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将士们在队正的指挥之下,热火朝天的翻检大户人家的财产,李中易也手拿一棍木棍,跟着队正亲率的第二伍,沿着大宅的中轴线,一路抄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时不时的蹲到树丛底下,用木棍拨开杂草,观察树下的泥土。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只是凭借印象,编写的抄家手册。如今,他要根据自己的实地观察,仔细印证一下,他的理论是否能够紧密的联系实际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大户人家藏宝的位置,其实并不是那么的难猜。按照以往汇总上来的报告,树下藏宝算是比较普遍的情况,泥土颜色的新旧,是最直观的判断依据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中医大家,他对于植物的习性和变化,大致可以做到,只须瞟一眼,便可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所以,在抄家手册里面,李中易尤其强调了,怎样判断泥土颜色,植物异常荣枯的细节。

    百闻不如一见,李中易细致的检查了一番泥土和树丛,最终确定,此地没有藏宝。

    竹娘见李中易满手都是泥土,赶忙拿来水囊,想替他净手。

    李中易却含笑摆了摆手,说:“我以前摆弄药草的时候,手经常黑得不行,无妨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,您以前是小小郎中,如今却是大军统帅,须知,宰相之尊礼绝于百僚。”竹娘振振有词的借用李中易的原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莞尔一笑,竹娘的胆子越来越大了,而且学习能力也很不错,已经知道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跟着查看很多地方,总不能每到一处,都净一遍手吧?”李中易知道竹娘出身于西北折家,又是折赛花的贴身侍女,一向有着十分严重的洁癖,便温言做了解释。

    李云潇在一旁看得很明白,竹娘子在李中易心目中的地位,显然是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老李家的后宅之中,除了管事的唐蜀衣,平妻身份的折赛花之外,就数竹娘最有分量。

    至于,高丽的孪生三姊妹之中,最得宠的彩娇,李云潇通过近距离发现,那是个娇憨的女郎,被她的两个姊姊卖了,还要帮着数钱。

    同样出身于高丽国官僚家庭,同样都是金家的嫡女,彩娇和她那两个心机深沉的姊姊比起来,天真得如同雪白的麻纸一般,简直称得上是个异数,也难怪李中易一直宠着她。

    按照李云潇的理解,李中易在外面搏命,成天和人家玩心眼,他回家之后,肯定不想活得太累。

    竹娘噘起粉红的樱唇,显得有些不太高兴,却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望都县是座小县城,城中的高官或是大户人家毕竟有限,而且其规模也远不如大周朝的豪商或是盐商。

    搜索的队伍,虽然很检查得很仔细,至今为止,除了明面上的粮食、铜钱以及古玩之外,再无太大的发现。

    检查灶房的时候,队正只是指挥部下们,按照常规方法,完整的搜索了一遍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李中易忽然心中一动,老电影平原游击队里,厨房大灶的下边往往就是抗日游击队的地道出入口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大灶给拆个干净,再挖地五尺。”李中易一时心血来潮,断然下达了挖掘令。

    队正得令之后,马上调集部下,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火房里的大灶、中灶和小灶,都给拆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挖地三尺的结果是:一无所获,李中易暗暗自嘲,也许是他太过多虑了吧?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影响李中易传下号令,无论是灶房还是柴房,都要拆了,然后挖地五尺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中易和队正一起检查过厢房,最终来到了这户人家家主的主卧。

    李中易走到窗边,惊讶的发现,主卧的窗户上,糊着雪白的麻纸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老李家的造纸作坊,可以制作出如此精良的麻纸之外,再无任何商家有这种技术。

    老李家的造纸作坊,至今为止,最重要的几种化学配方,就一直掌握在李中易的手上,连李云潇都只掌握原料的添加时机。

    李中易望着雪白的麻纸,心中陡然升腾起冲动的兴奋感,他搓了搓手,嘿嘿,有门儿!

    这户人家居然用极其昂贵的白麻纸,糊了卧室的窗户,显然,这家人的家底,绝对称得上丰厚。

    “潇松,再调五个都的人过来,命他们把整个大宅子的内外院墙都拆了,然后挖地半丈。”李中易莫名其妙的兴奋,令李云潇一头雾水,竟然呆在当场,忘了接令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好气的瞪着李云潇,轻声斥道:“还楞着干嘛,难道说,等我赏一顿上好的竹棍烧肉给你?”

    李云潇一听竹棍烧肉这种具有特殊内涵的专用名词,猛然警醒,他赶忙涎着脸,拱手说:“爷,小的这就去调人过来,务必挖地一丈,就算是石头缝里也要榨出油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眼前这座大宅子的主人,显然是个心思缜密之人,只可惜,百密一疏。

    窗户上,透光率比普通黄麻纸,更高十倍不止的白麻纸,彻底暴露了此宅主人,绝对是个十分富有的大财主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接到军令的近卫军们,如同潮水一般,涌进了大宅之中。他们在李云潇的精心布置之下,划定了各自的片区,热火朝天的挥起锄头,开始挖地一丈的修理地球。

    近卫军中军所属的十几名书记官,都围在李中易的身旁,架起折叠的小几,准备好笔墨,专门负责汇总从各区域传递回来的挖掘信息。

    人多就是力量大,很快,这座大宅子就被拆得面目全非。装载量很大的奚车,也被李中易调集了近百辆之多,专门负责将渣土运出城去。

    将渣土运出城,这倒不是李中易讲究所谓的环境卫生,而是为了更加彻底,更加清晰,把抄家工作,尽量做到没有遗憾。

    大宅最外侧的院墙被拆空,经过官兵们的仔细翻检,无用的渣土被一车接着一车的搬运出城。

    房顶的瓦片被专业的士兵,一片接着一片的揭下,然后装车运出城。

    “爷,剖开的房梁里面,发现了一匣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。”随着抄家工作的全面展开,李中易不断接到好消息。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