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躲在暗处的李云潇,见李中易推开窗子,随即悄悄的退下,把时间留给叶晓兰。[

    李中易推开窗子之后,第一时间就现,不知何时,院内的树荫下,竟然摆了一张古琴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胜雪,梳着三丫髻的叶晓兰,就坐在琴边,她手捧一本诗,逐字逐句的颂读唐诗。

    古琴的右侧,高几之上,摆放着一尊吞金兽形檀香炉,袅袅的清烟,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嗯,端的是一位极有品味的仕女图,李中易摸着下巴,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,欣赏着眼前低着螓念诗词的正牌处子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只要稍微有些权势和地位的汉人官僚之家,家中未出嫁的女儿,必梳三丫髻,此乃风俗使然。

    等而下之,如果是婢女身份的未嫁女子,则顶多只能梳双丫髻!至于,年未及竿的婢女,则只能是包子髻。

    及竿之后,按照此时的风俗,女子已经可以婚配,也就是成年的标志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以现代医学的观点,除了特例之外,女子十七、八岁时,身体才育完成,彻底成熟。

    由于医学知识的落后,这时代的女子,往往根据法令或是风俗,而过早成婚。结果,早产儿以及新生幼儿严重育不良,提前夭折的比例,高得惊人!

    叶晓兰虽然一直低着头,可是,别忘了,李中易那可是绝代国医。他的视线略微扫过叶晓兰身上,仅从她的个头,凸起的胸怀,以及大致的臂长,便可推断,此女大约在十八岁左右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女子普遍在十四、五岁,便要嫁人。然而,面前的雪衣女郎,都这么“大”年纪了,仍是待嫁闺中的处子,可以想见,必是高官家的嫡女。

    榆关其实是契丹人掌管着的军事要塞,负责民政的汉人高官,不太可能常驻于此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有什么样的家底,才有可能养出什么样的闺女。

    穷苦的农民之家,即使想娇养女儿,受限于家里没有隔夜粮的困窘现实,也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眨眼间,李中易便琢磨清楚,眼前雪衣女郎,必是颇勇捉来的,幽州叶家的女郎。

    李中易撇了撇嘴,他刚刚教训过李云潇,却不料,这小子想歪了,竟然闹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正欲关窗之时,叶晓兰竟然缓缓起身,轻抬莲步,仿佛花蝴蝶一般,飘到花丛之中,探出莹洁的皓腕,轻巧的摘下一朵迎春花,凑到瑶鼻底下,含笑轻嗅。

    李中易赫然瞥见,在叶晓兰那细得不像话的蛇腰衬托下,无论是胸前高*耸的挺凸,还是仿佛大磨盘一般的肥*臀,整个形体刻画出来的魔鬼弧度,都格外的吸引男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如此妖娆的女郎,不仅会弹琴吟诗,估摸着还会下棋、作画吧?

    嘿嘿,精通琴棋画的女人,李中易身边到目前为止,竟无一人!

    “李潇松,你等着瞧好吧,连老子都敢算计,活腻味了?”李中易是何许人也,眨眼间,他便考虑清楚了整个事件的脉络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李中易反手重重的关上了窗子,坐到桌前,继续整理他的笔记,完全没有一亲芳泽、摘瓜破蕊的念头。

    也许是听见了重重的关窗声,叶晓兰脸色陡然一暗,紧接着,却又暗地里感到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懦弱的兄长也落入敌手,叶晓兰其实宁死,也不愿委屈自己,主动献身于素未谋面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只可惜,叶晓兰的兄长虽然懦弱,毕竟是叶家的独子,将来承续叶家的香火,也只能指望呆子叶至忠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李中易竟然没有觊觎叶晓兰的美貌,倒让她暂时躲过了极不情愿,又是再劫难逃的屈辱。

    李云潇其实并未走远,他可是老猎人出身,耳聪目明,李中易那么重的关窗声,他岂能不知?

    就在叶晓兰进退维谷的时候,李云潇蹑手蹑足的摸了来,招手将她叫到身旁,冷冷的说:“我原以为,你长得还算可以,又有才学伴身,应该可以获得我家主人的怜爱。谁曾想,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女郎,汝且退下吧,头送你去大营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扔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,掉头就走,再也懒得搭理,不用心思讨好李中易的叶晓兰。

    叶晓兰也是极聪慧的女子,李云潇的话,虽然说得不明不白,隐藏在其中的内涵,却使她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她一个黄花大闺女,被送进完全禁止女人进入的军营,傻子都可以想象得到,那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一时间,叶晓兰竟然痴痴的立在树下,傻傻的望着树荫呆。

    李中易提笔在旧笔记上,添了几处备注,然后捧起茶盏,饮了一口。突然,悠扬的琴声再次响起,竟是李中易曾经在蜀国,欣赏过的高山流水。

    说起来,李中易也算是半个文化人,他自然听说过,伯牙鼓琴遇知音的老典故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中易对于琴道,并没有多少兴趣,偶然欣赏一下,也还是可以滴。

    外面这位蛇腰女子,竟然不依不饶的继续抚琴,李中易眨了眨眼,当即意识到,一定是李云潇使了手段,逼迫为之。

    外面的女子,中途停了一段时间,才继续抚琴,想必是不情愿被迫吧?

    至于,李云潇的小心思,李中易即使用脚去思考,也猜得到:只要李中易不疑他和某位主母或是小主母关系密切,也就足够了!

    本质上来说,李云潇的小动作,其实是无伤大雅的站队表态罢了。至于,李中易是否收用叶晓兰,根本就不是李云潇关心的事。

    话说来,李云潇这个粗汉子,耍的小心眼子,倒把李中易逗乐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耍着玩儿,那就玩玩吧,李中易忽起童心,索性推开窗子,厉声喝道:“谁在窗外鸹噪?吵死了,还不给我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叶晓兰吃此一喝,吓得小心肝一阵乱颤,却又不敢不听话。她只得低头夹腿,小心翼翼的进门,敛衽行礼,颤声道:“奴家叶氏,拜见李相公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负手立于桌边,抬手轻轻的掸了掸一尘不染的袍袖,淡淡的说:“汝既然敢动琴吟诗,相必是个饱读诗的才女。我这人虽然没读过,却也知道怜香惜玉,这么着,我今日得了一位高人的妙对,汝若是能接上下联,就领着你的兄长,一起返幽州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真真的?”叶晓兰惊喜异常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一向自负于才学,此前,幽州的青年才俊们,只要是想娶她的,都必须经过诗词对联的考验。

    只可惜,至今无人可以比得过叶晓兰,这也是她已年满十八,却尚未出嫁的根本性原因。

    “嗯,汝别高兴得太早,若是对不上来,又如何?”李中易不动声色设下陷阱。

    身为花丛浪子的李中易,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,用丰富这个词,都算是侮辱他的手腕,又何况是久藏深闺之中的叶晓兰呢?

    “我若是对不出来,任凭李相公落。”叶晓兰信心十足,丝毫没有留下余地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若是对不出来,就亲笔写下卖身契,做我的通房丫头好了。”李中易故意刺激了一下叶晓兰,“另外,当着我的面,脱个精光大吉,敢是不敢?”

    类似她这种所谓的才女,李中易早在南唐之时,就已领教过了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经验,越是自命不凡的才女,就越是输不起!

    然而,李中易成心使坏,要在叶晓兰最擅长的方面,彻底击垮她的信心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地位,什么样的美人儿不可得?自命不凡的绝代才女佳人花蕊夫人,早就成了李中易的枕边人,李灵哥和李思娘的娘亲。

    叶晓兰毕竟是在室女,闻听脱个精光,羞得桃腮几欲滴血,恨不得活劈了李中易这个小人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开出的价码,实际上,是叶家兄妹仅存的生机。

    叶晓兰强忍住极度的羞愤,低下美丽的螓,声若蚊呐:“依你,不许反悔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见叶晓兰果然上了勾,不由哈哈一笑,慷慨的说:“我李中易对天誓,若违约定,天打五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叶晓兰见李中易冲她抬了抬下巴,知道该她也誓了,就:“我叶晓兰对天誓,若违约定,甘愿被卖入青楼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有趣的望着叶晓兰,还真看她不出啊,够狠,也够有信心,那就来吧?

    “嗯,那你且稍等片刻。”李中易逐步收紧绳索,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一行绝对:烟锁池塘柳。

    自诩为法大家的叶晓兰,一看李中易提笔的姿势,心中便有了底,此人的字虽大,却形似神散,法造诣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及至,叶晓兰看清楚了李中易写下的上联,仔细的通读之后,原本娇艳樱红的粉唇,竟在刹那间,失了血色。

    上联五字,字字嵌五行为偏旁,且意境很妙。看似简单好对,其实很难,有人甚至认为它是“天下第一难”。

    “你你骗人肯定没有下联”叶晓兰绝望之下,竟然失态,死死的抓住李中易的袍袖,歇斯底里的吼道,“绝对没有下联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一笑,讥讽道:“我若对出下联,你待怎样?”他居心叵测的挖了个更深的坑。

    “我我便当着你的面脱精光”叶晓兰激于义愤,一时口不择言,掉入了李中易早早设好的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大鱼落书包网.bookbao2,李中易淡然一笑,提笔在纸上续了下联:桃燃锦江堤。

    叶晓兰圆睁着一双美眸,目不转睛的盯在下联之上,这一对法完全道出了化的精髓“金木水火土”五行相生相克,无论在格律、意境、机关之上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下联,清一色的左五行偏旁,无一与上联雷同且顺序一致上联“火金水土木”,下联“木火金水土”,平仄工整,意境深远。如果说“烟锁池塘柳”是一副美丽的晨暮画卷,而“桃燃锦江堤”更体现出春日生机盎然之景象,一为轻柔婉约,一为热烈奔放,两副画形成鲜明对比。特别是一“燃”字,其用笔之工完全不逊于“锁”字,堪称绝笔也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近距离观察着叶晓兰,这位小娘子显然是个智慧型的才女。只可惜,叶晓兰的社会经验太少,就好象被骗子拐卖的那些博士女或是硕士女一样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

    “李李相公奴奴家”叶晓兰深深的低着头,下意识的夹紧双腿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囫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违约?”李中易于战乱之中,寻此乐子,心情不是小好,也不是中好,却是大好,他故意阴下脸,“你若不愿守约,那我只能送你去青楼接客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客”叶晓兰已是成年的大闺女,她自然明白,青楼接客意识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奴婢愿意在您的身旁,伺候枕席。”叶晓兰被逼到了极点,正应了兔子急了要咬人那句老话,她反而开了窍。

    叶晓兰双膝跪地,匍匐于李中易的脚边,令人惊艳的蛇腰,搭配上高高翘起的肥*臀,这妙曼的姿势,很容易的就勾动了,男人狠狠欺负她的念想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何许人也,他只须瞟一眼叶晓兰的作派,便知道,她只是心服了一半而已,另一半则是强迫所至。

    既然是玩儿,李中易丝毫不介意显摆一下,他是级文抄公的绝对实力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有搭理伏在地上,却不肯主动脱个精光的叶晓兰,迈步走到桌边,提笔写了一词:“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

    “小兰儿,你且起身,过来看看,本相公抄的这词,意境如何?”李中易故意把抄字,念得极重。

    叶晓兰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,磨蹭到桌旁,定神看清楚了这蝶念花,不禁娇声叫道,“好词,妙啊,妙极了!”

    “咳,不过是本相抄袭之作罢了,何妙之有?”李中易板着脸,故意不去看叶晓兰。

    “叶家的藏楼内,奴家已经遍读过了,无此绝妙之词”叶晓兰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终几不可闻的叫唤李中易,“主子,您请看我”

    李中易顺着声源看过去,却见一片晶莹胜雪的美肌,顿时令室内亮了不止五成。

    “奴家输得心服口服,只是第一次求相公怜惜”

    地面上,充斥着处子幽香的各色外裙、亵衣和肚兜,洒落一地

    转眼间,那盈盈一握的蛇腰,零距离扑入李中易的掌握之中。8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