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身为参议司的老大,宋云祥当仁不让的第一个发言,他摊开随身带着放大版的军用舆图,拿手指在幽州城,说:“幽州城高池深,兵多将广,单单契丹人就至少有五万之众,更别提十余万附逆的汉军。我军虽然已经验证了‘天雷’破城的巨大威力,可是,就算白天攻进了幽州,伤亡也必定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来,咱们势必只能利用利用夜色作为掩护,发挥我军没有‘夜盲症’,善于夜战的特点,趁虚击垮幽州城中守军的防线。”宋云祥话锋一转,接着分析说,“按照参议司事先拟定的计划,我军再次拿下榆关之后,用灵帅的话说,这就狠狠的打了契丹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刘贺扬接口道:“如果,契丹人不觉得这是打脸,那么,咱们完全可以借用契丹人献上的战马,只留下少部分将士守军,集结主力部队,扫荡榆关以东大草原上的部落长老和王爷们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搓着手,兴奋的怪叫道:“打契丹王爷们的草谷,嘿嘿,只要想一想,就觉得美妙至极,仿佛在梦中一般。”

    显然,廖山河的话语,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以至于,众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聚集到了李中易的身上,正是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,带领着他们从胜利走向胜利。

    李中易悠闲的捧起茶盏,轻啜了一口茶汤,然后放下茶盏,抬头的时候,发现众人正目不转睛的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脸上有花?”李中易含笑调侃他的心腹重将们,眼前的这些人是他的核心班底,经过长时间的考验以及考察,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值得信赖。

    坐在李中易身旁的李云潇,怪声叫道:“爷,咱们家的开销实在太大,金银珠宝、铜钱财帛,也都花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众人被李云潇逗乐了,随即哄堂大笑,笑得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就在几年以前,契丹人就像是压在中原汉人心坎上的巨石一般,恐惧的梦厴始终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大周的军队,竟然有机会纵横驰骋在草原之上,扫荡曾经强大无比的草原上的契丹部落。

    打契丹人的草谷,这简直像是在梦中一般,是那么的虚幻,却又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李中易展颜一笑,开玩笑说:“将军们,你们就这么喜欢搞暴力破坏活动?”

    众人都不知道李中易是何意图,大家你看着我,我望着你,面面相觑,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忽然,李中易长身而起,哈哈狂笑数声:“我的将军们,其实我和你们是一样的心情,早就想抢他娘的契丹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众人明白过味来之后,不禁笑得前仰后合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杨烈笑了一阵子,挺身而出,拱手说:“请老师率领我们一起去打草谷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瞟了眼杨烈,心说,还是这个嫡系弟子了解他的脾气,快意于草原,一直是他多年来的梦想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准了!”李中易端起茶盏凑到嘴边,一边嗅着清雅的茶香,一边慢条斯理的说,“抢是必须抢的,不抢没浮财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抢谁,怎么抢,还需要审讯过俘虏之后,才做定论。”李中易深嗅了一鼻子的茶香,提醒说,“既要抢疼契丹人,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,又不能离海边过远。毕竟,咱们手头的本钱有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交代完毕后,冲着宋云祥略微扬了扬下巴,宋云祥会意,补充说:“东京道的奚人,大多聚集于水草肥美的青龙河附近,咱们完全可以借此好好的做一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刘贺扬兴高采烈的问宋云祥:“老宋,莫非青龙河附近的奚人里边,住着什么重要的人物?”

    宋云祥点点头,解释说:“据路上截获的晋阳商人供述,契丹国当今萧皇后的父亲,就住在奚人部落里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的眼前猛的一亮,摸着下巴,不怀好意的说:“如果将此老贼捉来,嘿嘿,这可是契丹人的国丈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换了个盘腿的姿势,笑眯眯的望着他的心腹爱将们,今天的所谓商讨,实际上只是一场大战过后,众人调剂心情的闲侃打屁聊天吹牛的聚餐会罢了。

    强弩之末,势不能穿鲁缟!

    军人也是人,也需要张驰有道的调节始终处于紧张状态的个人情绪,这弓弦绷得太紧,迟早有断掉的一天。

    和这个时代的所有旧军队都不同,李家军的作战模式,实际上是以计划为主,随机应变为辅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说法,战争虽然千变万化,可是,依然有其内在的规律。

    在行军路上遇敌的可能性,也不过是如下几种情况罢了,例如:水淹、骑兵突袭、四面埋伏,火攻。

    其中,水淹又可以分为:决堤,蓄积山泉,区区几个花样而已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的指导之下,宋云祥率领参议司的同仁们,详细的列明了必要的注意事项,经过广泛讨论之后,纳入战术手册之中,每个军官人手一册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功夫在诗外!

    部队在途中遇敌,只要军官们严格按照战术手册的要求,作好提前的侦察工作,完全可以避开可能的埋伏或是陷阱。

    至于,具体到两军正面对决的战役指挥,这个就没办法按照手册上的要求,教条性的机械执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亲手编写的战役指挥原则,开篇就强调了孙子兵法所言的,兵无常形,水无常势,临阵之时,务必冷静分析,随机应变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失街亭丢了性命的马谡,在李家军中尽人皆知,这匹傻马一直被李中易当作军事教条主义的负面典型,给批判得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哪怕兵力再少,一军之将也必须留下一支始终保持旺盛战斗力的战役预备队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教导,对于几年还是土包子的将军们来说,等于是打开了一扇通向名将之路的大门。

    其实,李中易并不指望手下的将领们,个个都是全能的名将,只需要都在专业级水准之上,不会轻易犯幼稚性的错误,他也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讲武堂的设立,其战略意义,远远超过李中易目前所有的武功和战绩。职业军校对于李中易的意义,就好像是黄埔军校之于蒋校长,延安抗大之于毛太祖,无论怎么强调其战略性,都不显夸张。

    与李中易正规化的建军思路相对应的是,这个时代的带兵大将,要么是在实战中自己摸索经验,要么是将门世家的子弟,从小就接受着良好的家族教育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是将门世家教育子弟,也远远不如李中易这么的专业化、细致化、系统化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当副院长的时候,采取的管理方法,其实就是尽量把90%的重复**务,纳入到规范化的体系之中,他只负责拍板决策剩余的不可控的偶然性的10%。

    有组织的“打草谷”,其实是个细活,其中,情报的收集工作,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大老远的跑过去,结果,那里却是穷人窝,这就是不可容忍的极大浪费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聊得兴起的时候,牙兵来报:“颇超勇求见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闻言后,轻声笑道:“他埋伏在榆关以西,拖延了好几个时辰才来,想必收获一定颇丰吧?”

    刘贺扬放下手里的茶盏,笑眯眯的说:“别是,又给咱们家大帅抢了一位契丹公主来吧?”

    八卦之心,人皆有之,刘贺扬开了个好头之后,廖山河摸着下巴,表情暧*昧的说:“我是个大老粗,说错了大帅您也别介意啊,照我的粗鄙想法,是不是也让俺尝尝契丹女人,究竟是个啥滋味?”

    咳,刘贺扬瞪圆了一双牛眼,死死的盯在廖山河的脸上,此前,还从无人敢向李中易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,恐怕是欠收拾了吧?

    杨烈不好色,为人十分正派,不过,他倒是非常了解廖山河,这个人粗心细的家伙,是个有名的花花浪子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等着看廖山河笑话的时候,李中易发话了,他轻声咳了一声,淡淡的说:“军法不容情,谁敢用强,杀无赦!但是,我大军北进以来,军费开销巨大,等到集中发卖的时候,晓达你完全可以掏钱,买来作通房婢女嘛。”

    “唉呀呀”廖山河原本只是想作个试探,却不料,李中易竟然真开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按照军法,一切战场缴获,皆须归公。无论是谁,胆敢私藏财货女人,必是死罪!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仿效契丹人对待所抢汉族女奴的搞法,玩出集中发卖的把戏,眨眼间,让将军们看到了欺负契丹女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心里也很清楚,不管是将军们,还是普通士兵,在军营或是征战途中,过的都是苦行僧式的禁欲生活。

    当初,毛太祖也考虑到实际状况,定下了“二五八团”的硬指标,以解决老军官们的实际需求。

    李中易如今所处的时代不同,不可能机械的照搬,但他不可能打开纵容部下们,随意烧杀抢掠的恶魔之门。

    另外,李中易还担心乱来的话,很容易染上花柳之病。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,染上了花柳病,即使李中易掌握了替代的中医疗法,也不敢确保治好每个患者。

    “爷,小的捞着了一条大鱼!”这时,颇超勇兴奋的从外面跑进大堂,频频搓手,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