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后唐通录,是范质为了躲避战乱,隐居民间的时候,呕心沥血编撰的一部史书,其中就包括他收集整理的后唐实录。

    后唐明宗,长兴四年,范质考中了进士,被分发到史馆为官,所以,他所著的后唐通录可信度极高,李中易为了研究范质的思想,手头边特意留了一本。

    很快,史书便被侍女送入室内,李中易斜靠在陈翠萱的胸腹之间,三下五除二的就翻到了末帝本纪这一卷。

    “……时废帝镇凤翔,重吉为控鹤指挥使,与废帝女幼澄俱留京师。控鹤,亲兵也。及愍帝即位,不欲重吉掌亲兵,乃出重吉为亳州团练使,居幼澄于禁中,又徙废帝北京。废帝自疑,乃反。愍帝遣人杀重吉于宋州,幼澄亦死……”李中易一边翻史,一边故意念出声,就是想看看陈翠萱的反应。

    李中易将头枕于她的胸腹之间,举凡呼吸急促,情绪波动,他必可及时察觉。谁料,陈翠萱竟然没啥反应,呼吸如常。

    李中易嘴上没说啥,心里却有一种预感,他已经非常接近于真相,只不过,身下的美道姑,的确是个善于伪装,很会撒谎的心机表。

    “……重美曰:“国家多难,不能与民为主,而欲禁其避祸,可乎?”因纵民出。及晋兵将至,刘皇后积薪于地,将焚其宫室,重美曰:“新天子至,必不露坐,但佗日重劳民力,取怨身后耳!”后以为然……”李中易越念越慢,终于,在说到积薪自焚之时,他清晰的察觉到,陈翠萱重重的呼出一长气。

    嗯哼,有门儿,李中易眨了眨眼,索性不念了,仔细的翻阅了并不算很厚的后唐通录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是史官,对于一般的史料,他也就是粗略的翻一下而已,却把重点放在了李从珂的家庭关系方面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李中易找到了答案:及重美殉,世子嘉无所踪。

    范质为首相治理国政,处理军务的水平,也就那个鸟样子,可以说是极其普通,可是,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名出众的史官。

    短短的十个字,让李中易浮想连翩,微笑不断。

    不可不读史,却绝不能尽信史!

    范质身为后唐的进士,为尊者讳,采用春秋笔法,掩饰某些宫廷丑闻,显然是人臣必有的基本素质。

    按照范质的记录,这就意味着,后唐废帝的刘皇后,和次子李重美的关系,并不和睦。

    “李翠萱?嗯,这实在是个好听的名儿,汝又何苦改姓呢?”李中易扔掉手里的史书,探手将陈翠萱搂进怀中,突然张嘴,噙住她的小耳。

    直到,李翠萱雪白晶莹的肌肤,红得烫手,李中易这才罢手,邪魅的一笑,说:“汝身为高贵的皇族血脉,不愿委屈自己,侍奉我这种低贱的暴发户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可怕……”真相大白之后,李翠萱重重的一叹,她再也无法伪装下去。

    没错,李翠萱就是后唐末帝之次子李重美的孙女,世子李嘉的独女。

    后唐亡国之前,李重美提前安排忠心家仆,暗中护送李嘉逃离了京城。

    按照史书记载,李重美被封为雍王,那么,李翠萱的身份至少相当于郡主。

    和刘皇后独疼长子不同,李从珂比较喜欢李重美。如果不是李从珂脑子进水,想削掉石敬瑭的兵权,李重美倒是颇有机会登上后唐的皇位。

    这么计算下来,身为李嘉的女儿,长腿美道姑李翠萱,极有可能被册封为公主。

    李中易想透了这一层,自然也就明白了,长腿美道姑李翠萱,宁可伪装成寡妇,想尽千方百计,软磨硬顶,始终不愿被他破了身子的根本性因素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中易是什么人?当代最牛的国医圣手,又是花丛老手,他如果连人妇,或是处子都分辨不清楚,传出去肯定会成为医界的笑柄。

    对于美道姑李翠萱而言,复国,其实是个极其沉重的字眼,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。可是,李翠萱的美梦,显然一直未醒。

    天龙八部里面,慕容复一直执念于复国,只爱江山不爱美人,到头来却成了可笑的疯子。

    李翠萱不过是一女流,她若想复国,只有一条路,保住处子之身,嫁给当世最强大的军阀,然后找机会当武则天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可能完全清楚,李翠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,但是,按照复国的逻辑,仔细推敲下来,他大致可以猜个七、八成。

    也许,有的军阀并不介意自己的皇后,以前侍奉过别的男人,比如说,郭威和柴荣。可是,心思缜密的李翠萱,不敢冒这个风险。

    未来皇太子的母亲,被别的男人玩过,难免会有野心家,拿这个大做文章,故意歪曲李翠萱不贞,从而把矛头指向皇太子的血统不纯。

    想透了这一层,李中易也就十分理解李翠萱,死活不肯让他破瓜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实话,风华绝代的美道姑就在怀中,李中易只要再进一步,随时随地可以将她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并不打算这么做。绝色的女人,他身边已经不少。可是,类似李翠萱这样,精明得令人感到可怕的绝色女子,李中易身边还真心没有。

    基于李翠萱极力抗拒献身,傲骄的李中易,并不想用强,那么做,太煞风景。

    李中易倒要看看,彻底征服桀骜不驯的美道姑之后,她又会是个什么表现呢?

    和美道姑斗智斗勇的过程,让十分注重细节的李中易,抓住了她的短处,嗯哼,这就好办了!

    李中易半是伪装,半是念动,架起美道姑的长腿,摆出兵临城下的危险高压姿态,他倒要看看,美道姑的心机,究竟强悍到了何等地步?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请听奴家一言,您绝不能取幽州……”美道姑显然被李中易吓住了,只要再进一步,瓜儿就破了,她急得直冒冷汗,于心慌意乱之中,偏能急中生智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犹豫了一下,李翠萱察觉到了转机,赶忙解释说:“数十年以来,挥师北进两京道,打得契丹人落花流水,连总管都仓皇逃命的中国大帅,舍您其谁?”

    嘿嘿,李中易明知道,美道姑不过是在大拍马屁,想讨他的欢心,借机摆脱失身的厄运。

    但是,千穿万穿,毕竟还是马屁不穿。更何况,美道姑说的都是事实,李中易的心情,肯定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以奴家的浅见,您若是一股作气,拿下了幽州。一旦,大军南归之时,便很有可能是破家灭族之日。”李翠萱尽管分析得很有道理,可是,细心的李中易却品出了其中隐含着的异样气味。

    嘿嘿,美道姑有意识的展现出她过人的政治智慧,是想从侧面提醒李中易,除了侍寝之外,她完全有能力帮助李相公,提前规避风险,逢凶化吉。

    “嗯,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句话么?”李中易抬手勾住李翠萱那弧线优美的下巴,见她微微摇头,企图装傻,便似笑非笑的说,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小算计,都是浮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,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操心,不过嘛,你的事必须都如实的说出来,”李中易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,右手略微一使劲,李翠萱胸前猛的一疼,忍不住惊叫出声,“这就算是小小的薄惩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萱儿,爷突然觉得,喜欢骗人的美道姑,竟是如此的可爱呢?”李中易故意正话反说,目的是想告诫诡诈多智的李翠萱,说谎肯定会付出惨重代价的。

    李翠萱吃了教训,不敢继续骗人,随即开始讲述她的家史。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轻嗅着李翠萱发际散溢出来的阵阵幽香,心里却在分辨,她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或假。

    张无忌的母亲,殷素素告诉儿子,漂亮的女人,都很会撒谎。

    李翠萱说了很多,李中易看似迷恋于她的鲜嫩的娇体,实际上,听得异常仔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枕边的美道姑,是个说假话,连眼睛都不眨的高智商骗子,李中易不得花更多的精力,来区分真伪。

    尽管,和美道姑斗智斗勇,颇有些心累,但是,李中易却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抢,抢不到手只能干瞪眼,却最勾人。

    男人嘛,总有一些劣根性。如李中易这等傲骨铮铮的汉子,面对李翠萱这种机诈百变的绝代佳人,彻底征服的念头,难免会加倍高涨。

    李翠萱小声说:“自从国破家亡之后,家父便带着祖父给的一些钱财,在忠心家仆的护送下,远离中原战乱之地,躲到了营州……娶了母亲,十年之后,才有奴家这个独女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闭上双眼,听李翠萱讲述她自己的故事,实话说,故事真的很精彩,他也非常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奴家家中藏着的传国玉玺,不过是想留下一点小小的念想而已……”李翠萱刚说到这里,突然觉得身上传来剧烈的疼感,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李翠萱明白过味来,就见李中易的手指上,夹着一根乌黑的毛发,凑到她的眼前,似笑非笑的说,“太喜欢骗人,可不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好习惯哦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心里委屈得不行,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,可是,人在屋檐下的处境,逼着她自己打掉了牙齿,也只能和血一起咽下去,不敢哭出声。

    自从降生之后,父王和母亲,一直视她如掌上明珠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心里担心摔坏了,她又何尝受过此等屈辱?

    李中易成心想折腾李翠萱,自然不会把她的所谓委屈,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小萱儿,你说的故事确实很精彩,你且歇息片刻,听我讲一个故事吧。”李中易翘起嘴角,缓缓的说,“汝久居于营州,必定听说过海东青这种猛禽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驯鹰开始,首先要给鹰拉膘,不但不给进食,还要给它洗胃。洗完胃再用热水给鹰洗澡,让它出汗。晚上再把鹰放在专门驯鹰的粗绳子上,鹰站不稳,而且还有人在下面不断地用棍子敲打绳子,绳子不断晃动,这样鹰就无法睡觉了,这叫“熬鹰”。鹰疲乏到极点,就会掉在地上,此时用清水冲洗鹰头,然后让鹰饮茶或盐水。这样没几天鹰就瘦下来了,有的鹰会饿得只剩皮包骨头,一点精神都没有。这时就开始驯化,用特制的眼罩戴在鹰头上,不让它看见任何东西,专门喂它一些兔子、鸽子、小鸟等动物肉……”李中易兴致勃勃的给李翠萱讲述如何熬鹰的流程,其中的细微之处,描述尤为详细。

    李中易说得口沫横飞,兴致盎然,可是,渐渐的,他察觉到,李翠萱原本发烫的娇体,迅速冷却了下来,开始往外冒冷气,仿佛冰雕一般。

    嘿嘿,李中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李翠萱已是笼中的金丝雀,他李某人有的是耐心,陪着她这个心机表,慢慢的玩耍,看谁先撑不住呢?

    李中易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熬鹰的完整过程,突然话锋一转,淡淡的说,“爷累了,侍寝,或是侍浴,汝任选其一。”

    面对赤果果的威胁,李翠萱并无太多的选择权,她却丝毫没有犹豫,小心翼翼的说:“奴家侍奉您沐浴吧?”

    嗯,很好,好得很,简直是好极了,李中易微微一笑,都到了这个份上,李翠萱却依然没死心,不肯屈服呢!

    本应是弱女子的李翠萱,意志力如此的强悍,李中易只得再次刷新了,对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烈马唯有猛士可骑。”李中易在李翠萱的侍奉下,美美的洗了个澡,临走的时候,不经意的扔下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离开之后,李翠萱疲惫的将整个身子,摔进了榻内,她仰面朝天的低声喃喃自语,“母亲说的对,男人都是贱骨头,太容易得到的东西,肯定不可能珍惜……”

    竹娘等了大半夜,终于听见门前的动静,她赶忙迈开小碎步,急冲冲的奔到门边,蹲身行礼,娇声唤道:“爷,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李中易已经拦腰将竹娘抱进怀中,大踏步的走到榻前,三下五除二的将她剥个精光大吉,俯身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李翠萱那里停留了很久,美道姑就横呈于面前,他却想玩熬鹰的游戏,结果,身体里的火苗烧得极旺,忍的也很辛苦呐!

    恰好,竹娘的月事刚过,李中易惬意的释放了一把激情,倒颇有些胜新婚的滋味。

    在床上翻来覆去,几乎一宿没合眼的李翠萱,刚睡着,就突然被一阵嘹亮的军号声惊醒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李翠萱的脑子里一团浆糊,浑然不知,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大约小半盏茶的工夫,李翠萱听见房门轻轻的一响,有人进了她的屋子。

    李翠萱皱紧眉头,刚想斥责不懂规矩的侍女,却听见一个陌生的女声,“娘子,这里是军中,爷已经起了。”

    爷是谁?李翠萱忽然察觉到不对劲,娇体没来由的一颤,随即意识到,此地并不是她日常居住的香闺。

    李翠萱觉得脑子依然不太清醒,她把心一狠,咬紧银牙,在白嫩的长腿上,用力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滋……”李翠萱倒抽了一口凉气,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,她如今已是李中易的笼中雀,阶下囚,而且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可怕的男人,夺走宝贵的贞节。

    “娘子,快些起了吧。”李翠萱其实没耽搁多少时间,却招来侍女不悦的催促。

    “奴家已经起了。”李翠萱勉强坐起身子,脑子里不经意的联想到,李中易的那句话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算计,都不过是浮云而已。

    侍女的态度虽然不算特别好,伺候李翠萱洗漱更衣等生活起居,倒也尽心。

    李翠萱一直是享受成群婢女服侍的贵女,她看得出来,李中易身边的侍女,都受过良好的家规教育,服饰得体,仪态言谈也是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洗脸水被端到李翠萱的面前,她忽然发难,冷冷的说:“奴家侍奉爷是应尽的本分,只是,身上全是腻汗,臭哄哄的,不沐浴不敢出门。”

    侍女猛的一怔,昨晚,李中易使用香*艳大法逼供李翠萱的时候,她就守在门外,随时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没听见屋内有欢好的动静呀,侍女有些吃不准,难道说,李中易真的已经收用了李翠萱?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准备水?”李翠萱故意混淆真相,目的就是让侍女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被李中易收了房,和没被碰过,以李翠萱的智慧,显然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其中的巨大差异。

    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时代,只要女人被男主人收用了,最差也是个通房大丫头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翠萱的确美得令人睁不开眼睛,除了一对粉嫩的长腿,显得很“难看”之外,她的浑身上下,几乎处处都透露出勾魂魔女一般的绝代风情!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女尽管有些迷惑不解,可是,她终究不敢去问李中易,“爷,您昨儿个收用了李翠萱没有?”

    李翠萱瞥了眼去准备热水的侍女背影,她那粉嫩的菱形唇角边,不由勾起一弯浅浅的笑纹,区区侍女而已,她还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沐浴之后,李翠萱换上了平日里爱穿的一袭月白色道袍,脸上薄施粉黛,唇不点而红,三千如浓墨般的青丝,绾成一只道士髻;发间仅插着一支乌木簪子,淡雅自然,清丽脱俗已极。

    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,时不时的眨动几下,长长的黑睫毛,仿佛小扇子似的,将滔天的媚人秋波,洒遍人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李翠萱,仿佛误落凡尘的谪仙一般,令人遽然失了魂魄,引出无穷的遐思。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李翠萱原本以为李中易会跑来纠缠于她,却始终没见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倒是,原本趾高气扬的侍女,如今变得十分恭顺,无论李翠萱怎么使唤,都没有任何怨言,乖乖的照办。

    见微知著,李翠萱仅从侍女的表现上看,便知李中易在家中的地位,必定是高不可攀,令人仰望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之中,即使同为嫡系子弟,其妻妾或是通房丫头,也会因为各自在家族之中的地位高低,而被下面的人分为三六九等。

    李翠萱看得很清楚,原本另一位红衣侍女捧来的仅仅是一小碗稀粥,半只炊饼,一小碟咸菜而已。

    等李翠萱胆大包天的暗示侍女,她已经是李中易的女人之后,待遇立即迥然不同:原本的白粥,换成了羊肉羹,半只炊饼也改为小巧玲珑的白馒头,咸菜更是多了好几味。

    吃罢早饭后,李翠萱接过侍女奉到手边的雪白手帕子,细细的擦拭唇角。如果,李中易就在现场,一定会发现,李翠萱的唇边,赫然挂着一丝莫名的浅笑。

    李翠萱起身坐到书桌前,等了半晌,却没见侍女上茶,便轻启樱唇,淡淡的说:“水烧开了么?”

    侍女起初有些摸不着头脑,仔细的想了想,这才明白过味来,她赶忙跑出去,沏了盏热茶,双手捧到李翠萱的手边。

    侍女的百依百顺,让李翠萱再一次领教了,李中易这个占了她无数便宜的坏男人,在家中的地位,简直高得没了边。

    李翠萱装作专心品茶的样子,脑子里却在飞快的计算着,如何才能制造机会,趁机逃出李中易的魔爪呢?

    “爷去了哪儿?”李翠萱仿佛真被李中易**过一般,小老婆的姿态,装得似模像样。

    侍女恭敬的蹲身回答说:“回娘子的话,爷一大早就去了军营。”

    “哦,爷说过什么时候回来么?”李翠萱努力装出新妇思念男人的依赖姿态,雪白的粉颊楞是挤出了数朵红云,显得娇羞不甚。

    侍女哪里有李翠萱这么多的花花肠子和弯弯绕呢,没几下就被李翠萱把实情套了个底儿掉,“爷没说什么时辰回府,只吩咐奴婢好好的伺候着娘子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那对迷死人不赔命的美目,微微一转,立即计上心头:嘻嘻,有门儿!

    ps:码得确实很顺,拜求几张月票,鼓励司空继续爆发,多谢了!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