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竹筒启封的时候,李中易的心猛的跳了一下,好奇心在刹那间,爆棚!

    李云潇亲自动手,很快便打开了蜡封,他轻手轻脚的从竹筒内,取出几幅长长的卷轴。

    在部下们的帮助下,其中一幅绝妙的仕女图,徐徐呈现于李中易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,站在岸边的曹植表情凝滞,一双秋水望着远方水波上的洛神,痴情向往。梳着高高的云髻,被风而起的衣带,给了水波上的洛神一股飘飘欲仙的来自天界之感。她欲去还留,顾盼之间,流露出倾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雪霁望五老峰图……顾恺之……”李中易看清楚卷轴的落款、印章之后,不禁大吃了一惊,倒吸了口凉气,这个财显然发大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怎么懂画,以前也仅仅在参观故宫的时候,见过洛神赋图的摹本。

    如今,号称中国山水画开山之作的雪霁望五老峰图,不经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,情绪难免有些波动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饶有兴趣的欣赏了一阵雪霁望五老峰图,只可惜,他虽然擅长抄袭诗词,艺术细胞却极其不发达,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收起来,等回京城之后,再寻作画的大家来鉴定一下。”李中易虽然看不懂顾恺之的山水意境,却也知道,如果此画为真非伪,那怕是后人临摹的拓本,也绝对是可以传世的稀世国宝。

    和李云潇这个前猎户不同,竹娘出身于西北大豪门折家,即使折赛花不怎么喜欢古玩玉器字画等物,竹娘或多或少见识过一些文化方面的好东西,这方面的眼力远超李中易。

    竹娘看得出来,李中易只喜诗词,却在字画方面,没有多少天赋,所以显得兴致不高。

    随着墙上的锦匣,一只接着一只的打开,李中易脸上的笑纹,也跟着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尤其是,当部下们从一只硕大的檀木箱中,找出一整套金缕玉衣之后,竹娘看得很清楚,李中易的嘴角一直翘起老高,显然心情棒极了!

    字画方面,李中易既没有深入的研究,也无太大的兴趣。可是,金缕玉衣这种盖世国宝,李中易即使想不知道,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汉朝,是最崇尚玉器的朝代。玉衣也称“玉匣“、“玉柙“,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,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。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,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,称为“金缕玉衣“,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、铜线编造,称为“银缕玉衣“、“铜缕玉衣“。

    因为广泛宣传的关系,据李中易所知,后世的红朝建政以后,汉墓中所发现的玉衣已在十件以上,其中河北省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的二件、定县西汉中山孝王刘兴的一件、江苏省徐州东汉楚王刘戊一说为第二代楚王刘郢客的一件、安徽省亳州东汉末年曹操的宗族曹腾曹操祖父的一件,共5件,已经完全复原。

    以满城汉墓的二件为例,刘胜的玉衣共用玉片2498片,金丝重1100克,窦绾的玉衣共用玉片2160片,金丝重700克,其制作所费的人力和物力是十分惊人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心情好了,现场显得有些压抑的气氛,立时由阴转晴,豁然开朗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突然从人群之中,传来一阵惊叫声,李中易听得很清楚,那是李云潇的怪叫声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惊慌?”李中易心里明白,已经识得不少字的李云潇,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发出惊叹声。

    “爷……”李云潇抱着一只方方正正的硕大锦匣,如奉珍宝一般,小心翼翼的捧到李中易的眼前,刻意压低声音,“爷……您猜猜看……小……小的……发现了什么样的好宝贝……真正的好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潇异常激动的心情,令李中易不由微微一楞,以他对李大管家性格的了解,如果是寻常之事,绝无可能如此的一惊一咋,连说话声都明显发颤。

    “汝发现了何物?”李中易背着手,气定神闲的盯着李云潇,不管是什么好宝贝,既然已经落入李云潇之手,这煮得熟透了的鸭子,还有可能跑得掉么?

    “爷……我的爷呀,您……请看看这个……”李云潇双手捧着锦匣,却目不转睛的盯着竹娘。

    善解人意的竹娘,随即上前一步,轻手轻脚的接过已经打开盒盖的锦匣,双手呈到李中易的眼前。

    锦匣之中,是一尊方圆四寸左右的玉印,也许是被李云潇翻检过的原因,古朴的篆文字样朝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刚开始并未看清楚,玉印上撰刻的字样,等李云潇抢过部下手里的火把,凑到近前,他终于看见了,玉印上面刻的竟然是,“既寿永昌,授命于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这莫非是……”李中易虽然不是饱学的儒门宗师,到了大周朝之后,却也私下里学习过不少古文知识,区区八个字篆文字样,竟是格外的刺眼。

    既寿永昌,授命于天,绝对是只有皇帝的玉玺上,才有可能出现的字眼!

    李云潇颤声说:“爷,不瞒您说,左将明一直暗中寻找此宝,他曾经拿出图样,给小的看过。”

    得了,李中易刹那间,全明白了,敢情他的老部下们,一直都打着这样的主意:枪杆子里出皇帝!

    “来人,去把左将明给老子叫来。”李中易心里的感受,简直是五味杂陈,这个左子光,真是一头倔牛。

    很快,左子光就拍马赶到,刚一见面,他还没来得及行礼,便看见了奉在竹娘手中的那方玉玺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……这便是已经失落很久的传国玉玺吧?”左子光两眼放光,死死的盯在玉玺上面,浑然忘记了李中易就在身旁,且虎视眈眈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左子光快步凑到竹娘的身旁,目不转睛的盯着玉玺,嘴里念念有词:“和氏璧,果然是和氏璧呀……缺了一只角,应是王莽逼迫孝元皇太后交玺时摔的……咦……大魏受汉传国玺,嗯,这是曹丕篡汉时留下的印迹……嘿嘿,没错,这确实是李斯的手书篆文,我已经研究很久了……嘿嘿……嘿嘿……好宝贝啊,天佑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皱紧眉头,死死的瞪着已经严重失态的左子光,语无伦次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左子光这小子,一向是个心思缜密,擅长玩心眼的阴谋家,如今,当着李中易的面,极为失态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左子光这家伙,已经高兴到了何等程度?

    左子光的轻声喃喃自语,在地洞内,却像是晴空霹雳一般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心旌摇动的众人,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投注到传国玉玺之上,这可是失踪了很久的皇帝之宝呐!

    李中易恶狠狠的瞪着左子光,这个坏种绝对是故意说出传国玉玺现形的真相,明摆着是想把李中易架到火上烤。

    不管,李中易最终选择交出或是收藏传国玉玺,都有着天大的麻烦!

    李中易如果向朝廷交出传国玉玺,以目前朝廷文官集团以及符太后对他的提防和警惕,这显然只会惹来更大的猜忌。

    一向擅长耍弄阴谋诡计的文官集团,在应景的时候,只需要派出一名小卒子上书弹劾,理由都是现成的:传国玉玺为啥偏偏落入到李中易之手呢?

    只要此问一出,李中易距离杀身之祸,不远矣!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不交出传国玉玺,嘿嘿,仅此一事,即可印证一件大事:他李某人必存反志!

    交或不交,对于李中易来说,都是足以致命的大问题!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左子光有意识的念念有词,让在场的老部下们,彻底听明白了来龙和去脉。

    李中易扫了眼四周,他明显发觉,众人的注意力已经离开了传国玉玺,转而聚精会神的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亏得李中易的神反应,他抢在左子光前边,厉声喝道:“此事严禁外传,违者族诛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面对李中易史无前例的狠辣军令,部下们凛然齐声接令,这便将左子光很可能说出的煽动之词,彻底堵死在了腹中。

    左子光听了李中易吩咐,嘴上答应了不外传,心里其实暗暗窃喜。以目前李中易在朝廷之中的处境,他至少有七成把握,他的恩师不会,也不敢交出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朝夕相处了这么些年,在李中易的言传身教之下,左子光的政治智慧,已经远超绝大部分朝中的老政客。

    皇帝者,兵强马壮者为之!

    功名,但在马上取!

    再加上,李中易虽未明言,却一直采取各种措施,牢牢掌握住兵权的特性,让左子光有理由相信,精明似鬼的李中易,绝对不可能干自毁长城的蠢事。

    逻辑是明摆着的,只要李中易当众向朝廷交出了传国玉玺,就必须被迫交出了弥足珍贵的兵权。否则,文官集团铺天盖地的口水,足以淹没一切。

    得到过传国玉玺的权臣,却不想交出兵权,退隐养老,究竟想干嘛?

    此诚,李中易绝对不可承受之疑问!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虽然下了封口令,左子光反而长长的松了口气,嘿嘿,只要传国重宝在李中易的手上,前途必是一片光明!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