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已经整装齐全的李中易,负手站在船窗边上,默默的注视着先头部队,悄无声息的登岸。

    哨探们早就乘快船抵达了岸边,并且,在各自军官的带领下,四下里撒了开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用兵逻辑,一直是战略上大胆,战术上谨慎再谨慎,小心更小心。本钱毕竟还是太少,一旦掉入陷阱之中,那便是万劫不复的惨剧。

    驶得万年船,方为自保之道,不仅李中易一直牢牢谨记,他的老部下们,个个都学到了精髓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将士们,以都为单位,依次上岸后,背朝大海,立即整队列阵。前排的将士们,竖起盾阵,后排的袍泽们,挽弓暂不搭箭。

    专业的工程兵们,在阵前撒满了拖着长链的三角铁蒺藜,防备契丹人的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上岸的人,大约超过三千,已经列成了密密麻麻的刺猥阵,李中易的中军动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下船之后,身兼牙内都指挥使的李云潇,指挥着中军牙兵营,陆续上岸。

    借着明亮的月光,李中易走到部下们的阵列之前,无意中瞥见一个老熟人,就含笑走到那人的身前,抬手捶在他的胸前,笑眯眯的问道:“陈二蛋,老子听说了,自从你娶了个美貌的娘子之后,一有假期就猫家中,不出门了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已是营指挥的陈二蛋,捶胸行礼后,咧嘴一笑,朗声答说:“乡帅,末将不怕人家说闲话,就是心疼我家娘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抬手拍了拍陈二蛋的肩膀,调侃道:“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,二蛋兄弟啊,悠着点呀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兄弟之间的调侃之词,谁料,陈二蛋竟然憨厚的笑道:“不累,一点不累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身在战场,李中易差点笑出声,站在陈二蛋身旁的袍泽们,一个个憋得老脸通红,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陈二蛋,打仗异常勇猛,而且善于动脑子,一步步从底层的士兵,提拔到了今日的营指挥。

    李中易忍住笑,暗暗摇头,上帝是公平的,有得必有失,陈二蛋是天生的军人,情感方面却是个呆瓜。

    随着大部队源源不断的上岸,滩头的局面彻底稳定住了,紧接着,战马被一匹匹的拉下船。

    颇超勇手下的党项勇士们,这还是头一遭飘洋过海,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晕船,吐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好在,有李中易这个医道大宗师在身边,他开的汤药十分对症,经过四日的休整,颇超勇他们的体力大致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爷,小的听说,契丹人的大草原之上,很多部落都参与过南下打草谷,他们族里的长老们,不仅很富裕,而且,牛壮羊肥。”颇超勇涎着脸,小意的出着馊主意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笑,反问颇超勇:“以前抢习惯了,手痒了是吧?”

    颇超勇点头哈腰的,陪着小心说:“爷,小的手下的弟兄们,在开封城内可是一直循规蹈矩,不敢越雷池半步,现在既然到了大草原上,如果不驰骋一番,好男儿的血性恐怕就会憋没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看了眼颇超勇,这小子的话里有话,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建议,绝不是没脑子的抢劫犯。

    上次,李中易拿下榆关的经过,显然被颇超勇仔细的研究过。破城之后,守城并不需要党项人的骑兵部队,而且,把骑兵部队关在城中,单单马料就是一项不小的开支。

    契丹人不事生产,粮食靠幽州境内的汉民供应,马料则由各族的奴隶供应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问颇超勇:“还有呢?不会就是想去反打草谷吧?”

    颇超勇咧嘴一笑,拍着胸脯说:“爷,不是小的夸口,您破城入关之后,小的敢用脑袋担保,不让一兵一卒逃出生天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,颇超勇这小子,越来越精明了,他虽然没有正经的进入讲武堂学习深造,却有带兵打仗的天赋。

    其实,反过来想一想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党项一族,也是马背上的民族,颇超勇是颇超家族的后起之秀,打小就接受着长辈们的战争理念熏陶,用中原的话来说,也算是将门世家之后。

    如果说,李中易击败了拓拔家,征服了党项一族之后,仅仅只是让颇超勇口服的话。那么,李家军正面击败契丹铁骑的显赫兵威,迫使颇超勇必须彻底的猛醒。

    颇超勇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,在李中易的带领之下,李家军的兴盛未来,完全可以预期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只要李中易还活着,虎威震慑之下,颇超勇就算是战神转世,也得趴下充当咬人的猛犬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何许人也,岂能不知道,颇超勇这是变相表达忠心呢?

    颇超勇主动提出,去契丹国的大草原上抢劫各个部落的财富,这就意味着,从此以后,他和契丹人的彻底决裂。

    以后,颇超勇和契丹人,必定是死仇大敌,再无转寰的余地。

    此次北进,李中易的战略目标,原本就是调虎离山幽州,颇超勇的提议,恰好符合这个战役目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其实已经允了,但是,他并不想让颇超勇太过欢快,所以,吩咐说:“先把榆关城外清扫干净了,咱们再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么定了。”李中易察觉到颇超勇的不甘心,干脆把话说死,暂时断了他的念想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颇超勇十分了解李中易的脾气,既然李相公作出了决定,哪怕是一万头牛,也不可能拉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,颇超勇还从未看见过,在李中易的身上,有收成命的先例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习惯,一向是:未拍板之前,畅所欲言,集思广益。

    一旦,李中易下了决心,任何异议都只能保留在肚子里,哪怕再想不通,也必须坚决执行。

    在李家军中,抗命,意味着什么,傻瓜都知道的,颇超勇这个异族将领,绝无坏了铁律的胆子。

    大军集结完毕之后,李中易一声令下,浩浩荡荡的大部队,直扑以前曾经拿下过的榆关城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潮涌动,滚滚想北,却没有丝毫的零乱和嘈杂之声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