于李家将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李勇率领骑兵营,在刘贺扬第二军的侧翼配置下,沿着室韦人和奚人败退的方向,一路掩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逃啊……”室韦人被李家骑兵凶狠的屠杀,吓得魂飞魄散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原本想跟在室韦人后边,捡现成便宜的奚人,也是只恨胯下战马少生了四条腿,哭爹喊娘的惟恐逃得比族人更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名奚人勇士促不及防,被嫌弃他挡道的自己族人,给砍落马下,肯定不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……呀……”发现异常的奚人刚想大声呼喊,却被凶手顺势一刀,劈下了马去。

    类似的场景,在室韦人和奚人的逃兵队伍之中时有发生,草原民族的野蛮本性,几乎在眨眼间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李勇指挥着骑兵营,很有层次的进行追击,每当大部队前锋追到敌人的身后之时,他都会命令军号兵,下达放缓追杀速度的命令。

    骑兵追击,其实是一门大学问,并不是纵马狂奔,冲进敌人阵营之中,大砍大杀一气,就算是完事。

    身为草原民族的李勇,他非常清楚,骑兵追击彻底溃败的敌人,只需要保持住战马和战士们的体力,不远不近的跟随,即可收获战果最大,损失最小的佳绩。

    给逃兵们施加汉军就在身后追杀的巨大心理压力,坚决不许逃兵们转身还击,这才是骑兵追击战中的诀窍,也是草原民族的不传给南方汉人的秘密之一!

    又一次加速,挥刀砍死一大批掉队的敌人之后,李勇抹了把溅在脸上的血迹,哈哈大笑道:“一帮子土鸡瓦狗罢了,岂是我汉家精锐的敌手?”

    一直守在李勇身旁的军法官,隐约听见李勇的吼声,他不禁露出怪异的神情。

    李勇这个原本的党项贵族,居然以纯正的汉人自居,这实在是令人颇觉怪异!

    <!--gen1-1-2-110-16092-260808703-1481896886-->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