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能够加入近卫军的官兵,全是优中选优,再选优的精壮汉子,身体素质完全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四个彪形大汉,拿出拼死搏命的精神,挥舞着手里的大铁锤和锄头,不大的工夫,就将墙体凿出一个可容两人钻入的大洞。

    李云潇命人钻进去查看,李中易赶紧摆手说:“别急,点起两支火把,搁到洞口,燃烧一刻钟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大束火把被扔进洞口,李中易隔着竹娘的娇躯,仔细的盯着火焰。

    燃烧了好一会儿,火把不仅没有熄灭,反而越烧越旺,李中易摸着下巴,略微一想,随即明白了:必是此宅的主人,预先留下了通风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想通之后,不禁晒然一笑,他终究还是想多了。神龛后边肯定藏着好东西,而且,此宅的主人除了留下通风口之外,应该经常进去查看一下,鉴赏一番吧?

    李云潇见李中易挥了挥手,他随即下令部下们,继续扩大洞口。

    近卫军的官兵们,虽然一直守护在李中易的身边,可是,也不是谁都有如此近距离接近李中易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四名穿墙打洞的近卫军士兵,当着李中易的面,格外的卖力,没几下就把洞口扩大了两倍。

    由于竹娘有意无意的阻挡,李中易只得放弃凑过去,近距离查看的念头,吩咐两名持盾的士兵,手举火把和灯笼,率先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一名士兵从洞口钻了出来,兴奋的禀报说:“好多宝贝,好多宝贝,小的都看花了眼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刚想迈步,就见李云潇领着几名持盾的大汉,抢先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唉,李中易微微叹了口气,想当初,他只是一名区区副院长的时候,自由度比现在高出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人在庙堂,身不由己!

    如今的李中易,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新晋军事利益集团,既有河池乡军出身的老嫡系,又有原隶属于禁军的老部下,还有折家、金家、柴家等一大帮子靠他撑腰的家族门阀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李中易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就等于是彻底断绝了众人更上好几层楼的美好希望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心思,属于典型的围城思想,没有特权的时候,拼命想进步,当更大的官儿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的地位之后,李中易却又不知足的想要行动自由度,这显然难以两全。

    等李云潇带人在洞内布置妥当之后,李中易这才在竹娘的护卫之下,终于钻进了洞内。

    通明的火光之下,李中易看得很清楚,进洞不过几步路,便是螺旋向下的台阶。

    台阶的一侧,站满了面朝墙壁,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持盾的近卫军官兵。

    李中易又是暗暗一叹,他现在的待遇,真心属于国宝“大熊猫”的级别,部下们惟恐他出个闪失,保护得严丝合缝,异常精心。

    竹娘经过李云潇身旁的时候,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轻轻的朝他点了点头,那意思是表扬他:干得真心漂亮!

    李云潇咧嘴一笑,李中易不仅是竹娘的夫主,也是他李潇松的恩主。不夸张的说,没有李中易的赏识和提拔,李云潇很可能到终其一生,依然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卑贱猎户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注意力,全都放在了找宝藏上面,压根就没注意到,竹娘和李云潇之间无声的交流。

    洞内的台阶,铺的是大青石板,长约五尺,宽两尺。也许是为了防滑,石板上刻了好几道,极深的凹纹。

    李中易越看越觉得,不虚此行,他翘起嘴角,心中已笃定:收获绝对小不了!

    沿着台阶往下走了大约百级左右,李中易的眼前豁然开朗,唉哟喂,他定神一看,立时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迎面的墙上,凿了很多格的置物凹洞,在明亮的火光照耀下,李中易看见了一只又一只锦匣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了宝贝之后,心态反而平和了许多,不客气的说,洞内的所有东西,已经是他的了,有必要急躁么?

    接着往下走,最终,李中易的眼前,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铜钱之池。

    李中易走过去,顺手抓了一把铜钱,正欲细看,一枚刀形钱币陡然映入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尽管,李中易对于古钱币并无研究,可是,历史教科上关于刀币的介绍,他隐隐约约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刀币,好象是先秦时代,齐国或是燕国,还是赵国所使用的货币吧?

    李中易有些迟疑,他的记忆显然不是那么的清晰,对于刀币的了解,也仅仅知道一个大概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挖地一丈,并不是来当考古学家,他只需要了解到,刀币流行的时间,十分的久远,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作为天下第一大豪商,李中易比较清楚的是,自从唐代以后,世面上通行的大多是五铢钱,也就是一般所说的“方孔通宝”。

    在老李家的秘密银库之中,各朝各代的通宝,都有不少,李中易惟独没见过眼前的这种奇特的刀币。

    明晃晃的物证就在眼前,李中易不禁微微一笑,吃大户可真是一件美妙的好差事呢!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中易压根就不缺少铜钱,他吩咐说:“把这些钱,都装了,一枚不许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李云潇接令之后,李中易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时代的习俗和惯例,李中易根据自己的判断,既然此宅的主人,把无数铜钱随意的堆积在池子里,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,显然那人没把铜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小心的取下那只锦匣。”李中易顺手指着墙上的一只超长锦匣,吩咐人去拿下来。

    大人物只须动动嘴巴即可,自有老部下替他完成指令,不大的工夫,那只超长锦匣,便被几名近卫军用麻袋兜底,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,经过李云潇的仔细检查之后,被完整的摆到了李中易的面前。

    竹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只大盾,遮掩住李中易大半个身子,李中易心里明白得很,显然,他想亲手打开锦匣的想法,已经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“注意机关和暗器,听我的吩咐,慢慢来,千万不要急躁。”李中易按照武侠小说里面,对于各种伤人暗器的描述,按部就班的吩咐人,一步步的打开了锦匣。

    通明的火光之下,一只粗长的竹筒,出现在了李中易的眼前。他定睛一看,竹筒的两端,被人用蜡密封着。

    嘿嘿,有门儿啊,李中易大致判断着,蜡封的竹筒里面,很可能是一幅卷轴,只是,不知道是何等珍稀之物呢?

    实在是令人有些期待啊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