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在李勇的指挥之下,李家军骑兵军团摆出的锋矢阵形,仿佛决堤洪水一般,威不可挡的杀进了室韦族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室韦族的勇士们,就像是被冲锋艇劈开的波浪一样,被李家军的骑兵军团瞬间分割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加速,加速,不要管两边的溃敌……”李勇挥起手里钢刀,借着战马高速的迅猛冲势,斜向挑入一名室韦族战士的后背。

    刹那间,随着刀刃的挑势,一道眩目的血泉瞬间喷出,演绎出你死我活的一曲悲歌。

    “都随老子来,继续加速,不许停,杀透鞑子便是大功一件……”身为党项贵族的李勇,打小就生活在马背上,他十分精通骑兵冲锋的秘诀。

    速度,除了速度,还是速度,骑兵如果没了冲击的速度,那简直就是敌人嘴里的一块肥肉。

    数千名李家军的骑兵战士们,在李勇的军旗指引下,一面狠踢马腹催促胯下战马奋死加速,一边频频挥起手里的钢刀,将敌人一一挑落于马下。

    奚王劳骨宁原本打算让暴熊当炮灰,等室韦族的战士和李家军拼得差不多之时,他再猛的发力捡现成的便宜。

    谁曾想,没等劳骨宁明白过味道来,暴熊手下的室韦族战士们已经被杀得大败。

    暴熊的死活,劳骨宁才懒得去管,可问题是,室韦族的败兵们,居然像潮水一般涌向奚人的阵线。

    身经百战的劳骨宁,他的心里非常有数,如果任由暴熊的人闯进奚人的阵线,不仅室韦族要完,就连他的奚人战士也恐怕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放箭。”室韦族败军眼看着要冲进奚人的阵线,劳骨宁完全来不及多想,下意识的就命令族人主动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奚人毕竟是训练有素的战斗民族,即使是在慌乱之中,依然有不少的战士接到了劳骨宁的军令,于是,无数支羽箭仿佛疾风暴雨一般,凶狠的撒进室韦族的败军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室韦族的败军们做梦都没有料到,原本是盟友的奚人竟然会主动向他们捅刀子,仅仅眨个眼的工夫,便有近百名室韦败军被射落马下,惨死于万马奔腾之中。

    等暴熊得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超过三百多名室韦族的战士,倒在了自家盟友射来的暗箭之下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狠毒的劳骨宁……”暴熊气得七窍生烟,厉声喝道,“都楞着干什么,射他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暴熊的一声令下,原本是盟友的奚人和室韦人,居然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弓箭对射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一名奚人战士被突如其来的冷箭射中胸膛,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翻身掉落马下。

    更多的奚人战士,听见身边传来的本族同胞的惨叫声,不由自主的加紧了射击的速度。

    随着伤亡的不断增加,奚人和室韦人渐渐的杀红了眼,腹背受敌危在旦夕的室韦族战士们,纷纷拔刀出鞘,左手举盾右手提刀,快马加鞭的杀向奚人的阵线。

    劳骨宁作梦都没有料到,室韦族长暴熊居然敢向奚人拔刀,他原本只是想吓吓室韦族的溃兵们,让这些败军之军绕过奚人的阵线而已。

    谁曾想,由于一直有着明里暗里的各种激烈矛盾,奚人残酷无情的对待方式,反而唤醒了室韦人对奚人长久以来肆意压迫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希……律……律……”十几名冲在最前面的室韦族战士,被奚人的密集箭雨射成了刺猬,他们的战马轰然倒下,飞速的滑向奚人阵前。

    既往的恩怨,加上近在咫尺的血仇,导致室韦人和奚人都失去了固有的理智。

    劳骨宁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战士和室韦人混战在了一起,他陡然惊醒,刚才他犯了个天大的错误,原本就不该下令放箭,以威慑室韦人的溃军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们,大家一齐喊话,都停止放箭,咱们不能自相残杀……”劳骨宁急得直冒汗,频频大声疾呼,强敌就在后边,绝对不能自己人先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劳骨宁是奚人多年的老王,威望一向极高,他的命令在奚人之中,拥有一言九鼎的绝对权威。

    于是,很多奚人渐渐停止了放箭,跟着劳骨宁一起大声呐喊,“快停下来,都不要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奚人的吼叫声惊醒了室韦族长暴熊,他心里很清楚,奚人的实力远比室韦人强大得多,室韦族和奚人的仇恨哪怕再深,也是契丹国的内部族群矛盾。

    契丹人其实一直在故意挑拨草原上各个族群之间的矛盾和仇恨,他们可能会默许奚人享有某种程度的特权,但绝不可能坐视室韦人被奚人灭族,或是室韦人主动挑衅奚人。

    说白了,契丹人的族群策略,也就是四个字而已:助弱抗强!

    归根到底,草原之上一直奉行的是实力为王的真理,力量弱小的室韦人,如果和奚人彻底的撕破了脸皮,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室韦人,而不可能是控弦之士数万的奚人。

    “快住手,不要打了,不要继续打了……”暴熊紧跟在劳骨宁的后边,发出了停止战斗的呼声。

    停战的号声响起之后,距离较近的室韦族战士们纷纷停了手,可是,已经发起冲锋的最前沿的室韦族战士们,却已经无法回头,依然以巨大的冲势,一头扎进了奚人的阵线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,下贱的奚狗!”一名和奚人有仇的室韦族战士,面对寒光闪烁的长刀阵,他明知必死无疑,依然奋力的挥出了手里的战刀。

    “爷爷剁了你……”距离最近的一个奚人战士,因为兄长以前死在了室韦人的手上,面对如此决绝的室韦人,他愤然举刀恶狠狠的砍向了不知道死活的室韦狗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”一阵兵铁交击之后,这一波冲乱了奚人阵脚的室韦人,被愤怒的奚人,杀了个精光大吉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指挥车上的李中易,刚才惊讶的发现,室韦人为了夺路而逃,居然和奚人自相残杀,他当即给李勇传去了军令:暂时放缓攻势。

    如今,奚人和室韦人清醒过来,渐渐停止了互相攻击,李中易自然不会放过敌人内乱未止的大好时机,果断下令:“让李勇动作麻利一些,迅速解决战斗。”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