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小声传令下去,起身后原地列队。”随着李中易下达的集合军令,耳语传令之声,在临时营地里,一个接着一个的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既是深夜偷袭,李家军日常使用的军号、军哨等制式集合乐器,肯定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,利用口语传令集合,李家军此前的最好成绩是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借着杨烈指挥集合的当口,李中易提着药箱进了李翠萱所处的,遮掩得密不透光的小帐,缓缓蹲到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只见,趴伏在草丛上的李翠萱,睡得正香。侧面看过去,李中易惊讶的发觉,李翠萱那弧线优美的菱形樱唇之中,居然淌出了一行晶莹的唾体。

    这个死丫头,可真是被折腾惨了,大概是累坏了,睡得可甜呐,李中易暗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等烛光不再摇曳,李中易异常诧异的发觉,也许是裙摆的摩擦力,极大的增加了臀上患部的痛楚,趴在草丛上的李翠萱,竟然光着隐隐滲血的浑圆雪*臀,大模大样的梦周公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,原本高高在上,并且心机颇深的李翠萱,显然已经有了破罐子破罐的潜意识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李中易将右手举到眼前,仔细的观摩了一番后,露出邪魅的得意坏笑。

    李翠萱真是个敏感的妙人儿!

    就在方才,李中易的黄金右手,借着替她做个人卫生的机会,仅仅使了三成功力而已,她便溃不成军,硬绷如十石满月弓,软瘫似下脚即深陷的烂泥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清楚,李翠萱已经羞过了极限,除了被破身之外,再无可以失去的颜面,为了减轻臀上的剧痛,索性光着臀果睡算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呢?

    李中易情不自禁的翘起嘴角,满意的笑了,光臀果睡事件,意义重大。这就意味着,在李翠萱的潜意识之中,已经认定她迟早会被李中易摘瓜破蕊,而且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李翠萱受到极大的羞辱后,却没舍得寻死,这完全符合李中易对她的基本判断,这是一个极富有野心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只要想深一层,便可看破李翠萱依然有所保留的小心思,被迫失身和主动献身之间,还隔了一场和契丹人的大战。

    此战若是李中易败了,即使得了李翠萱的身子,她也必是口服而心不服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身边从来不缺美人儿,既然李翠萱这么喜欢玩耍心眼子,他完全不介意陪着她玩到底,看谁最终撑不住了?

    既然李翠萱的门户大开,李中易从药箱里找出伤药,毫不客气的抹到了她的臀上。

    尼玛,也许是累到了极点,李中易都抹了半边臀,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,一边抹另外半边臀的患处,一边仔细的欣赏着她可爱的睡姿,手下少不得暗中使点坏。

    终于,随着李中易使坏力度的加强,李翠萱从甜蜜的梦乡中惊醒,她这一动,李中易便清晰的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当李翠萱意识到,臀上有只怪手轻轻的抚摸着,半梦半醒之间,她惊得魂飞魄散,张嘴就欲呼救,却被早有防备的李中易提前捂住了小嘴。

    “不许乱叫,你不要命了?本公子亲自替你上药,放老实点。”李中易凑到李翠萱的耳边,赤果果的恐吓了一番。

    受过惨痛教训的李翠萱,果然被再次唤醒对于李家军严苛军法的记忆,老老实实的就这么趴着,任由李中易上药。

    “那里不疼,别乱摸。”对于李中易爱占便宜的坏毛病,李翠萱既深恶痛绝,又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当没听见的,黄金右手略微使了点坏,李翠萱浑身猛的一僵,随即听见可恶的声音,“这里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翠宣委屈得直掉眼泪,她扭动着腰肢,拼命想躲避李中易的侵袭。她活了十几年,一直过着人上人的富贵生活,还从来没见过,像李中易这种厚颜无耻的臭流氓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不过是逗着李翠萱玩儿,让她的自尊心底线,持续下滑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了,哭够了吧?整理下衣裙,咱们要和契丹人决战了。”李中易对于他自己特制的伤药,特别有信心,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验方,药效棒极了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李翠萱的心理,被李中易彻底抓住了,她当即收了泪,娇声笑道:“那奴家便陪着您,亲眼看着您大破契丹贼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即使见惯了绝代级别的美人儿,依然被李翠萱无意间流露出的勾魂风情所吸引,他竟一时没克制住念想,重重的吻在了小狐仙的那雪白一片、晶莹耀眼的细滑玉肌之上。

    李翠萱忍住雪臀上的剧痛,暗暗惊喜不已,原来他也有忍不住失态的时候啊?

    自从落到李中易的手上,李翠萱就没赢过半次,如今李中易的热吻,却让她从原本漆黑一片、完全无助的黑幕笼罩之下,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,没等李翠萱高兴太久,李中易却猛然警醒,一直玩熬鹰游戏的猎人,竟然一时不察,着了猎物的美人计。

    李中易如同闪电一般伸手,死死的捂住了李翠萱的小嘴,右手在她玉骨冰肌的长腿内侧,用力的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六月的帐,还得真快,李翠萱疼得魂飞魄散,想叫却又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东西,你还藏了多少真本事没露出来?”李中易单手勾起李翠萱那魔鬼般精致的下巴,微微一笑,“我最喜欢有本事的小娘子,这么着吧,等我击败了契丹人后,再等你慢慢的露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明明听得懂李中易话里隐藏的威胁意味,却故作不知,柔柔的说:“臣妾领命。”

    臣妾,这是九嫔以上等级的内宫女人,对皇帝的称呼,李中易岂能不知?

    李翠萱的话外音,其实是想告诉李中易,假如他击败了契丹人,那就是这世间的最强者,她甘愿做天下至尊的奴婢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聪慧的奴婢,一定要学会吹……”李中易故意凑到李翠宣的耳边,小声做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啐,无耻小人,你杀了我也不从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想法实在太污,李翠萱不好意思骂出口,也不敢骂出声,只得在心里把可恶的死鬼,千刀万剐,万剐千刀。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