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榆关以东的大平原上,以契丹族为主,奚族人为辅,召集了女真人、渤海人等各族联军,在奚王劳骨宁的指挥下,气势汹汹的杀向李中易这边。

    奚王劳骨宁,是奚族拔里氏的现任族长,因拔里氏被契丹太祖耶律阿保机赐姓萧,又称萧骨宁。

    虽然拔里氏已经出了几位皇后包括病死的在内,可是,身为族长的劳骨宁依然不屑于姓萧。

    想当初,库莫奚一族发家崛起,横扫大草原的时候,契丹人还不知道猫在哪个山洞里当野人呢?

    这一次,接到了耶律休哥的******之后,劳骨宁原本不想替契丹人当炮灰。可是,架不住勃勃的野心,经过多次讨价还价之后,劳骨宁面对有可能独霸东京道,甚至重现当年雄霸草原的巨大希望,最终还是动了心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答应劳骨宁,只要此战灭了李中易,一切缴获的物资和俘虏,都归劳骨宁处置分配。

    该死的南蛮子李中易,自从他杀进了契丹国后,破榆关取营州,并且沿途洗劫了不知道多少草原部落,傻子都知道李中易抢去的财富,多得惊人!

    身为超级现实的草原男儿,劳骨宁心里非常清楚,要想部族实力发展壮大,物资、财富和人口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这年头,不扔几根香骨头,谁会傻到替你去卖命呢?劳骨宁虽然不会说汉话,却深深的懂得一个朴素的大道理:无利谁起早?

    所以,劳骨宁不仅动员了本族的战士,更联络上了饱受契丹人压迫的各族战士,大家一起来发财了!

    劳骨宁听说过一些关于李中易的传言,也得到了耶律休哥的警示,耶律休哥告诫他不要轻敌。

    不过,在劳骨宁看来,懦弱无能、任由鱼肉的南蛮子军队,怎么可能正面击败四万多契丹勇士呢,那简直是天方夜谭!

    榆关的两次丢失,营州的秒被破,四万契丹精锐宫分军的覆灭,让劳骨宁看到了一个现实:契丹人快不行了!

    契丹人快要不行了,这一直是劳骨宁梦寐以求的天赐机遇,所以,他领着各支部落军来了。

    “禀报大王,南蛮子的军队距离我军前锋,已经不足三十里地。”奚族的哨探们源源不断的将前方的军情,报到了劳骨宁的手上。

    劳骨宁有些诧异的追问本族的哨探:“你是说,南蛮子军队居然有胆子正面迎战我军?”

    哨探恭恭敬敬的行了单膝跪礼,大声回答说:“回大王的话,南蛮子完全不知道死活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,好,来得好,送死来了……”劳骨宁仰天长笑不止,随即吩咐重赏了来报讯的哨探,“来人,赏他两名美貌的年轻汉人女奴。”

    哨探作梦都没有想到,奚王竟然如此的慷慨,一次就赏下两名汉人美女奴隶,他不由喜出望外的连连磕头,心悦诚服的感谢大王的恩典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李家军以杨烈的第一军为先导,正快速的向劳骨宁这边接近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约两个时辰后,草原部落军和李家军在营州以东大约百里的落日坡前,正面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中军摆在了西面的一处小山坡之上,他稳稳的骑在“血杀”背上,对面部落军的排兵布阵,可谓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劳骨宁毕竟是久经杀阵的奚王,就在李中易用单筒望远镜观察他这边阵形的时候,劳骨宁也把王帐设在了比李家中军更高出一截的一座小山坡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,缓慢的掠过旌旗招展的奚人王帐,不需要仔细的寻找,头戴金盔身穿明光铠的劳骨宁,很快就出现在了镜头之中。

    镜头中的奚王劳骨宁,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,胡子已经花白,长长的马脸上一道令人极其恐怖的刀疤,令李中易的印象极为深刻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在劳骨宁身上略微停留了片刻之后,随即挪了开去,缓慢的扫过草原部落联军摆开的阵形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钟后,李中易仔细的观察完毕草原部落联军的阵势,不动声色的放下手里的单同望远镜,扭头问杨烈:“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恩师,学生看见了数不尽的财富和军功,以及一大堆暂时还在喘气的尸体。”不喜欢笑的杨烈,一本正经的说着不怎么好笑的冷笑话,令人有一种极其不协调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笑,很有默契的等待着杨烈未尽的下文,果然,杨烈接着分析说:“前面拦路的部落军不足虑,学生倒是非常担心一直躲在暗处窥视咱们后背的耶律休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笑说:“除了对面的草原王爷们之外,我也替耶律休哥准备了一顿大餐,就看他如何抉择了?”

    “恩师,学生始终有种预感,耶律休哥一直隐忍至今,很可能不会按照咱们的预想来出牌?”杨烈没有任何迟疑的说出了他的担忧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眯起两眼,漫无边际的扫视了对面的部落军阵形一遍,然后淡淡的说:“如果耶律休哥真下了狠心,现在就杀出来包抄我军,麻烦就很大了。可惜的是,上次咱们一战灭了四万多精锐的宫分军,导致耶律休哥高看了咱们的战斗力,一直琢磨着出奇制胜。”

    谁曾想,李中易话音刚落,就见一名浑身是血的哨探伏在马背上疾驰到了李中易的跟前,喘着粗气禀报说:“大帅,耶律休哥的前锋皮室军,朝着我军右翼这边杀过来了,我们都的袍泽们拼死阻截,才让小的得到了提前报讯的机会,他们现在恐怕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泪如雨下的哨探,李中易心里一阵难过,战争就是这么的残酷,他苦心训练出来的哨探营一个都近百人的精锐部队,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“恩师,耶律休哥不愧是契丹人的第一名将,他倒是很会选择时机,就让学生我去好好的会一会他吧?”杨烈没等李中易说话,便主动请缨,想和耶律休哥决一雌雄。

    按照参议司的预定作战构想,耶律休哥趁虚偷袭李家军的后背,一直都是整个作战计划之中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一直若即若离,所显示出的不强战斗意图,从开始到现在,完全没有迷惑住李中易。

    “白行,此战还真必须依靠你的第一军。你听好了,只需要顶住耶律休哥一个时辰,就是胜利。”李中易拉住杨烈的右手,轻轻的拍了拍的他的手背,师徒之间的情谊和看重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