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把折从阮让进大帐之中,落座之后,折从阮忽然笑了,说:“恭喜无咎,可以名正言顺的取了雄、霸二州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瞒不过岳祖的法眼。”李中易微微一笑,折从阮不愧是只老狐狸,一眼便瞧破了其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折从阮瞅了眼李中易,忽然叹了口气,说:“可是,你将来必有大麻烦了”

    李中易翘起嘴角,笑道:“岳祖不是经常教诲于我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么?”

    折从阮瞅了瞅李中易,捋须一笑,说:“老夫此来,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:当取不取,必有灭门之祸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,如果是旁人,必定会以为折从阮是想制止他和符茵茵走近,他们却心里有数,折从阮的心胸,绝非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身边多个把女人,对于折从阮或是李中易而言,都不叫个事,重要的是,必须掌握大局,此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更清楚,折从阮此次来找他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果然,折从阮喝了口水后,淡淡的说:“获胜班师之后,无咎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李中易品了口茶,笑道:“兵权不失,厚赏不受,待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眯起一双老眼,瞄着李中易,好一阵子之后,才再次开腔:“你是要成大事之人,切毋因女子而坏了满门性命。”

    咳,这应该算是折从阮的敲打吧?

    李中易心如明镜,折从阮从来没和他说过半句重话,这一次算是破天荒的预先示警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,折从阮会忧心忡忡,李中易的好色,那可是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因为贪恋美色,导致江山变色的君王或是藩镇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“请岳祖且放宽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的。”李中易异常诚恳的接受了折从阮的提醒,符茵茵此来,虽然充满了偶然性,可是,符太后的亲妹妹,就这么容易招惹么?

    折从阮满意的点点头,他对李中易那是越看越顺眼,除了李中易迅速崛起的赫赫军威之外,此老最欣赏李中易的通晓大局,知所进退。

    会打仗,说明有争霸天下的实力,可是,最终笑到最后,靠的就是敏锐的政治智慧,以及海纳百川的用人之道。

    折从阮也没多说废话,既然李中易领悟了他的意思,多说反而会起反作用。

    在折、李两家联盟之中,实力强悍的李中易一直牢牢的掌握着主动权,这是不争的事实!

    李中易送走折从阮之后,迈步拐到一旁参议司的大帐门前,隔着老远,他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李云潇抢先一步,亮了腰牌,负责守卫的牙将,这才退后半步,捶胸敬礼。

    李中易捶了捶胸,笑眯眯的从牙将身前走过,与此同时,竖起手指挡在唇边,示意那牙将不得发声。

    任何人进入参议司的营帐,都必须亮明身份,这是李中易定下的铁律,包括他自己在内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军队,就是军队,不是贩子们的菜园门,阿猫阿狗都可以混进参议司的营帐,那还得了?

    李中易驻足于帐前,抬手轻轻的撩起帐帘,就见帐内灯火通明,参议们正忙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参议司的军帐,一共三座,一大两小,李中易所处的位置,正是参议司的中枢大帐,也就是宋云祥办公的地方。

    军帐的正中央,挂着一幅硕大的军用舆图,舆图前边是便携式军用沙盘,沙盘两侧各有一张宽大的长条折叠桌,桌子四面围满了参议司的精英们。

    机动性,一直李中易所追求的基本素质,所以,军中的桌椅全部都是用木楔固定的样式,随时随地都可以拆卸下来带走。

    李中易站在帐门边,有趣的望着正在争吵不休的参议们,心里暗道,吵吧,吵得越激烈越好。

    一战前,德国陆军的强大,令李中易印象极其深刻。普鲁士军事崛起之后,连战连胜,势不可当的秘诀,一是铁血宰相的外交政策异常厉害,一是掌握一切的总参谋部制度,确保了普军通过庙算,大大提高了作战的胜率。

    李中易现在所做的工作,都是为建立铁军的传统,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名将,可遇而不可求,几百年也许才出一个军事奇才。

    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之上,与其把打胜仗的希望寄托在名将的身上,不如通过系统正规专业化的培训和学习,把大量寻常之才的军事素养,培养到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通俗的说,折家近百年来,能够以弱势兵力,一直雄居西北诸雄的前茅,和他们家成熟的培养军事人才的制度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将门世家,与寒门武夫的区别,其实就在于,将门世家可以利用财势,将先辈留下来的作战经验,通过传男不传女的方式,一代接着一代的传下去。

    在没有军校的时代,一旦武将世家站错了队,或是在争霸中落败,这就意味着,传承的中断!

    很多具有实战意义的经验和教训,往往就在敝帚自珍或留一手的陋习之中,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。

    李中易目前虽然兵不过数万,可是,军事集团的框架,却是按照争霸天下的格局来搭建的。

    一旦形势十分的有利,李家军有条件扩军备战,精干的基层军官团,以及高效运作的参议司,都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根据哨探的情报,契丹人采取的是围三缺一的老套路,只要符家军敢于出城充当诱饵,我军趁势从后面掩杀,必是大获全胜之局。更重要的是,这么安排,我军的损失会非常之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眯起两眼,听声音,应该是军中的后起新秀,前任锋锐营指挥,现任参议司检校左副参议的何天贝。

    何天贝,出身于夏州,他父亲在世时,家境还算是不错,有百余亩地的祖产。

    后来,党项人崛起之后,拓拔家倒行逆施,异常歧视中原汉民,强行抢走了何家的上好良田。

    何天贝一气之下,便投了灵州官军,指望着打夏州去,夺祖产。

    可是,灵州官军懦弱无能,只敢守着州城,不敢轻易出城半步,这让何天贝觉得异常之苦闷。

    正好,宋云祥有心结交灵州军中的俊杰,这么一来二去的,两人就成了关系莫逆的至交。

    等到,李中易提兵取了灵、夏诸州,打断了党项人崛起的势头,何天贝的春天也就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有介意,何天贝是宋云祥的人,严格按照军功授官制度,该晋升就晋升,就提拔就提拔,没有打过半点折扣。

    何天贝被提拔到锋锐营指挥这么要害核心的职位,锻炼了一段时间之后,李中易出于培养人才的考虑,又亲自点名,将他送进参议司,参加进一步的深造。

    大量的党项人,都在李中易的麾下,奋死卖命,由此可见,李中易的用人观,恰好应了那句话: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!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也是典型的民族主义者,一向信奉: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真知,对于党项人,他的态度是既要用之,亦须防备。

    “在下以为,我军在充分休整之后,可以趁着夜色,悄悄的接近战场,采取三面火攻的办法,将契丹狗贼们,驱赶至预先设下的包围圈内,然后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发觉,李中易忽然笑得异常之灿烂,就连嘴角都不断的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嗓音已经极熟,李云潇早就听出来,说这话的是杨烈的堂弟,杨无双。

    杨无双的建议,其实颇为吻合,李中易一向喜欢打歼灭战的作战思想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作战思想,有很大一部分,其实来自于毛太祖。说白了,并不稀奇,也就是:集中优势兵力,放弃伤敌十指,力争断其一指。

    现如今,李家军的高级将领们,全都充分了解到一个事实:打歼灭战的战果,远远高于击溃战。

    “老杨,你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:我军充其量也就不到两万人。”何天贝义正词严的驳斥杨无双,那口气十分的冲,完全没有理会,杨无双是杨烈堂弟的特殊背景。

    李中易频频点头,军队之中确实需要严格的纪律性和组织性,强调的是令行禁止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官职高的,背景深的,见多识广的军官,就一定正确。

    杨无双冷笑着说:“老何,浓浓的夜色,其实是我军最佳的道具。有了大量的战马之后,我军只需要在马鞍上,多插几支火把,便可震慑住契丹人,使其猜不透我军的真实意图”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听得津津有味,如果军中的后起之秀,皆如杨无双和何天贝这么的干练,嘿嘿,他哪怕是睡着了,亦会笑醒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哨探急匆匆的拍马而至,就在他翻身下马,跑到李中易跟前之际,李中易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,“不要打扰到他们,军情就给我来转交吧。”

    哨探们个个都认识李中易,自是毫不迟疑的将绑在背上的密封竹筒,双手递给了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倾听帐内的争吵,一边打开竹筒的蜡封,一目十行的读完了军报之后,脸色立即变得异常之凝重。

    ps:凌晨还有一更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