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冲杀过来的契丹骑兵们越来越近,如雷的马蹄声中灰尘滚滚,喊杀声震天,如果是胆子小的人,恐怕是未战已经先胆怯了!

    李家军的将士们却非常沉得住气,第一列负责瞄准射击的弩手们,哪怕已经可以看清楚的看见,敌人挥舞着钢刀的狰狞面容,却依然静静的保持着标准的战斗姿势。

    和煦的阳光映射下,敌人的钢刀上时不时的闪现出刺目的寒光,令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一百五十丈,一百二十丈,一百丈,契丹人狠命的踢打着胯下战马的腹部,开始全面加速冲刺。

    眼看着敌人就要冲杀到眼皮子底下,李家军第一列的弩手们,依然一脸平静的等待上官的军令。

    劳骨宁所处的位置,恰好可以居高临下,他惊讶的发觉,南蛮子们仿佛被气势逼人的骑兵冲锋,彻底的吓傻了一般,奚人勇士的马蹄都快踏到他们的鼻子上,竟无一人敢发一箭!

    “哈哈,南蛮子都是熊包懦夫,死到临头了,还不知道放几箭壮壮胆。”劳骨宁身旁的各部落族长们,仿佛得了传染病似的,你一言我一语,肆无忌惮的耻笑李家军的懦弱。

    “大王,以我的看法,所谓的南蛮子最强的军队,也不过如此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群浪得虚名的懦夫罢了,根本不值一提……”室韦族的族长暴熊一边狂笑,一边利用他从汉人谋士那里学来的几句汉话,大肆嘲讽李家军的无能。

    劳骨宁却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详的预兆,他阴沉着脸,摆了摆手,大声说:“诸位,都别高兴得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暴熊是个大嘴巴,他大大咧咧的嚷道:“大王,两千多勇士足以踏平南蛮子的军阵。再说了,就算是全体阵亡了,对整个奚族来说,算个啥呀?”

    劳骨宁气得快要吐血,室韦族的这位暴熊一向与他不和,为了争夺好牧场,两族之间经常发生一些小摩擦,双方互有死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当面折损了颜面,劳骨宁倒也懒得理会暴熊的冷嘲热讽,因为实力相差悬殊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契丹人快不行了,偌大的东京道地面上,将来以谁为尊,这的确是个不容回避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暴熊族长,我们奚族已经派出了最精锐的勇士在前边打头阵,你们室韦一族肯定不会落在咱们的后头吧?”劳骨宁明知道室韦的总兵力才一万出点头,却偏偏反将了暴熊一军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小小的室韦族才多少战士,岂敢和大王您争功呐?”暴熊虽然脾气暴躁,他能够当上族长,绝不是完全没脑子的笨蛋,他顺势一滑就想溜出不利的局面。

    既然暴熊在面子上服了软,劳骨宁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前,做得太过火导致失了人心,也就扭过头去,索性不再理会暴熊这个有名的“大嘴巴”。

    “竖盾!”当契丹人即将进入骑弓射击的范围之时,李家军第一线的军官们纷纷下达了竖盾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无数面特制防箭的巨盾,被将士们以四十五度斜向竖了起来,将李家军前排的十余列官兵,完整的遮挡在了盾下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……”奚族的勇士们借着战马狂奔的巨大惯性之利,搭弓就开始放箭,一时间,密集的箭雨如同冰雹一般,腾空而起恶狠狠扎进了李家军的阵线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……”奚人射过来的箭雨,仿佛狂风暴雨一样,密密麻麻的射到镶嵌着铁皮的大盾之上,发出令人恐惧的闷响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一支流箭偶然间钻入大盾之间的缝隙,凶狠的扎入一名李家军士兵的前胸,瞬间将他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尽管长箭扎透胸甲,深深的钻入胸腹之中,鲜血不断的喷涌而出,那名士兵却死死的捂住嘴巴,不让他自己发出很容易影响军心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医士,医士,速速将伤员抬下去救治。”近在咫尺的前线指挥官,当即下达了救治的军令。

    很快,两名救治营的医士,猫着腰快步跑过来,迅速的将伤员抬上担架,接到后营去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,奚族战士们已经射出去五六箭,并且迅速的冲进了三十丈以内的最佳突击距离。

    奚族千人队将领收弓入囊,反手拔出锋利的弯刀,指向李家军的阵线,恶狠狠的吼道:“杀光南蛮子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经验,都这么近了,即使南蛮子想开弓放箭,顶多也有一轮而已,主要挺过去了大,就轮到他们这些奚人勇士们,马踏敌营砍瓜切菜了!

    “杀呀,杀光南蛮子……”奚族战士们纷纷拔刀在手,左手举起下盾,嚎叫着呐喊着,纵马扑向李家军的前沿。

    “出长枪!”李家军最前沿的军官,见敌人已经显然刹不住冲势,随即下令部下们,把三丈长的拒马枪,从加了防护的车厢壁孔之中,完全伸出去,摆成了密密麻麻的刺猬阵。

    就在奚人勇士们的前锋,已经突入五十米生死线之后,尖锐的竹哨声适时响起,向弓弩营的官兵们发出了全面反击的信号。

    “听我口令,第一列射击,后排上弦,连环击!”在最前沿指挥作战的基层军官们,纷纷下达了弓弩打击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弩箭夹带着风雷交加的呼啸声,离弦的一瞬间,立时将半空中的大太阳遮掩得异常密实,仿佛乌云盖顶一般,势不可当的扑入奚人的冲锋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三棱形的弩矢夹带着威不可当的风雷,迅速刺入一名奚人勇士的皮甲之中,还没等奚人战士惨叫出声,便透体而出,在胸前扎出一个大血洞。

    “唏溜……”高大的奚人战马,刚刚发出悲凉的长嘶,硕大的身躯便歪倒向了一旁,将骑在它背上的主人,甩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我……”掉落于马下的奚族勇士,仅仅发出一声求救的微弱的呼声,便被呼啸而来的大群战马,踩踏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异常嚣张的奚族勇士们,他们做梦都没有料到,从李家军中射出的劲弩,其打击的范围竟然可以如此之远。

    更令奚族勇士们感觉恐惧的是,李家军的弩箭一波接着一波,一浪高过一浪,仿佛积蓄了半年的山洪,突然爆发一般,射出来的弩矢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每当半空中猛的一暗之时,奚族勇士们的冲锋队列,随即就被切去一大截。

    无数刚才还鲜活的奚族勇士们,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倒在了血泊之中,立时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前边的奚族勇士们纷纷勒缰勒马,想掉头往回逃,可是,后边的奚族战士们已经彻底的提高了冲锋速度,哪里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停下冲势?

    李家军的指挥官们故意等奚族勇士们冲到近前,才下令释放弩矢展开反击,就是不想给敌人的冲锋队伍留下控马转弯避让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正在掉头向往回跑的奚族勇士,被从后边全速冲上来的自家队伍,撞了个正着,一时间,人仰马翻,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没有接到停止射击命令的李家军弩手们,仿佛永动机一般,始终重复着一套规定的组合动作。

    “放!”在军官们的指挥下,李家军的弩手们刚刚一齐释放了弩矢,便用左手将神臂弩收回来,朝身后递过去。

    弩手们向身后伸出右手的时候,一张已经上好了弦的神臂弩,已经在规定的位置,等待着他们的接收。

    第一列的弩手们,迅速的上好弩矢,架入射击孔内,只要听见指挥官的尖锐哨子声,他们便扣下扳机,再将弩递到身后。

    经过无数次的配合训练,弩手们、辅助弩手们,以及上弦手们,哪怕是闭着双眼,也完全可以将手里的器械,摆到袍泽们最顺手的位置。

    劳骨宁和他身旁的族长们、长老们,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山坡下的战场,他们清查的看见:奚人勇士们仿佛成熟了的黍田一般,被永不停歇的死亡镰刀,肆意的收割着生命和鲜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不,不可能,绝不可能……”在劳骨宁数十年的战斗之中,还从未见识过眼前这一幕蓄意屠杀的惨剧。

    “大王,大王,快下令吹号,让战士们撤回来,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……”劳骨宁身边的奚人将领率先醒过神来,他急忙摇晃着脑子一片空白的劳骨宁,请他赶紧下令撤兵。

    劳骨宁猛然惊醒,再不下令撤退,他的两千多精锐战士,恐怕就要被狡猾的南蛮子屠杀殆尽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吹号,让他们撤回来!”手足冰凉的劳骨宁颤声下了撤退令。

    “呜嘟嘟……”奚人独有的撤退号声,瞬间响彻整个战场,很快就传递到了奚人的前锋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傲然立于山坡之上的李中易,忽然一声长叹,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,淡淡的说:“落后的战术,私心过重的统帅,难怪奚族只配送女人,去给契丹人做皇后!”

    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,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,或手机访问http:m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