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翠萱浑身猛的一抖,迷糊的睡意,立时烟消云散,她的第一反应是:要出大事!

    等脑子略微清醒一些之后,李翠萱随即意识到,捂住她嘴巴的不是别人,正是死鬼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这个色鬼,恶魔,无耻小人的声音,就算是烧成了灰,李翠萱也绝对忘不掉!

    另外,以李翠萱的精明程度,只要脑子没进水,便可想象得到,李中易的中军大帐,除非了他本人下令之外,谁敢妄进?谁又能进得来?

    “不许说话,不许点烛,起身的动作必须要轻。如果,暴露了行踪,必死无疑。嗯,听清楚了,就点个头?”李中易冷厉的话语,不可阻挡的钻入李翠萱的耳内。

    李中易此前对待李翠萱的态度,用两个字可以概括:骚扰,那是一种男人调戏女人的戏耍,骨子里透露出喜爱之意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史无前例的严峻口气,令李翠萱深刻的意识到,军法无情的深刻内涵!

    “唔。”李翠萱点了点头,表示听明白了李中易的吩咐,李中易这才松开大手。

    李翠萱狠狠的喘了几口气,无耻小人李中易,刚才不仅捂住了她的小嘴,连瑶鼻也一起堵死,让她差点窒息。

    默默无声的简单洗漱过后,一股掺杂着清纯气息的,成熟*妇人的幽香扑入李翠萱的鼻端,她扭头看去,却见近在咫尺的叶晓兰,正目不转睛的盯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淫婢,李翠萱嘴上没言语,心里却对叶晓兰不屑一顾。同为女人,李翠萱心里非常清楚,叶晓兰一定是在担心,被她抢走了李中易的宠爱。

    哼,卑鄙的***无耻小人李中易,也值得去抢?

    李翠萱故意高高的仰起下巴,挑衅的意味非常浓厚,那意思是告诉叶晓兰:你家男人,本娘子不稀罕。

    叶晓兰却会错了意,以为李翠萱是向她公开宣战,她随即挺起高耸的翘峰,暗示李翠萱,她睡的是榻,而李翠萱只能睡帐角。

    经过人事的妇人,毕竟不同于尚是处子的李翠萱,在这方面缠斗,局面显然不利于李翠萱。

    就在二女之间展开无声暗战的时候,李中易的声音传入她们的耳内,“来人,她们不会骑马,穿紫裙的那个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没等李翠萱明白过味来,她便被迅速靠近的两名女兵,架住胳膊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离开大帐之后,李翠萱便被一名膀阔腰圆的女兵,挟在肋下,架上马背,玩了一出二女同骑的戏码。

    李翠萱努力扭头脑袋,下意识的看向身旁,却见已经上马的李中易,单手搂紧叶晓兰的小蛮腰,将她提上了马背,面对面的摆到了鞍前。

    叶晓兰没骑过马,芳心里一直忐忑不安,惟有死死的抱紧李中易的脖子,再也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女兵无声的催动着胯下的战马,紧紧的跟在李中易的身后,缓缓前行。直到此时,李翠萱才注意到,李中易的中军护卫们,一眼望不到头,而且人人都骑马,然而,马蹄声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马蹄被包裹得很严实,李翠萱虽然不通军务,却明白李中易昨日忙到半夜,事先做足了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裹上马蹄,悄悄的行军,即使李翠萱不懂军事,也完全可以想象得到:必有大动作!

    等李翠萱彻底稳定住心神之后,她有了更惊人的发现,护卫在四周的李家军将士们,原本挂在腰间的长刀,竟然用麻布裹紧,牢牢的绑在了的背上。

    距离李翠萱最近的一名战士,背上的弓囊,用麻布包得异常严密,箭支也都用绳索扎紧,惟恐发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肯定是想偷袭吧?李翠萱略微转动了一下眼珠子,便大致猜测到了李中易的用意,这个死鬼一定是想暗中算计契丹人。

    大军出营之后,先是朝北行进,走了一大段路后,紧接着,又转道向西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翠萱再也猜不透,李中易的葫芦里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?

    柔若无骨的叶晓兰,毕竟是女儿家,又一直被养在深闺之中,她惟恐被摔下马去,便一直死死的搂紧李中易的脖子。

    可是,叶晓兰的双腿,一直吊在马腹两侧,这时间一长,便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,累了也不知道和我说一声,快把腿挪过来。”李中易察觉到自家女人的呼吸声渐渐变粗,随即便察觉到她的窘境,便探手捞住叶晓兰的一对长腿,左右分开,恰好圈在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叶晓兰刚刚长出了一口气,正欲小声感谢男人的体贴,随即意识到,她的姿势异常不雅,仿佛和男人在马背上oo一般,简直羞煞人也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记着事,起初倒没太在意,等到怀中的女人,身子越来越软,亲密接触的部分肌肤,竟是越来越烫,娇喘之声时断时续。

    他这才反应过来,由于晨勃的自然反应,姿势又十分合适,两人之间虽然隔着长裙和袍服,恰好顶到了要害。

    李中易露出邪魅的笑意,暗中伸手摸进了裙中,叶晓兰浑身一战,刚欲求饶,李中易却已经缩了手。

    “乖,还不赶紧拿帕子出来,替为夫擦擦手?”李中易贴紧叶晓兰的耳旁,语带戏谑的嘱咐了一番,叶晓兰的俏面立时红得发紫,紫得滚烫,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没怎么在意,就近在咫尺的李翠萱,却借着渐白的天色,看破了李中易和叶晓兰之间,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“卑鄙小人,龌龊的色鬼,臭不要脸的淫婢”

    由于,叶晓兰的长裙,特别长,裙摆也很宽,将前半部马鞍都罩住了,李翠萱以为李中易正在马上欺负叶晓兰,不由暗暗咒骂不止。

    行军的过程,既枯燥且乏味,鉴于叶晓兰异常敏感的反应,李中易的脑子里突然浮上一个念头:如果将腿更长,貌更美,心机更深的李翠萱抱到马背上,狠狠的将她由处子变成变成妇人,该是何等的滋味呢?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久,李中易搂着已经瘫软成泥的叶晓兰,翻身下了马,将中军大帐立在了一座小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ps:才知道月票翻倍呢,今天的第一更送上,至少还有一大更,月票多,必定再加一更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