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等李中易帮李翠萱收拾停当,准备领着她出帐,谁曾想,李翠萱竟然闪电般伸出双手,紧紧的搂住李中易的脖颈,死活不肯撒手,“奴家那里痛死了嘛”媚入骨髓。书包网.bookbao2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心惊不已,他若是就这么抱着李翠萱,史无前例的出现在了三军面前,显然会造成一种极其严重的后果,会让三军将士们误以为,她李翠萱才是李大帅的最宠爱的女人!

    好一个狡诈之极,心有百窍的女子!

    李中易没有动手去扯开李翠萱,而是淡淡的说:“骑在马上颠簸,臀上肯定会留下无法去除的疤痕,你不怕么?”

    “奴家不怕。”李翠萱瞥了眼李中易搁在一旁的药箱,随即绽开令人迷醉的浅笑,将香腮紧贴在李中易的右颊,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在烛光映射下,她那弧线完美的菱形樱唇微微张开,露出满口莹白的贝齿,活脱脱一位绝代妖狐。

    李翠萱那幽谷翠兰一般的处子体香,不可阻挡的袭入李中易的鼻内,迷死人不赔命的荡魄风情,教人直欲强行吻上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李翠萱的这般殷勤的表现,便大致猜到了她的心思,别看她主动贴上来,其实尚未下定决心主动献身。

    有野心的女人,总想追随在最强者的身旁,李中易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问题是,李翠萱主动贴过来,想跟在李中易身旁,其实是想看清楚他的决策过程。

    仅此一点,就让李中易必须对她刮目相看,端的是智妖式的狐精在世啊!

    一般人,最喜欢以看战争的结局来论英雄,此所谓:成王败寇是也!

    然而,李翠萱却知道,结局往往是偶然产生的,关键要看如何战而胜之的过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过程的细节决定成败,这绝对是前千百年的先进观念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李中易也懒得和李翠萱纠缠,索性拦腰抱着她,撩帐而出,稳稳的骑到了“血杀”的背上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翠萱的眼界、心机和智商,激了李中易更强烈的征服欲。

    和这个时代所有的军队,都迥然不同的是,李家军的体制一直是在军法大于天之下的势力均衡体系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误认为李中易最宠爱李翠萱,即使想暗中向她靠拢,也没有丝毫可以钻营的门路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军营之中,还是李家大宅里边,其门禁之森严,远远过了皇宫的警戒程度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将士们,都清楚李中易的规矩,别说后院女人干预军事了,就算是领兵大将擅自越过了职权,都要受到严厉的惩处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自为得计之时,她还没转过念头,便被李中易摆弄成了横挂在马鞍上的尴尬姿势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云潇起初异常诧异,李中易当着三军的面,还从来没有抱着任何一个女人上马的先例,莫非爷被这个妖姬的美色迷昏了头不成?

    等到李中易摆弄李翠萱的模样,就像是山贼头子抢女人一般,李云潇当即咧嘴笑了,嘿嘿,姓李的妖狐居然想和爷玩心眼子,显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李中易摆出的架式,活脱脱是一位带着战利品上战场的军阀,虽然没说半句话,却向周围的将士们出了强烈的暗示:不过是金丝雀尔,没啥大不了的!

    前军已经悄然出,李中易的中军依然静静的列阵等待出,李翠萱被马鞍子顶着腹部,难受之极。

    头晕眼花,脑部严重充血的李翠萱,实在憋不住了,小声求饶:“奴婢错了,不该耍小心眼子,再不敢了,求爷饶了奴婢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李中易翘起嘴角,露齿微笑,嘿嘿,再狡猾的小狐仙,也难逃现实的压迫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,李翠萱和他玩的是一种叫作若即若离的游戏,既给点甜头,又不愿意马上舍了身子,还真是矛盾的统一体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李中易没心思理会李翠萱的小算计,他顺手将李翠萱扶正坐到马鞍上,却不料李翠萱死死捂住小嘴,疼得浑身直抖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,他居然忘记了李翠萱屁股上有伤,反而让她吃了不小的苦头。

    “你绝对是故意的”李翠萱被李中易横摆在大腿上,她喘着粗气小声埋怨李中易暗中使坏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懒得解释什么,只是淡淡的说:“抱紧我的腰,如果掉下马去,绝对会毁容。”

    前军已经全部离开了营地,李中易在中军的簇拥之下,摸黑绕出了山谷,直奔营州而去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大草原,没有半点星光,一丈以外便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李翠萱横卧在李中易的腰上,虽然比马鞍子舒服许多,但终究还是难受。

    突然,李翠萱惊讶的现,李中易身边的牙将左手牵着马缰,右手居然拽着一根粗草绳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粗草绳,让李翠萱意识到,李家军即使在黑暗之中行军,恐怕也很难迷路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就怕掰细了仔细的研究,李翠萱虽然不懂军务,却也明白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:两军开战之时,准备充分的一方,必然占据一定的优势。

    李家军悄无声息摸黑赶路,李翠萱伏在李中易的膝间,仔细的听了一路,却也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时不时的瞅一瞅漆黑一团的夜空,遍布于四周的明暗哨探们,一直没有传警讯,这就说明到目前为止偷袭行动没被现。

    夜色中的大草原上,如果大军不举火把,别说设伏兵,就连赶路都异常吃力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李家军不举火把赶路,即使契丹人设下了包围圈,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之中,也绝难抓得住包抄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中易带兵这么多年,先考虑的其实不是进攻和胜利,而是怎样不中埋伏,以及如何顺利的脱身。

    中途歇息的时候,李中易揽着李翠萱的细腰,在李云潇的帮助下,顺利的下了马坐到马扎上。

    “唔,你真打算就这么一路趴在我腿上?”李中易喝了口水,小声调侃李翠萱。

    李翠宣却脸不红心不跳的低声答说:“您若是不默许,奴家早被踹下马去摔成了肉泥。”

    哟嗬,李中易扭头看了眼李翠萱,这个小美妞不仅智慧群,而且牙尖嘴利反应度惊人,确实是个极好的征服对象。

    “嗯,算你明白事理。”李中易话锋一转,故意试探李翠萱,“我来考考你,我军此战的要目标是何处呢?”

    李翠萱蹙紧秀仔细的琢磨了一阵子,小声答说:“打蛇打七寸,您恐怕是想算计耶律休哥吧?”

    李中易好半晌没有说话,他暗暗感叹不已,如此狡诈多智的绝代妖姬,幸好被他占了先,无意中捉入了笼中,嘿嘿,运气实在是不错呐!

    看无弹窗小说,百度搜索云来阁,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、广告少、章节完整、破防盗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