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心里门儿清,女人之间的战争,无穷无尽,他不插手还好,一旦插了手只会把关系搅得更乱。  ⒈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无视于女人之间的暗斗,命竹娘找出工匠们替他最新磨制的单筒望远镜,以及克制欲念的清心丸。

    正处于血气方刚之年的李中易,由于长年的锻炼及合理的养身保健,精力异常之旺盛。

    尤其是今年以来,李中易如果晚上不抱着女人盘肠一番,必定会有“遗精”的现象,此所谓满则溢是也。

    身体素质太棒了,导致的严重后果是,李中易必须通过自己特殊配制的“清心丸”,才能克制住每晚想要女人的欲念。

    就着温水吃了“清心丸”之后,李中易瞥了眼即使穿上了软甲,依然散出无限妖娆魅力的李翠萱,咳,都是早上逗弄眼前这个妖姬,却没有一口吞下闹出的麻烦事。

    女人的温柔乡,向来有个英雄冢的说法,李中易虽然好色,却也不想被女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潇松,此战过后,了开封,你就亲自带人把李翠萱送去乡下的宅子。”李中易钻出马车后,便找来李云潇,对于李翠萱的命运作出了令人惊讶的布置。

    既然是熬鹰,就不能太过热情,适当的冷处理一下,反而有助于彻底的收服李翠萱。

    竹娘耳尖,当她听了李中易的吩咐之后,不由大喜过望,扭头扫了眼李翠萱,冷冷的说:“我家爷对你没兴趣了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竹娘的离开,李翠萱着实松了一口气,继续和土匪一般的竹娘纠缠下去,天知道会生什么样的惨剧?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答应放手之后,李翠萱反而浑身上下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李中易拍马重新到总指挥的位置上,这时,宋云祥已经等候他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外?”李中易含笑问宋云祥,宋云祥点点头说,“根据监视耶律休哥的哨探禀报,就在一刻钟前,契丹人突然拔营向西边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凝神想了想,吩咐说:“取舆图来。”

    两名贴身的牙将,将详细的南京道舆图展开在了李中易的面前,李中易拿手在舆图上比划了一阵,忽然笑道:“好一个奸诈狡猾的耶律休哥。”

    宋云祥拱手笑道:“参议司已经料定耶律休哥不可能按照常理出战,所以,早早的定下了预备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说:“不理他,咱们掉头向东,榆关上船。”

    宋云祥有些迟疑的问李中易:“帅爷,榆关那边被十余万契丹部落军围攻,想那耶律休哥的麾下,皆是精锐的皮室军,若是东西合围,我军势必危矣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瞥了眼宋云祥,唐太宗李世民身边的两大谋臣房玄龄和杜如晦,俗称房谋杜断,他身边的宋云祥谋略群,胆识过人,唯独就缺少杜如晦的那股子决断的劲头。

    从战术上说,主动去敌人的预设战场作战,未战已经先输了三成!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得知耶律休哥虚晃了一枪之后,采取的却是山不就我,我却近水的策略,目的就是一个:调动耶律休哥,而不是被他所调动。

    和耶律休哥手下全是精锐的骑兵不同,李家军显然是步骑混用以步为主的架构,在这个大平原之上,其机动性显然不如精锐的皮室军。

    李家军忽转了道,耶律休哥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,他稳稳的坐于马鞍上,挥鞭指向东边,重重的叹了口气,说:“好一个李无咎啊,此子不除,必是我大契丹国的心腹之患。”

    右皮室军详稳耶律阿蛮,不满的嚷道:“枢使,何必长南蛮子之志气,堕我大契丹勇士之威风呢?区区不足三万南蛮子军队而已,不如让末将领本部兵马,杀他个片甲不留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?”耶律休哥冷冷的瞪了眼耶律阿蛮,这家伙打仗之时固然勇猛无比,可是,总给人一种缺心眼之感。

    “枢使,我军兵强马壮,昨日已和姓李的南蛮子形成了决战之势,您为何今日临时改变了主意?”耶律阿蛮万分不解的问耶律休哥,他已经憋了一路,实在忍不住想找到合理的答案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冷冷的一笑,说:“你知道李无咎有多少匹战马?多少辆硕大的奚车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末将还真不太清楚”耶律阿蛮瞠目结舌的望着耶律休哥,他就算是想破了脑壳,也闹不明白这和决战有多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呀,不能一味的逞勇斗狠,要多读一读南蛮子的历史。”耶律休哥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南蛮子的飞将军李广,被匈奴人团团包围住了,最终,他虽然被俘了,却也只是因为矢尽粮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,我亲眼看见李无咎的行军布阵,显然用的是李广的老手段,车阵在外,内藏劲弩。阿蛮啊,如果硬冲过去,你想想看有多少契丹的勇士会永远躺在这里?”耶律休哥没好气的瞪着耶律阿蛮,皮室军是契丹国的定海神针,若是损失过大,整个帝国的根基都会不稳。

    自从,契丹立国以来,几乎没隔两三年,就会有草原部落,或是契丹皇族犯上作乱。

    偌大个契丹国如果没有精锐的皮室军镇场子,只怕是早就分崩离析了!

    “枢使,那咱们就干瞪眼,看着姓李的南蛮子带着战利品从榆关家?”耶律阿蛮有些不服气,却又不敢当面反驳,索性拐着弯的激将耶律休哥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冷冷的一笑,再次挥鞭指着榆关方向,苦口婆心的解释说:“李无咎没舍得扔了缴获的各种物资,行动的度必定快不了。咱们还是老办法,像恶狼一样追上去,紧紧的咬住李某人的尾巴不放松。只要把李无咎的船都给烧了,那就是南蛮子所言的瓮中捉鳖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耶律阿蛮方才彻底的明白,敢情耶律休哥并不打算和李中易硬拼,而是想拖死拖瘦拖疲,并且断其归路,然后再一举歼之。

    “枢使,末将懂了,请给我五千精骑,我一定死死的咬住姓李的南蛮子,让他既打不着又追不上,只能干瞪眼。”耶律阿蛮毕竟不是笨蛋,他现在所言的策略,恰好是耶律休哥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无咎曾经说过,我草原民族最擅长的就是狼群战术,既然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,那就领兵去吧,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耶律休哥十分自信,五千精锐的皮室军也许吃不掉李中易的几万人,但是打不过完全可以利用战马多的优势,快撤退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看无弹窗小说,百度搜索云来阁,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、广告少、章节完整、破防盗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