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嘹亮的军号声中,“轰轰轰轰”蹄声如雷,“哟嗬嗬”以颇勇手下的千人党项骑兵为先导,踩着死神的脚步,风卷残云般杀进了烟尘滚滚的榆关断墙之中。?

    李中易负手而立,竹娘右手持盾,左手提刀,完整的遮住了她家夫君的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“我的个乖乖呀”随着一阵狂风突然卷过,一条宽约一百多米的城墙缺口,彻底的暴露在了李云潇的眼前,他瞪大了一双牛眼,情不自禁的出惊叹的感慨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李云潇的感叹,不由微微翘起嘴角,又此神器在手,从此天下间再无任何一座坚城可守。

   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棺雷,必定会终结,以善守著称的一切名将,或是名将之花。

    在威力惊人的棺雷面前,固城死守或是固守待援的作战方案,将变成令人讥讽的笑谈。

    那个硕大的棺木里,装的黑火药,远远过了爆破所需的当量,李中易对此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和以往的实验不同,此次爆*破作业,李中易有意识的改进了装填的模式。

    黑*火*药的致命弊端是,如果量少,则威力严重不足,相当于放了个好看的烟花一般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由于爆破原理上的先天缺陷,棺雷四周的空间必须是密闭的,而且密封性越好,效果越佳。

    这一次,装药的量,虽然远大于往日实验的规模,更重要的是,装满泥土的麻袋起到良好密封效果。

    早在蜀国的时候,李中易就利用黑*火*药,装过神,弄过鬼,其使用的经验也日益丰富。

    城墙虽然只被炸烂了百米左右的豁口,可是,墙上的契丹守军们,彻底炸丢了魂,吓破了胆,他们鬼哭狼嚎的扔掉手里的兵刃,抱头鼠窜,亡命奔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颇勇手下的党项骑兵们,利用度上的优势,整个千人队全都扑进了城中。

    李中易亲眼目睹,大约千余人的党项骑兵,眨个眼的工夫,便消失在了端墙残垣的里边。他背着手,淡淡的一笑,颇勇这个党项蛮子倒是精明。

    昨晚,李中易部署好作战计划之后,颇勇主动提出,利用船只的便利性,载着他的大队骑兵绕过榆关,埋伏到榆关以西的丘陵之中,以便将夺路而逃的契丹高官们,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对颇勇的了解,他相信提前打好了埋伏,布下了致命陷阱的这个党项族的精英,很可能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大收获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将士们,在廖山河统筹指挥之下,按部就班的杀进了城墙坍塌的榆关。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竹娘递来的水囊,仰脖狂饮一气,勉强压住了饿意。昨晚虽然吃得很饱,毕竟累了一宿,肚子难免会饿。

    在大庭广众之下,李中易一向十分注重个人形象,以身作则,一视同仁,早已成了深入骨髓的良好习惯。

    将士们都在用命杀敌,李中易这个当主帅的,独自享用早餐,问题虽然不大,总归有些观感不佳。

    自从军兴以来,平日里的官兵平等,不搞明面上的特殊化,其实一直是李中易所倡导的基本建军原则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世界上,从来只有相对平等,而无绝对平等。比如说,李中易搂着小老婆,在马车之中亲热,这是因为四周严密保护的侍卫,全是他培养的心腹中的亲信,无虞泄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是正常人,都具有两面性,李中易作为食物链条上的最高一级,享受一些特权,也是理所当然的现象。

    用李云潇的话说,万千重担系于爷的身上,保持心情愉快,脑子清醒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想到这句大马屁话,就不由自主的笑了,这个潇松,当大管家的日子久了,人也变得比以前圆滑许多倍。

    城内的清剿战进行得如火如荼,李中易干脆掉头下山,找了个荫凉树荫底下立起小帐。

    在帐内,李中易吃了几块点心,饮了几口茶,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竹娘退出帐外,和李云潇并肩站在帐门口,跟在李中易身边的日子越久,她就觉得越看不懂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显赫的武功和战绩,绝对称得上是大周第一名帅,他居于第二,绝对没人敢僭称第一。

    令竹娘感到十分奇怪的是,李中易的作派,和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名将,都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以竹娘丰富的作战经验,她也只是觉得,李中易除了舍得放权的优点之外,总有一种和战场环境格格不入的悠闲。

    竹娘的直觉非常敏锐,李中易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很久了,不仅有了偌大的基业,老婆、小老婆、儿女们都一大堆。

    可是,在李中易的内心深处,始终有着一种潜意识:以千年之后的世界观和人生观,默默的审视着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由于契丹人都被天雷的惩罚,给吓破了魂,他们你追我赶,只恨比自家同族的袍泽跑得慢。

    随即,李家军打扫城内战场的任务,区区一个多时辰,便顺利结束,令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榆关已被李家军的铁蹄牢牢的踩在脚下,李中易睡得很香,直到开早饭的哨声响起,他这才缓缓醒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有在帐内吃小灶,他捧着碗筷,迈开大步,沿着尚未清理干净的关前大路,往城里走去。

    对于李中易擅长作秀的习惯,竹娘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。她起初不甚理解,等到后来,她现,李家军的袍泽们无论官兵,都拿李中易当作自家父兄看待,别提多亲热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之中,竹娘仿佛摸到了一座宝库的大门,却依然只是知其然,却不知其所以然。

    李云潇望着李中易厚实的背影,他心里却十分明白,虽然李家军的将士们,在军营之中都必须读识字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人原本都是穷鬼的老底子,却怎么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,洗刷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穷措大,贼军汉,这是整个大周社会,对军人普遍的看法。

    平时不在一口大锅里搅马勺,有好处只知道自己独占,到了关键时候,谁愿意豁出命来,替你血战到底?

    李云潇是从底层起家的高级将领,他自然清楚,普通士兵们的所思所想,李中易和蔼可亲的良好形象,早就深深的印在了大家的心窝里。

    城内的街道上,依然血迹斑斑,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的商铺,门板大多残缺不全,李中易在一间铺子门前停下脚步,只见,铺内的桌子无一例外,全都歪七斜八,零乱不堪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视线,投向铺内的深处,只见,遍地的碎瓷片,散乱的浸泡在散出恶臭的血水之中,几具契丹人的尸体,横倒在其中。

    唉,这就是战争,而且是异族之间的国战,李中易明知道会很惨烈,却绝无稍有容情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战争更不是经过美化的戏剧,在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中,谁手软,就意味着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别看竹娘年纪不大,她可是跟着折赛花上过无数次战场的巾帼英雄,死在她刀下或是箭下的敌人,至少过百。

    见惯了生死的女英雄,对于血腥的场景,从开始的呕吐,到如今的杀人不眨眼,已经彻底的麻木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领着众人继续往前走,在沿途警戒的官兵们那异常崇敬的目光注视之下,步入原本属于契丹驻军的大教场之中。

    教场的一侧,摆满了几百口大锅,李中易走近一看,锅里既有热气腾腾插筷子不倒的黏粥,更有香喷喷的烙饼,佐餐的菜竟是一大锅一大锅的烩羊肉和烩牛肉,以及略带辣味的腌萝卜条。

    嗯,这伙食,真心不错了,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,提溜着碗筷,随意的走到一个队列的末尾,排队吃早饭。

    轻而易举的便取得了空前的战果,李中易此时此刻在官兵们心目中的地位,可谓是如日中天。

    就在竹娘排到李中易身后之际,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一嗓子,“我李家军”

    “威武威武”

    “万胜万胜”

    眨眼间,整个大营的上空,响起了震耳欲聋,令人血脉贲张的欢呼声,呐喊声,以及筷子敲打碗沿的叮叮声,交织成了一曲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欢歌笑语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吃过早饭,正聚在一角闲聊的刘贺扬等人,亲眼目睹,并参与到自性质的称颂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欢呼之声,一浪高过一浪,夹杂着敲击碗沿的清脆之声,在刘贺扬的切身感受,仿佛秦王破阵乐一般的悦耳动听,美妙极了。

    刘贺扬抬手指着,手持军棍却默默旁观的“宪兵”们,感慨的对廖山河说:“万众一心,无坚不摧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仰起下巴,眼神复杂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刘贺扬,怪声怪调的问他:“老刘,你倒底想说啥?”

    刘贺扬打了个哈哈,笑道:“老廖啊,我是说今儿个的天气,可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心里暗暗骂道:“狡猾如狐的刘某人,你的那点子小心思,瞒得过别人,难道还瞒得我老廖的眼睛?”8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