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汉军逆袭契丹人的滚滚铁流,以无可阻挡之势,浩浩荡荡的杀向营州以西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军事行动,不可能瞒得过草原牧民,消息传开之后之后,一时间,幽州震动,上京震动。

    营州以西的第一城为望都县,县城里没有契丹人的驻军,仅有千余南京道的归化汉军负责守城。

    城里的归化汉军守将听说李老虎来了,吓得魂飞魄散,竟然弃城而逃。大开的城门,让李中易轻而易举的白捡了个便宜,几乎不费一兵一卒,便取了望都县城。

    望都县城仅有两座城门,李中易进城前,连续下达了两道军令,一是命颇超勇率领骑军,务必追上逃跑的汉奸将领,另一个则是,封锁四门,不许一只小蚂蚁出城。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,小小的望都县,立时被大军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由于是敌国作战,杨烈担心李中易的安全问题,死活不肯让他马上进城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知道杨烈的一片孝心,便命人将中军大帐,立于城门附近。

    李云潇毫不含糊的下令近卫军,摆出拱卫统帅的阵形,人不卸甲,鞍不离马,原地休息。

    有精锐的哨探营远出几十里地负责警戒,又有贴身的近卫军守护在左右,李中易心态平和的坐于这点小几子前,淡定的翻阅着今日的军报。

    如今的形势是,榆关到手,南京道和中京道的联系,被李家军彻底切断。

    即使,草原上的契丹部落军集结来袭,一时间,也难以越过燕山的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先取榆关的作战目的是,避免腹背受敌的窘境。

    契丹人的腹地,近半个世纪以来,除了李中易这个另类之外,再没有受到过任何实质性的威胁。

    现在,李中易率领大军,再一次杀进了南京道的腹地,契丹人的举国震动,那是必然!

    小几子上的军报,一份接着一份的处理掉之后,李中易扔下手里的笔,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卷席之上,伸了个惬意的懒腰,闭着眼睛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竹娘看了眼沙漏,小声禀报说:“爷,已是子时,您该歇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睁开眼睛,微微一笑,说:“我在等杨烈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结果,李中易话音未落,就听帐外传来李云潇的声音,“爷,杨白行派人过来禀报说,城里的男丁,全都被赶出了城,看押在了西门外。女子们,则都被监管在东门外的空地上。”

    听了李云潇的禀报,李中易立时来了精神,他上辈子一直是个循规蹈矩的中级官僚,虽然精明强干,可是******的时候,毕竟少了几分激情的快意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统帅大军杀进了敌国,说句腹黑的话,抢契丹国治下的人口、财宝、美人,都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国战之中,讲究所谓仁义道德的杨广,最终还是败在了无所不用其极的高句丽境内。

    隋文帝杨坚,辛苦打造的十二卫,超过三十万精锐府兵,在高句丽人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之下,被杨广彻底的葬送了,这也是隋亡的根本性因素。

    倘若,这三十万能征善战的精锐府兵犹在,大隋的江山至少可以多延续好几十年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是杨广,更不是沽名钓誉的西楚霸王,他一直信奉一个原则:抢劫必须是互相的!

    契丹人既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南下“打草谷”,难道说,他李某人竟要效仿伪道学的狗屁逻辑,对强盗们以礼相待?

    强盗,从来只认实力,畏威而不怀德!

    李中易偏偏不是传统的所谓儒门弟子,他的逻辑其实很简单: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整个民族的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理解,国战,就是尽一切可能,最大化的削弱敌人,壮大自己!

    既然,杨烈已经把局面彻底的控制住了,李中易完全不介意,现场指导抢劫工作。

    李中易从竹席上站起,一边往帐外走,一边吩咐竹娘,“城中已经被清空,你就留在帐内歇息好了。”

    竹娘瞪着一双美眸,埋怨道:“您说什么呢?您是奴家的天,保护您的安全,是奴家最大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以手触额,轻声一叹,有个如此忠心的小妾,外加贴身侍卫,既是莫大的幸福,又是一种无奈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不累,就跟上看看热闹吧。”李中易无奈的甩甩衣袖,大踏步离开了中军帐。

    竹娘展颜一笑,李中易待她十分包容,显然是心里有她的一席之地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望都县城,方圆不过的十里之地,李中易本想骑马进城,竹娘坚决不同意,他只得再次打消了显摆的念头。

    李中易大摇大摆的步行进城,他的前后左右,围满了近卫。这些近卫,有人手里提着盾,有人左手持弓,城头上更是站满了近卫军荷枪实弹的官兵。

    “潇松,这也太过如临大敌了吧?”李中易欣慰的扭头“批评”李云潇。

    李云潇挺起胸膛,义正词严的说:“爷的安全,乃是头等大事,不容半点闪失,否则,小的百死莫赎。”

    竹娘也抢话说:“爷,潇松说的对,您就是大家的天,大军没了还可以再建,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教奴家可怎么活呀?”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竹娘泫然欲泣的哀怨,柔肠立时被勾起,他叹了口气,说:“随便你们了,我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竹娘立时破啼为笑,抬手抹了把眼眶,笑嘻嘻的说:“爷,您待奴家真好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一阵无语,这个竹娘啊,跟在他的身旁时日一久,倒也学了他的几分痞气!

    自古以来成大事的王侯,一定是性格复杂的综合体,绝非伪儒们所宣扬的是所谓的圣人。

    外圣内王,套在李中易头上,虽不完全贴切,倒也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李中易治军,最讲究的是军法面前人人平等,其次是功劳,最后才讲人情。

    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军法既约束的是部下法宝,同时也是对李中易所掌握的绝对权力的一种限制,其中蕴涵着丰富的对价关系。

    人人都没有安全感的滥杀军法,肯定执行不下去的,例如,大周军法之中的七十二斩,就是典型的坏法!

    李中易步入城中的街道上,迎面就见,一排排持枪握刀的近卫军,正高高的举起火把,等候着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