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令耶律齐单万万没有料到的是,李家军充分示*威之后,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掉转队形,继续向西边开拔。

    面对侧翼完全暴露的李家军,耶律齐单很想打开城门出去追杀,可惜的是,他左思右想,竟然胆怯了!

    中军经过营州城门之时,李中易故意命令将士们,放慢一些脚步,给耶律齐单留出充分壮胆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,直到大军完全通过营州城,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,耶律齐单竟然没敢带兵出城。

    “爷,契丹人的气势堕了,再不复当年肆意南下打草谷的心气儿。”李云潇感慨万千,想当初,中原汉人闻契丹人南下而色变的老黄历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云潇兄弟啊,契丹人的苦日子,这才刚刚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听了李中易看似平淡无奇,骨子里却霸气十足的豪言壮语,竹娘情不自禁的挺起酥胸,她自己选择的夫主,确实是个顶天立地的伟丈夫。

    以竹娘和折赛花的深厚情分,她若想嫁个好人家作正室,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竹娘不愿作大户人家的正室娘子,却偏偏选择了给李中易作妾,这正应了那句老话:美人爱英雄!

    大军浩浩荡荡的继续西进,营州城的方向,始终没有任何动静,显然,耶律齐单是个聪明且惜命的家伙,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莽撞之辈。

    “总管,咱们即使不去追杀,也要派人去通知幽州吧?”牙将见耶律齐单啥也没说,径直走下城墙打道府,禁不住插了句嘴。

    耶律齐单冷冷一笑,说:“据南边传来的消息,姓李的南蛮子手头掌握着一支党项人的骑兵,我刚才却没看见这帮杂种的影子。可想而知,我即使派出了信使,也难免会被南蛮子埋伏的党项骑兵截杀殆尽。嗯,你若有兴趣去幽州送信,我倒是可是考虑考虑”

    牙将一听这话,立时闭了嘴,再不敢多说半句话,总管说的一点没错,这个时候去当信使,和送死有啥区别呢?

    就在契丹人的眼皮子底下,李家军浩浩荡荡的向西进发,其队列距离营州的最近距离,不超过两里地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挑衅,显然,李家军完全没把营州城内的,耶律齐单所部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耶律齐单的心腹牙将,气得七窍生烟,涨得脸红脖子粗,嚷嚷道:“总管,南蛮子欺人太甚,其给末将一支兵马,杀出去宰光这帮子狗贼。”

    “哦,予你多少兵马可以必胜?”耶律齐单倒是没怎么生气,他扭头凝视着冲动的老部下,语带讥讽。

    牙将一时语塞,耶律齐单的嘲讽,倒是点醒了他,南蛮子故意摆出这种阵势,显然是等着城里的大契丹勇士上勾。

    “哼,南蛮子弃城不攻,我军又在其后方,只须切断粮道,便是奇功一件。”耶律齐单明明胆怯了,却摆出了冠冕堂皇,连他自己都不吸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刚才,李家军气势如虹的经过营州之时,耶律齐单看得很清楚,在李家军的随行辎重之中,一眼望不到头的牛群和羊群,至少过万头。

    耶律齐单那可是南下打草谷的老手,拥有十分丰富的抢劫经验,他心里很清楚,南蛮子不许吃耕牛,并且羊肉贵得一般老百姓吃不起,所以,南蛮子军队的日常饭食,以粮食为主,几乎闻不到肉香。

    幽州的汉官,曾经告诉过耶律齐单,日食三两肉,至少可抵一斤粮。

    这么一计算下来,从耶律齐单面前经过的一万多头牲畜,这要抵多少粮食啊?

    “唉,南蛮子居然学会了我们草原上的补给方法,这绝对是祸不是福啊。”耶律齐单单手扶在箭垛口,望着渐渐远去的李家军的背影,神情异常之复杂。

    这边厢,坐在“血杀”背上的李中易,勒紧缰绳,翘起嘴角,扭头扫了眼已经模糊的营州城。

    这时,刘贺扬凑到中军这边,笑眯眯的对李中易说:“原本如狼似虎的契丹人,在相爷的虎威面前,终于胆怯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伸手接过刘贺扬亲自呈上来的札子,打开一看,其实是件屁大点的事。

    原本只需要传令官递来的札子,却劳烦刘贺扬本人亲自送来,李中易岂能不知,这其实是老刘主动亲近、靠拢的征兆。

    老部下愿意主动向他靠拢,李中易自是求之不得,他含笑吩咐竹娘:“备好茶,好好款待下洪光。”

    竹娘服侍李中易的时间已经不短了,她见李中易微微一挑眉心,心里便明白了,刘贺扬八成是有话要和夫君密谈。

    刘贺扬见竹娘退下后,并未马上奉茶,而是领着贴身侍女们,拨马散处于四周,他不由暗暗点头,这位竹娘子不愧是出自于西北名门的妾室,见过大世面,知道进退。

    “相爷,在下收了一封来自京城的信。”刘贺扬觑见左右除了李云潇之外,再无别人,索性放胆直言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,他料定刘贺扬主动找来,必是有事,却不料竟是这等机密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行军轨迹,一直不在朝廷的掌握之中,而刘贺扬居然收到了朝中发来的密信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李家军中必有内奸,而且,地位还不可能太低!

    李家军在外行军打仗,最外圈巡逻的是精锐的哨探营,他们除了刺探敌情之外,还有个十分重要的任务,便是擒拿或击杀,可能隐藏于军中的细作。

    本着海纳百川的胸怀,李中易用人一直是不拘一格,有才无德之人,他也敢用。

    但是,人才广博的固然助长了李家军的实力,却也带来了一个难以避免的弊端:五湖四海的组合里面,难免会被有心人混入进来。

    由于,李中易高度重视情报收集工作,即使有内奸,如果地位太低,职权不涉,也很难及时的把机密军情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刘贺扬所提的密信一事,也就帮助李中易把怀疑对象的范围,缩小到了十分精确的小范围之中。

    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之上,刘贺扬主动禀报的惊人消息,其实帮了他的大忙!

    “洪光,你终于彻底的想通,呵呵,要知道,我已经这一天,等得很久了!”李中易的一席话,令刘贺扬大惊失色,两腿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