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云潇憋着一肚子火,等叶名镇的一双儿女,五花大绑的被提到他面前的时候,自然没有给好脸色,他头也没抬,厉声恐吓说:“赶紧把你们所知道的一切,都招出来,否则,剁碎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叶名镇的儿子,看着人模狗样的,长得也不赖,其实是个软货,李云潇这边厢还没动大刑,出狠招呢,他已经软倒在了地上,哭着说:“小人只是个读之人,军国大事,哪里知道那许多?求太尉明察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摸着下巴,心里已经有了谱,所谓的读人,他跟着李中易混迹于开封府之时,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这些所谓的读人,大多死读经,张嘴闭嘴都是圣人云,是一帮子喜欢夸夸其谈的无用之人。

    既然这叶名镇的独子是个软蛋,李云潇完全不介意,趁热打铁,借机会把他知道的一切,都掏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汝唤何名?为何好好的大汉子民不做,却投靠契丹蛮子,心甘情愿的认贼作父?”李云潇受李中易的影响,也是一个大民族主义者。

    在李云潇看来,经常南下打草谷的契丹人固然不是好东西,汉奸却更可恨!

    李中易曾经讲过一个人,中行说,这个狗汉奸其实才是大汉朝最凶狠的敌人。

    当时,匈奴著名的冒顿单于病死,其子稽粥继位,号老上单于。

    汉文帝鉴于国内不稳,各路诸侯对帝位虎视眈眈,且国力尚未恢复,无力与强大的匈奴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。只好继续与匈奴和亲,文帝下令送宗室女去匈奴,并让太监燕地人中行说作为陪同侍臣一起去。

    中行说不肯去,被汉廷强行派遣。怨恨之下,他对汉文帝说:“我如果到了匈奴就肯定会威胁汉国。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,汉文帝只当他在说气话,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结果,中行说到匈奴后,立刻归降,并深受老上单于的欢喜和宠信。

    中行说竭力劝说匈奴不要太看中汉朝衣服食物的精美,增加匈奴对自己食物、器械、风俗的自信心,还教给匈奴人记数方法。在中行说的支持下,老上单于在给文帝中口气傲慢,对汉朝使臣也威逼利诱,动不动就索要钱物金银,不给就威胁秋熟后大发兵马入汉境中践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中行说还极力破坏汉匈和亲,持续不断的为匈奴出谋划策,策动袭击汉朝边郡和发起战争等,因此被称作历史上第一个汉奸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由于韩匡嗣的贪生怕死,已经被契丹人族诛的幽州韩家,当年其实是幽州汉人官僚之中的第一家族,出了名的汉奸世家。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!这位太尉,幽州可不是契丹人出兵抢到手的,而是汉人的皇帝石敬瑭主动献给契丹人的礼物。”令李云潇没有想到的是,叶名镇的独子已经吓得不敢说话,他的独女居然敢主动站出来,挑衅他的权威。

    李云潇拥有丰富的审讯经验,他没有理会女子的挑衅,扭头问她的兄长:“汝唤何名?”

    “学生姓叶,名唤至忠,字”

    李云潇点点头,又问:“你家几口人?”他故意设下陷阱,想套叶至忠的话。

    叶至忠显然是个呆子,他吶吶的说:“家中除了吾父,便是嫡亲的妹妹,晓兰。”

    哦,敢情眼前这个胆子很大的女子,名叫叶晓兰,李云潇这才抬起头,朝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谁曾想,李云潇这一看不打紧,竟然再也无法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这叶晓兰,竟和韩匡嗣唯一活着的女儿韩湘兰,长得惊人的相似。

    貌美如花,巧舌善辩,这是李云潇对韩湘兰的印象。

    如今,叶晓兰的表现,同样令人惊艳,李云潇倒觉得有些新鲜:莫非,幽州的男儿们都是软蛋,竟都不如深藏于闺中的小娘子?

    李云潇身为李中易最信赖的近臣,又是李家老宅的大管家,对于李中易的喜好,他自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李中易以前其实挺宠金家的三个姊妹,只不过,由于花娇和蕊娇心思太重,倒让彩娇这个娇憨的幺妹得了万千宠爱,实在是世事难料啊。

    “休达胡言。”李云潇决心来个下马威,给叶晓兰一点颜色看看,他冷冷的摆明立场:“石贼敬瑭,本为后唐重臣,却献幽云十六州在先,僭称帝号于后,此等背主叛族之徒,人人皆可诛之。”

    “太尉有所不知,这石敬瑭本不是大汉子民,而是沙陀蛮子。”

    出乎李云潇的意料之外,叶晓兰不仅能说会道,更精通史籍,一张嘴就点破了石敬瑭是异族蛮子的史实。

    不过,李云潇也早有准备,他端出李中易曾经的点评,直接拿来反驳叶晓兰,“蛮夷入华夏,只须习汉文,穿汉装,服我中原之典章制度,则为大汉子民。汝父叶名镇,数典忘祖,认贼作父,视我中原华夏为寇仇,不是汉奸狗贼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贼子叶至忠,拖出去砍下狗头,示众三军。”李云潇越说越气,陡然起了杀心,索性不审了,打算要了叶至忠的狗命。

    “太尉,您无论让小女子做甚皆可,求您饶了奴家兄长的性命。”叶晓兰的一席话,令李云潇立时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方才,李中易对李云潇的敲打,实际上是在警告他,不要和任一主母或是小主母,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潜台词是,他李云潇的主人,有且只有一个,那就是李中易本人。

    李云潇心里有数,李中易今天心里边窝着火,却又不好彻底的发泄出来,他这个最亲信的家臣,倒霉催的,成了替罪羊。

    实际上,除了李云潇这个大管家之外,李家老宅尚有二管家、三管家乃至七管家。

    李云潇是专门服务于李中易的李家总管事,其余的几个管事,则分别服务折赛花、唐蜀衣等李中易的妻妾。

    此前,李云潇一直和主母们,以及小主母们,保持着比较均衡的距离,既不能得罪,又不可能太过亲近。

    问题是,李中易领兵在外,偏喜欢带上竹娘这个既武艺高强,又忠心不二的侍妾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贴身事务,李云潇这个大男人,确实不好插手,只能由竹娘包办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李云潇和竹娘打交道的次数,自然增加了许多倍。

    刚才,李云潇被李中易狠狠敲打了一番之后,他就琢磨开了。

    韩匡嗣的女儿,韩湘兰本是契丹皇帝看中的女人,身份比较特殊。至于,眼前的这位叶晓兰嘛,倒是可以作一番文章,以表明心迹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云潇十分清楚李中易的品味,到如今,仅仅是貌美的花瓶式女子,李中易肯定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于是,李云潇便把主意,打到了知达理,能说会道,并且拥有一副水蛇细腰的叶晓兰身上。

    说到底,李中易的敲打,反而提醒了李云潇,他家主人的身旁,还缺一个暖床的美貌才女。

    现在,叶晓兰令人惊艳的聪慧,一针见血点破了李云潇的小算盘,这就更增添了李云潇对她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嘛,来人取纸笔来,让叶家的小娘子执笔,配合着汝兄,把你们知道的幽州内情,尤其是可以利用上的关系,全都写清楚。”李云潇模仿着李中易的作派,直接给叶晓兰下了任务。

    李中易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,尤其是一点就透的大聪明人,无论男女。

    按照李云潇的想法,只要叶家兄妹的供述,真实可信,他就有机会在李中易的面前,把叶晓兰推上前台。

    契丹皇帝看中的妃子,都只是李中易身边的普通婢女而已,更何况,等而下之的贰臣的女儿呢?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知道了李云潇的真实想法,一定会大大表扬他,进步可谓神速!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叶晓兰又是极聪颖的女子,她只得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叶晓兰坐到小几子前,提笔在手,饱蘸浓墨,刹那间,雪白的稿纸之上,立时显出一笔高逸清婉,流畅瘦洁的簪花小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中易在后堂换了一身便装,打算去城里转转。只是,在竹娘的坚持下,他不得以,只能在衣衫内罩了一件软甲。

    一袭儒衫的李中易,在竹娘的贴身保护之下,悄悄的离开了将军府的后院,漫步于榆关城的大街之上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,处处都显示出战火之后的伤痕,除了依然还在冒着余烟的商铺之外,街后的民居也是受损严重。

    显然,上一次的偷袭战,轻易拿下了完整的榆关,和此番的攻坚战,其后果完全无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,除了负责善后的李家军官兵之外,便是含泪重整家园的榆关商人和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叹息不已,一个和平稳定的经商和发展环境,在这个南北对峙,兵荒马乱的时代,竟成了一种奢望,实在是可叹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理解,没有规则的乱世,才是最坏的时代。只有尽快击垮雄霸北地草原的契丹人,中原地区早日统一,才具备下一步稳定发展的基础。

    由于榆关并不大,李中易一边走,一边看,不过半个时辰,便大致将全城故地重游了一遍,驻足于残破的东城门处。

    城中已经执行战时戒严令,许进不许出,李中易只是略微观察了一下,便走到三合土的施工现场,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ps:很久没有这么多时间码字了,今天试点了下,居然恢复了往日的功力,万字更新完成。并且,文字都在水准之上,木有注水,嘿嘿,为自己点个赞,明天再接再厉,顺便继续厚着老脸求下月票的鼓励,多谢兄弟们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