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颇超勇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这让李中易意识到,他真的捞到了一条大鱼!

    刘贺扬虽然一直对颇超勇这个异族蛮子有些小成见,但是,这并不影响他此时几乎泛滥成灾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军中无戏言,刘贺扬谅颇超勇也没胆子,敢在李中易的面前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和同时代的私军完全不同,李家军的内部组织结构,十分严密,指挥官、镇抚、军法这三个系统彼此制衡,互不统属。

    如果,刘贺扬敢露出丝毫的反意,只怕是镇压的大军还没到,他的人头已经搬家。

    调兵的主动权虽然掌握在刘贺扬的手上,可是,调兵不仅需要镇抚的副署,而且,调令下达的前提,便是他的安全由镇抚营彻底掌握。

    拥有超越千年的先进知识,使李中易深深的懂得如下的道理:皇帝,兵强马壮者为之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枪杆子出政权,都是硬道理,无一例外!

    枪者,双面刃的利器也,刺出可杀敌,反转却也可以噬主。

    对于兵权的控制,李中易采取严格制度化的分权,从建军开始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    “爷,诸位袍泽,在下抓到了契丹国南京宰相府左平章政事叶名镇的独子和独女。”颇超勇搓着手,显得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清楚叶名镇的官衔之后,不由哑然失笑,此人不过是个虚职罢了!

    契丹人职官制度,虽然比大周紊乱得多,却也有基本的章法可循。契丹国的官僚体系,分为北面官和南面官,北面官掌握着真正的军政实权。

    南面官,主要以汉人为主,最高军政机关是留守府,留守必是契丹皇族或是后族,总掌归化汉人的军政大权,起到就近监视汉人的作用。

    和契丹人为敌多年,李中易心知肚明,驻于幽州的所谓南面宰相府,仅仅只负责东京道的民政事务而已,表面上的地位很高,实际并无太大的实权。

    宰相府的左宰相都没有多少实权,更何况是,等而下之的属官左平章政事呢?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尽管心中有数,却也没有打断颇超勇的好兴致,他笑眯眯的说:“向明,干得很漂亮,有此人质在手,则幽州的虚实,必定尽被我军掌握。”

    颇超勇得了表扬之后,反而逐渐冷静下来,拱着手谦卑的说:“不过是侥幸而已,小的得意忘形,失礼了,还请爷您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观的刘贺扬,对于颇超勇的表现,暗感诧异,这个党项蛮子,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粗鄙不堪。

    “向明,坐我这边来。”李中易指了指身边的空位,含笑示意颇超勇坐过去。

    颇超勇却连连摆手,异常谦虚的说:“小的官卑职小,就坐在门边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把眼一瞪,冲着颇超勇挑起下巴,他也不说话,直截了当的指着身旁的空位。

    颇超勇见李中易的决心已定,只得陪着小心,哈着腰,斜着半边屁股,规规矩矩的坐到了李中易的身旁。

    李中易转颜一笑,亲手替颇超勇斟了一盏热茶,递到他的面前,夸道:“大战之时无法饮,我借茶代酒,敬我们的大英雄一杯。”

    统帅亲自斟茶,这在李家军中,完全是大闺女上花轿,头一遭的美事,可谓是荣光无限。

    颇超勇满心欢喜的喝下了李中易亲手斟的茶,刘贺扬暗暗有些好笑,如果眼前这个党项蛮子,知道了叶名镇的真实分量,还会这么高兴么?

    “向明,你是怎么捉到叶名镇的独子和独女的?”反正还没到午饭的时间,李中易的八卦之心,也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颇超勇抬起袖口,抹了把嘴角的茶渍,把捞到“大鱼”的经过,详细的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听,一边心想,这个颇超勇看上去比较粗放,实际心细如发。

    颇超勇带着北上的党项骑兵,一共三千余人,上次和契丹人正面决战之时,伤亡惨重,损失了大约五分之一的兵力。

    可是,原本应该军心溃散,彻底失去战斗力的党项骑兵们,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旧式军队,对于战损的承受力,远不如近、现代的国家军队那么高。只要损失超过总兵力的百分之五,大部分旧式军队的战斗意志,就会严重下降,十分低落。

    一旦,伤亡接近或是超过了10%,即使柴荣苦心训练出来的大周精锐禁军,也很难逃过总体崩溃的厄运,除了奇迹发生,例如高平之战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极富有游牧气息的契丹人,一向只擅长打顺风仗。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掉转马头亡命奔逃的契丹人,对于伤亡的承受力,更是远逊于大周朝廷禁军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和契丹人作战的丰富经验,他认为,大约3%的损失,便是契丹人有无战斗意志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然而,李中易一手建立的李家军,临阵军法之严苛,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。

    奋死前进,尚有获得战功,升官发财,做人上人的好机会!

    胆敢后退者,十死无生,不仅如此,还要株连整个家族一起跟着倒霉!

    临阵之时,李家军的儿郎们,会怎么选择,其实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情。

    颇超勇率领一千余人,在榆关以西,以逸待劳,以有心算无心,借助于设下的两道埋伏,不仅将榆关的契丹守军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,更捉了南京宰相府左平章政事的一对独生子女,也算是立了奇功一件。

    听完颇超勇的完整汇报之后,刘贺扬抢先嚷道:“相帅,向明立此大功,必须重赏啊!”

    廖山河眼珠子转了转,随即也跟着叫道:“是啊,是啊,应该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杨烈掸了掸袍袖,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刘洪光和廖晓达,实在是其心颇不可测呢,嘿嘿,区区算计岂能瞒得过李中易的眼睛?

    一念及此。杨烈微微转动了下脑袋,把目光投在了李中易的脸上,聚精会神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竹娘续过水的茶盏,淡淡的一笑,只顾低头喝茶,竟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刘贺扬也知道不能急,不过,李中易的沉默,或多或少,让他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廖山河熟悉李中易的禀性,他刚才不过是跟着起起哄,想从侧面试探一下李中易的心意罢了,原本就没做太大的指望。

    宋云祥装作研究舆图的样子,目不转睛,极其认真,可是,他一直竖起耳朵,默默的关注着形势的发展。

    第二军都指挥使马光达,则死死的盯在手里的茶盏之上,如果不是竹娘一直注意他的动静,根本不可能就发现,马光达抚在茶盖上的手指,竟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杨烈偷眼看了看四周,他察觉到,颇超勇虽然的神态如常,可是,从他那一直转动的眼珠子,杨烈隐约察觉到,这个党项蛮子应该有些失落感,更多的则是期待。

    整个将军府的大堂之上,一时间,竟鸦雀无声,连竹娘踮起脚尖走路的沙沙声,都清晰可辨。

    李中易饮尽一盏茶之后,轻轻的将茶盏放在面前的地毯之上,抬眼看便见他的手下重将们,神情各异,心态失衡的怪现象。

    “咳,”李中易故意干咳了一嗓子,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之后,这才慢条斯理的吩咐宋云祥:“士光,你拟一道手谕,向明立此大功,赏食邑三百户,牧场嘛,就在灵州党项族野牛部牧场内任选方圆水草肥美之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爷的厚赏!”颇超勇就算是再精明,也毕竟是拥有草原民族情节的党项人,他大喜过望,纳头便拜,俯首称谢。

    “这这个”在场的刘廖等人,起初面面相觑,紧接着,有脑子转得快的,例如杨烈者,立时明白了李中易的意图。

    宋云祥一边拱手接命,一边暗暗叫好,李中易这一封赏,等于是打了个擦边球,变相打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朝廷规矩。

    马光达琢磨着,李中易暂时可能没有反叛朝廷之心,却至少留下了裂土封疆的无限遐想。

    杨烈对于李中易的表态,丝毫不以为奇,取天下者,除了师出有名之外,莫不需要借势。

    顺攻逆守,皆须顺势而为,火候未到便强行出手,身死族灭的概率,大得惊人!

    宋云祥暗暗松了口气,就目前来看,李中易的态度,至少是把灵州视为李家的私有领地来看待,否则,哪来的封赏食邑这么一说?

    答案揭晓之后,刘贺扬有些不怀好意的瞟了眼颇超勇,李相帅只说赏三百户的牧场,却没有限制死可选的范围,他倒希望颇超勇发扬草原民族的贪婪本性,吃饱了撑死。

    和别人都不同的是,一直默不作声的左子光却有迥然不同的看法,李中易以前的赏功,一般都是银钱宅子或是绢帛之类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中易第一次赏了颇超勇三百户的食邑,恰是小娘子上花轿,破天荒的头一遭啊!

    左子光摸着下巴,心中暗暗一阵窃喜,裂土封王算个球,他一直以来的期待,是想做天子门生!

    ps:今天想重新鼓足干劲,试点下能否万字更新,厚着脸求几张月票鼓励下吧,多谢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