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就在慕容达志眼珠子乱转的当口,李中易断然下达了命令:“来人,将此贼拖出去,剁了脑袋,喂野狗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随行的军法司宪兵们,一拥而上,如狼似虎的倒拖着慕容志达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其余的契丹向导们,虽然听不懂汉话,仅看这种恐怖的架式也知道,慕容达志必是凶多吉少。他们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,有个胆小的家伙,竟然尿了裤子,皮袍下的黄土地上,湿拉一大片。

    原本,宋云祥以为,李中易只不过是摆个样子,吓吓慕容达志而已。谁曾想,直到一名宪兵提着慕容达志的人头,快步来缴令,李中易也始终没有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“潇松,轮到你了。”李中易扭头冲李云潇摆了摆手,示意该他上场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冷酷无情、杀伐果断的一面,彻底吓坏了被征用的契丹向导们,李云潇接下来的分别审讯,得到了十分有价值的情报。

    前锋的杨烈原本开拔了,被李中易派人传令紧急叫停,因为审讯向导之后,有了最新的情报出现。

    原因其实很简单,半个月前,乌古族的夷离堇大王窣离底,拉拢了敌烈部夷离堇,联合起兵抗辽。

    据多名向导招供,此次乌古族和敌烈部,动员了十余万部落兵,声势异常浩大。

    李中易当机立断,大军继续休息,召集众将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廖山河眨了眨眼,大声说:“相帅,此诚天赐良机啊,趁着契丹人内乱,咱们就在这中京道大草原上,抢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只笑不语,廖山河是什么人,他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廖山河这小子,貌似老实,其实内藏机心,他经常在李中易面前,展露出粗鄙少文,大大咧咧的鲜明个性。

    如果硬要类比,毛太祖十分信任的许和尚,倒和廖山河的脾性,颇有八九分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刘贺扬一向和廖山河唱反调,他扯起破吼咙,嚷嚷道:“应该直捣上京,趁他病,要他命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,问刘贺扬:“洪光,你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刘贺扬赶忙拱手说:“相帅,咱们其实应该切断契丹人调兵遣将的通路,方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嗯,这才是刘贺扬的真实水平呢,李中易笑了笑,依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杨烈见李中易的目光投注过来,便抬手掸了掸袍袖上的灰尘,笑道:“恭喜老师,贺喜老师,只要咱们沉得住气,幽州指日可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舒畅的笑了,得意弟子毕竟最了解他的心意,幽州才是契丹人兴旺发达的源泉。

    廖山河哈哈大笑了三声,扯起嗓门说:“还是相帅了解我这个大老粗,我这是高兴呐,契丹内乱,岂不正是我等取幽州之良机么?”

    类似这种文诌诌,半通不通的古文,令李中易啼笑皆非,这家伙,明明精明似狐,却装得相是没见识的土丘八。

    开过无伤大雅的玩笑之后,现场的气氛也活跃了许多,一直没吭声的左子光,不由暗暗点头,将星云集,且能畅所欲言,反证了李中易的开明和宽容。

    一个军事组织,或是一个小团体,能够在乱世冉冉升起,茁壮成长,必定有其深层次的原因。

    掌握着李家军军法大权的左子光,对于李家军正反两面的了解,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深刻。

    在左子光看来,他的老师李中易,明面上示人的主要是好色、善战、而且为人低调内敛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具有双重,甚至是三重人格。

    放眼这个时代的所有帝王或是军阀,如此重要的军议时间,部将居然敢和主帅开玩笑?

    看似玩笑话,损害了李中易的权威,实际上,这么轻松的讨论和商议环境,才真正的让人想说话,也敢说话。

    这就是独一无二的李大帅,才干得出来的事情呐!

    “潇松,你的看法呢?”李中易的等众将笑闹过后,直接点了李云潇的名。

    读遍了历史的李中易,心里很明白,统帅身边的所谓近卫军,往往只是名义上的强军而已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都是逆境出人才,血战出强军!

    近卫军或是所谓的御林军,也许刚开始战力不俗,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权贵子弟日益增多,再加上严重脱离实战的检验,到了王朝的后期,保护君主安全的亲军往往成了骄奢淫逸,只会吃军饷的寄生虫部队。

    李中易当然不希望他的近卫军,变成只知道争权夺利,养尊处优的银样蜡枪头,所以,李云潇时不时的会被他拎出来,考验一番。

    李云潇学着李中易的习惯,轻咳一声,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后,这才慢条斯理的说:“爷,各位弟兄,在下以为咱们不可不动,也不可乱动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李潇松的开场之后,不由微微一笑,这个家伙一直在模仿他的各种习惯,连咳嗽声都学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契丹人闹内乱,咱们现在就暂时不能暴露想取幽州的战略目的。”李云潇又咳了两声,接着分析说,“相对于契丹人的内乱而言,咱们这支兵马,就是契丹人典型的外患。”

    “爷曾经下过定论,外患更容易导致敌人内部团结。所以,契丹人的死掐,对咱们夺取幽州确实有利。但是,一旦咱们给契丹人施加的压力过大,他们反而有可能联合起来,一致对抗我军。”李云潇侃侃而谈,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,死掐,其实是他的专有词汇,平时也说得不多,没想到,竟被李云潇学了去。

    李云潇不仅仅是学了李中易的新词,更当众说了出来,可想而知,他受李中易的影响,有多深?

    杨烈这时候突然插话说:“潇松兄弟说到了契丹人的痛处,所以,在下以为,咱们应该改变作战计划,由东出榆关,改为扫荡幽州以东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猛一拍大腿,嚷嚷道:“相帅,白行所言甚是,末将以为,调出幽州的兵马,才是我军偷袭得手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没好气的瞪了眼廖山河,这家伙属于典型的扮竹吃老虎的狠角色,不熟悉他的人,稍有不慎,就会吃亏上当。

    也许是发觉李中易的神态不善,廖山河摸了摸硕大的脑袋,缩着身子,退到了人后。

    小小的修理了一下廖山河之后,李中易含笑把目光投向刘贺扬的身上,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,李大帅的意思很明确:洪光老弟,别装了,轮到你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