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大约凌晨三更天的时候,李中易亲自率领前锋营,悄悄的摸到了榆关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哨探营都监王中豹,此时,早已等候在了山脚下树丛中。

    王中豹发现李中易他们来,急忙从树丛中钻了出来,和中军牙兵对上暗号和口令后,立即被领到了李中易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爷,弟兄们都埋伏在了城墙下面,大家动作十分利索,契丹人丝毫没有察觉。”王中豹小声禀报说,“只是,城墙上的契丹人,比上次咱们来取关的时候,多了数倍,应该是吸取了教训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问王中豹:“木架子都搭建好了?”

    夜色之中,王中豹的脸色有些模糊不清,只听他笑嘻嘻的说:“爷,早搭好了,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,王中豹是王大虎的嫡亲侄儿,论辈份,应该管李中易叫叔父。

    可是,王中豹很自觉,只要在军中,一律跟着李云潇,唤李中易为爷。

    “潇松,让小的们,把礼物抬出来,送给契丹人吧。”李中易扭头吩咐一直待命的李云潇。

    李云潇嘿嘿一笑,抱拳拱手说:“爷,您就瞧好吧,准保让契丹人以为天神下凡,遭了雷劈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默默的注视着,李云潇领着十几个精壮的牙兵,手提肩扛的把一具用绳索捆绑得异常严实的硕大棺木,轻盈的抬上山去。

    众人撇开上山的大路,手拉肩顶,拖着棺木沿小路,慢慢的往上送。

    李中易跟在众人的身后,既兴趣,又得意的望着他的杰作整个棺木都盛满了特制的黑*火*药。

    一身甲胄的竹娘,不满的盯着在李中易的身上,她的这位郎君,偌大的强军统帅,居然置身于险地。

    李中易起初没太在意,等他发现,竹娘好几次有意无意间,挡在他的身前,他的心中不禁暖潮涌动。

    多好的小老婆呐,既可以暖床,还能提杀挽弓杀敌,更重要的是,一直忠心耿耿的守护着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近在咫尺的英姿飒爽的******,一边默默的爬山,一边倒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话说,竹娘跟在他身边的日子,已经不短,这肚子里肿么就始终没有动静呢?

    李中易本身就是大宗师级的国医,经他多次诊断,竹娘的身体状况,棒得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可是,竹娘的宝田经过辛勤的耕耘之后,却始终没见反应,实在是世事难料啊!

    竹娘的眼神极好,原本有意识的护在李中易身前的她,突然察觉一只充满了热度的熟悉的爪子,抚摸上了她的蛇腰。

    嗯,竹娘闷哼一声,没好气的迅速拉开李中易那只不安分的爪子,俯身凑到李中易的耳旁,刻意压低声音,说:“爷,这都到节骨眼上了,您别乱来行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他家的小老婆工作起来的认真劲头,简直可爱得要命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的主将轮换惯例,此次攻城战,由李中易授于廖山河全权指挥。李中易本人则只负责指挥架设棺木,做好轰开城门楼的技术指导工作。

    夜色之中的榆关城墙之上,契丹的守卫们五人一组,他们全都举着火把,时不时的绕着城墙巡逻。

    就在棺木即将拖上墙基的时候,突然,一名契丹守卫将火把从城墙上,扔到了地面上,并俯身探出垛口,仔细的观察着火光映射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领头的李云潇一边伏低身子,一边朝面打手势,大家不约而同的跟着伏进了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李中易还没完全趴下,一阵成熟女性的体香,便扑入他的鼻端,紧接着,竹娘绵软的身子,已经覆盖到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这小老婆,真他娘的惹人疼呐,李中易晃了晃,果断抛开心中的私心杂念,目不转睛的盯着城墙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名契丹守卫,显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,过了一会子,便探身子,骂骂咧咧的说:“鬼影子都没一个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大定,将视线挪到棺木之上,临上山之前,他命人用树枝和杂草,将棺木遮得密不透风,显然起到了应有的伪装效果。

    伪装术,是李中易传授给哨探营,以及亲信的中军牙兵营的独门绝技。

    现代人基本都懂的戴草环,背树枝,对于这个时代来说,具有划时代的特殊意义。

    特种作战的理念,是契丹人绝对不懂的天,可以任由李中易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趁着契丹人离去的短暂间隙,装满天雷的棺木,被几十双强壮有力的大手和肩膀,抬进了榆关的城门洞内。

    真正的考验正式开始,由于无法点起火把照明,如果不是李中易考虑周全,大家就只能摸黑作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中易提前考虑并训练的预案之一,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借着提前搭好的木架子,牙兵们展开随身携带的特制软猪皮黑毡布,被悄悄的展开,从城门洞顶部,一直遮掩下来,恰好阻挡了光线的外泄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牙兵一直藏在怀中的小灯笼,被捧了出来,十几支蜡烛随之被点燃,将施工现场照得通明一片。

    站在木架子上牙兵们,异常小心谨慎的仔细,双手捧着黑毡布,死死的贴合在城门洞的顶端。

    木架子下边的牙兵,则密密麻麻的站成一排,用双脚死死的踩定黑毡布的下部。

    经过仔细的检查之后,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,扬起下巴,示意李云潇继续作业。

    明亮的光线帮助之下,硕大的棺木被架上了木架子,棺身紧贴着的城门,棺盖顶上了城门洞的顶部。

    初步作业完毕后,李中易吩咐熄掉火把和蜡烛,指挥着抬棺的牙兵们,鱼贯退出了城门洞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中军牙兵营的官兵们,发挥蚂蚁搬家的精神,将早早盛好泥土的麻布袋子,扛进城门洞内,塞进木架子下面的空隙之中。

    人多就是力量大,当天色渐渐发白的时候,提前搭好的木架子,以及被摆正位置的棺木,全都被装满泥土的麻布袋子,堵得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从棺木中提前挖好的小孔之中,牵出的导*火*线,被李云潇小心翼翼的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正想上前,亲手点燃导*火*线,谁料,竹娘却死命的拽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李中易挣了两下,楞是没挣脱,他心里明白,竹娘护主的倔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得了,李中易也知道,他的做法不对头,既然竹娘坚决不肯,他也没必要继续硬撑着,就把包在黑毡布中的小灯笼,递到了李云潇的手上,转身轻手轻脚的往城门洞外摸去。

    由于城墙上的契丹警惕心极高,城门洞内的牙兵们,分了五个波次,才全部安全的撤退到了榆关城下的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李云潇则不慌不忙的提起脚边的猛火油罐,启封后,掏出毛刷,将早就浸透了油脂的导火线,里里外外,又仔细的抹了一边油猛火油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停当之后,李云潇牵着导火线,缓缓的释放到了城门洞口处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密切的注视之下,李云潇将手伸进黑毡布中的小灯笼,手指戳破了灯笼纸之后,将导火线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”李云潇听见导火线被点燃的声响之后,便将导火线搁在事先准备好的空位置上,猫着腰蹑手蹑足的摸出了城门洞。

    等李云潇重新见到李中易的时候,埋伏在城门洞附近的大部队,已经全体向两翼撤出去好几百米。

    这是李中易的特殊命令!

    此前,李中易也配置过棺弹,按照同样的施工方法,曾经轰烂过山洞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李中易只是带着实验的目的,棺弹的分量远没有今日这么多,这么大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保险起见,李中易把苦心培养的心腹牙兵,撒出去老远,此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是也!

    李中易见到了李云潇时,原本一直悬着的那颗心,终于落到了肚内。

    原本,李中易还想和李云潇说几句悄悄话,可是,竹娘一直拽着他的胳膊,奋力的将他往侧面拖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得冲着李云潇苦笑一声,任由竹娘将他拽离了现场,李云潇那可是老猎人了,眼神极佳,他偷着笑猫着腰,护在李中易的身侧,几个人一起伏进了草丛,转瞬间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萧绰做了个恶梦,在梦里,一只吊睛白额猛虎,将她扑倒在地上,咬住喉咙,连皮带肉吃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萧绰被吓坏了,惊叫着从榻上滚到了地下,整个娇软的身躯,砸到了贴身侍女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您怎么了?”贴身侍女惊恐的起身,睁大了双眼,目瞪口呆的望着萧绰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萧绰,巨大的危机即将来临,可是,她一时间又判断不清楚,危机究竟来自何方?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萧绰所经历的最大危机,便是上一次,她随着父亲萧思温,去女真人的巡视之时,途中路过迁州。

    那一次,真是好悬,南蛮子李中易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,竟然轻兵深入契丹国境,袭取了迁州城。

    如果,不是阴差阳错的巧合,现在的萧绰只怕已经被李中易虏到床边,成为一名卑贱的侍寝婢女。

    “你赶快去禀报阿耶,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。”萧绰赤着双脚,站在地毯之上,断然吩咐侍女去找萧思温。

    ps:今晚还有补的一更,大约凌晨更新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