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啧啧,打得不轻呐,都流血了。咳,吃一堑长一智吧,下次必须长点记性,免得掉了脑袋。”李中易云淡风轻的叮嘱李翠萱,等李翠萱吃力的抬头,却见他的脸上挂着可耻的笑意。

    李翠萱恼羞成怒的扭过头去,不再看李中易,李中易也不以为意,已经入笼的金丝雀儿,发点小性子,闹得小别扭,再正常也不过了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儿女情长不过是个花絮罢了,李中易既没心思,也无精力安抚李翠萱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只要违反了军法,都必须承受由此带来的惨痛后果。

    早在三国时期,由于部下们马踏粮田,曹孟德史无前例的割发代首,这个在后世不怎么起眼的小细节,其实透露出了曹魏崛起的根本性因素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只是把割发代首当作是曹孟德的做秀而已,如今,已经融入这个时代的他,心里一片透亮。

    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乃是孝之始也!

    在这个百善孝为先的年代,试问,不孝的罪过,谁承受得起?

    所以,曹孟德的割发,其实是为了维护军法的权威性,而作出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同理,在旁人眼里已经是李大帅小妾的李翠萱挨打,也起到了警示三军的良好作用。

    李翠萱闹着别扭,李中易只是看了看伤势,便迈步离开了小帐。

    李翠萱那粉嫩雪臀上的伤痕,看起来异常扎眼,李中易却心里有数,不过是皮外伤罢了。他的药箱里就带着特效的伤药,等此战过后,再抹不迟。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李翠萱失望之极,她原本以为无耻小人李中易,怎么着也要安慰她一下,谁曾想,李中易竟然把她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营州城以南不到五十里的野狼凹,耶律休哥聚精会神的倾听着哨探们不断发来的军情。

    “幽州总管府的兵马,到了哪里?”耶律休哥扭头吩咐耶律畅,“算了,不必问了,命他们务必于今晚子时前,赶到营州西北门外。”

    耶律畅出身于皇族,也是一位契丹国的宿将,曾经是参与过高平之战的副帅。

    高平之战,契丹人其实并未出死力帮助晋阳的刘汉,并且大部全身而退,虽然有些损失,却也并不大。

    草原民族也会算帐,付出极大报很小的战役,别说耶律畅不想打,整个契丹国也不愿意打。

    该死的南蛮子竟然又一次杀进了大契丹国的腹地,此诚叔叔可忍,婶子绝不可忍!

    原本,耶律休哥领着十万大军,是想杀进南蛮子的腹地,寻机歼灭李中易的主力。

    谁曾想,李中易为了保存实力,竟然不顾开封府的安危,转道冲进了大契丹国的内部,搅得鸡犬不宁,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一直不曾安分过的乌古人,再次造反了,而且声势颇大!

    耶律休哥一直不情愿北上,李中易采取的不过是调虎离山的雕虫小技而已,他岂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中易死死的揪住了析津府幽州这个要害,契丹人就不得不高度重视了。

    在契丹国内,很早就有句谚语:宁丢千里肥美牧场,不失析津府一块砖!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大周将领逼近析津府,耶律休哥连眼皮子都懒得夹他一下,然而,那人却是李中易,这就是个大问题了!

    这一切的源头,都在于有一种传说,李中易手头掌握了一种可以随意轰开城墙的“天兵”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虽然一直将信将疑,可是,榆关两次被破,却是铁一般的事实,令人不得不防呐。

    当然了,耶律休哥此次南下,收获也是颇为丰厚。只是,在中路军被李中易团灭之后,一切胜利的果实,都不足以弥补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“睡皇“发给耶律休哥的严诏之中,处处都可以体现出措辞强硬的严重不满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仔细的权衡了利弊之后,最终被迫放弃了偷袭开封府的既定计划,转道率领精锐骑兵,北上围歼李中易的这支孤军。

    北上的途中,耶律休哥打了一个大大的漂亮仗,趁乱偷袭了以为平安无事的大名府。

    此战中,耶律休哥充分发挥了骑兵长途奔袭的优势,打了个大名府符家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虽然,耶律休哥很遗憾的没有攻破大名府城,却抓了好几个重量级的俘虏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,便是符太后的生父魏王符彦卿,其余的还有,符太后的大哥符昭序,柴荣的亲弟弟柴华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巧合,时逢柴家的祖祭,柴华被柴守礼派巨鹿县的柴王城,主持一应事务。

    谁曾想,耶律休哥突然领兵南下,切断了南归的路途。柴华一路辗转,逃到了大名府境内,命人给符彦卿送信,请求派兵保护他进城。

    柴荣一共有五兄弟,其中,柴华的人品最佳,曾经多次帮着大符皇后说话,并且力挺柴荣迎娶小符贵妃,有大恩于符家。

    基于此,魏王符彦卿有意还个大人情,便亲自带兵出城,打算将距离不过三十里的柴华接进重兵驻守的大名府。

    谁曾想,耶律休哥偶然得知消息之后,竟然轻兵来袭,两军刚一接触,契丹精锐饿皮室军便把符彦卿率领的五千兵马,杀得大败,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符彦卿在牙兵的拼死护卫之下,已经杀出了重围,却被早就以逸待劳的耶律休哥,堵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由于身份不同,原本打算自尽的符国丈,竟被贪生怕死的部下出卖,献给了耶律休哥。

    得知活捉了符国丈之后,耶律休哥自然大喜,此次南下他损兵折将,契丹国第一名将的声威几欲跌到谷底。

    如今,活擒了大周皇朝的国丈爷、国舅爷以及皇弟,着实替耶律休哥挽了不小的颜面。

    要知道,柴荣驾崩之后,他的亲儿子柴宗训虽然继承了皇位,大周朝真正意义上的掌权者,其实是小符太后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手里攥着小符太后的亲爹,嘿嘿,一向标榜以孝道治天下的南蛮子朝廷,麻烦大极了!

    为了不惊动伸入契丹国腹地的李中易,耶律休哥一面带领精锐的皮室军兼程北归,一面命宫分军伪装成主力大部队的模样,押着缴获的各种物资,大张旗鼓的往走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