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!

    如今,除了面前的叶晓兰和韩湘兰之外,李中易的后帐还待着一个李翠萱。

    韩湘兰眼巴巴的看着叶晓兰,依偎进李中易的怀中,就再也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论身份,韩湘兰和叶晓兰,目前都是奴婢。奴婢,就只有听召唤的份,而不敢有丝毫的怨言。

    叶晓兰缠着李中易,想看他最新的力作,李中易感受到了自家女人的依恋,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研墨。”李中易坐到书桌前,将叶晓兰横摆在腿上,拉开赋诗的架式。

    室内只有三个人,叶晓兰又被李中易揽在怀中,显然,研墨只能是韩湘兰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吴山青,越山青,两岸青山相送迎,争忍有离情?君泪盈,妾泪盈,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边潮已平。”叶晓兰欣喜的读了好几遍李中易所“作”的新词,她念着念着,忽然说,“爷,奴家渴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吩咐说:“上茶。”掸了掸衣袍,有意识的瞟了眼韩湘兰。

    呆立于一旁的韩湘兰,赶忙走到门边,喊了侍卫进来奉茶。

    叶晓兰有意无意的瞟了眼韩湘兰,在来的路上,韩湘兰处处都要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地位,把她当傻子看待,总在暗中排挤。

    原本,幽州叶家的地位,远不如幽州韩家。可是,韩匡嗣出卖了契丹公主耶律瓶之后,整个韩家就被灭了族。

    身为汉人的韩匡嗣,为了高官显禄做了契丹人的官儿,接着又因为贪生怕死,投降了南朝大周。

    叶晓兰也算是名门闺秀,她心里清楚之极,类似于韩匡嗣这种朝三暮四,两面三刀的奸人,即使依附于李中易的门下,再无受到重用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当初,韩家掌握幽州政务大权的时候,一直明里暗里压制叶家势力的发展,这笔帐至今都还没算呢。

    对于两女的暗中斗法,李中易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,再怎么说,叶晓兰已经是他的女人,胳膊肘没有往外拐的道理嘛。

    文青,尤其是叶晓兰这个女文青,在李中易看来,除了多愁善感外,心思也是极为细腻的类型。

    叶晓兰出身于幽州世家,韩湘兰亦是如此,只不过,叶家尚在,而韩家已被族灭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韩匡嗣嘛,他虽然就在军中,可是,李中易并不打算马上用他。

    贰臣有很多种,历史定位,也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明末清初时期,最出名的汉奸贰臣,除了吴三桂,就是洪承畴。这一文一武两个贰臣,都是整个汉民族的败类,毋须多言。

    按照,儒家的正史写法,李中易自己也勉强算是个贰臣。但是,李中易力挽狂澜于既倒,收服西北党项,横刀马踏契丹,完全无亏于民族大节!

    幽州不比营州,城大池深人多,而且,留给李中易抢劫的时间,异常紧迫。

    李中易特意命人接她们来军中,就是想利用她们熟悉幽州的情况,争取在城破之后,抢得更有针对性一些。

    韩匡嗣的家族,世受国恩,却是未来百余年内,对契丹人帮助最大的汉人之一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契丹人之所以一直压得北宋喘不过气来,除了萧太后之外,幽州韩家也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可喜的是,由于韩匡嗣的贪生怕死,他那个给中原政权造成了极大损害的儿子,已经被契丹人给宰了。

    晾着韩湘兰,是李中易的既定想法,道理很简单,整个韩氏家族被契丹人灭了门,仇恨深似海。

    韩家和契丹人变成了死仇大敌,如果想要报仇雪恨,除非韩湘兰和韩匡嗣的脑子进水,就一定会清楚的知道,三番五次杀进契丹人腹地,搅得天翻地覆的李中易,才是他们父女俩报家仇的唯一希望。

    “嗯,汝且退下吧。”李中易没给韩湘兰好脸色看,淡淡的吩咐之后,便揽着叶晓兰,品鉴他最近“写”的新诗词。

    叶晓兰原本担心,李中易贪恋于韩湘兰的美色,夺了她的宠。

    哼,叶晓兰瞟了眼,韩湘兰那显得异常落寞的背影,芳心不由一甜,主动凑上去,狠狠的吻在李中易的脸上,腻声问他:“爷,您想奴家了不?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站在帐门口,背影僵硬的韩湘兰,他不由微微一笑。叶晓兰的个性算是比较柔顺的类型,如今她却故意挑衅韩湘兰,显然,在来这里的路上,没少受韩湘兰的窝囊气。

    和心计很深的韩湘兰相比,更会读书写词、弹琴作画的叶晓兰,显然要单纯许多。

    在后帐的李翠萱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叶、韩二女的交锋,但是,以她的精明,也猜了个七、八成。

    掌握权力的男人,三宫六院或是五妻九妾,对于拥有皇家血脉的李翠萱来说,简直就是家常便饭,司空见惯到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爷,奴家还没看够,再来一首新词嘛。”叶晓兰的文青本性泛滥成灾,她坐在李中易的腿上,扭股糖似的摇摆着身子。

    任尔百炼精钢,以须化为绕指柔,李中易被惹得情动不已!

    叶晓兰毕竟新瓜初破,不明究竟,她探手摸了摸,雪面立即红透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眼珠子微微一转,立即计上心头,索性将叶晓兰摆到书桌上,上下其手,大肆挞伐。

    帐后的李翠萱明显察觉到前帐的状况不对,起初她还有些疑惑,等叶晓兰的欢叫声钻入耳内,她随即恍然大悟,暗暗骂道:无耻的登徒子!

    虽然,李翠萱既羞且愤,窘到极处。无奈,她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,骂人的话异常贫瘠,翻过来倒过去,也就是登徒子,坏蛋,恶棍之类的毫无杀伤力的词汇。

    随着外帐的动静,越来越大,李翠萱忍无可忍,只得死死的捂住双耳。

    李中易原本不想太过折腾,可是,由于李翠萱的存在,他仿佛吃了伟哥一般,神勇异常,整得叶晓兰一连欢叫了半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“呀”突然,后帐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,紧接着,有人摔倒在了地上,发出尖锐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邪魅的一笑,翠萱儿,你终于还是露相了啊。

    叶晓兰迷迷糊糊的听见后帐传来李翠萱的惊叫声,整个身子猛的一僵,颤声问李中易,“爷,后边有人偷听?”

    嘿嘿,李中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