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不是没见过美女的穷鬼,可是,符茵茵发自内心内心的爱慕之情,确实令他浑身上下,一片舒坦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迅速淌遍全身。

    以符茵茵的高贵身份,如果不是心里有李中易,完全没必要,出此下策!

    符茵茵的亲姐姐符太后,那可是代摄皇权的实际掌权者,只要有她在,符茵茵的小日子,可以过得异常的滋润且舒适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中易心里也明白,值此用他之际,符茵茵即使对他有情,也或多或少的玩了一些小手段。

    大名府危在旦夕,符茵茵使一些手段,站在李中易的高度来看待此事,也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李中易略微一想,叹息道:“令姊一直提防于我难呐”和聪明人打交道,最容易的沟通方法,便是实话实说,同时也可以借机抬高要价。

    令姊,而不是太后娘娘,符茵茵心知,李中易和她说的是体己私房话。

    事情有了一丝转机,符茵茵赶忙解释说:“全是小人范质的挑拨离间,陛下其实一直惦记着你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有数,符茵茵此话不实,但是,站在她的立场上,帮亲不帮理,也只有讳过于范质身上了。

    符茵茵其实作不了符太后的主,李中易对此心知肚明,也深表理解:为了解救她的父母兄弟,玩一些虚幻的手段,难免的嘛!

    “唉,五娘子,令姊唉,不说也罢。”李中易故意作出欲言又止的姿态,摆明了是告诉符茵茵,符太后对他李某人颇为不公。

    符茵茵抱紧李中易的脖子,呢喃道:“奴家知道的,都知道的,委屈你了。咎郎,奴家真心喜欢你,可是,被柴玉娘那个骚蹄子抢了先”

    李中易一阵无语,柴玉娘待他那可是一片真诚,哪里像怀里的符茵茵,瞻前顾后,花样百出,小心眼耍得溜溜滴?

    柴玉娘和李中易,那才是真正的自由恋爱,李中易追她到手,颇花了一些心思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最初,李中易和柴玉娘的交往,难免夹杂着私心。如今,李中易是打心眼里喜欢直爽可爱的柴玉娘,最难消受美人恩呐!

    符茵茵的主动示爱,等于是给了李中易梯子下台阶,他心里另有打算,于是借坡下驴,大手一挥,慷慨的说:“不为别的,就为了我的五娘,马上掉头去大名府。  ”

    “咎郎,这是真的么?”符茵茵完全没有料到,李中易居然没提任何条件,便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李中易揽住符茵茵的蛇腰,用力的点了点头,说:“我是一言九鼎的大男人。”

    符茵茵忽然狠狠的亲了李中易一口,喃喃道:“咎郎,你是心胸开阔的大男人,就原谅奴家的私心杂念吧,奴家的父母兄弟,实在无法狠心舍弃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情立时一片大好,符茵茵说了心里话,等于是彻底的敞开了心扉,坦白交代了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中易还真就吃这一套。符茵茵如果一直玩虚的,没几句实诚话,他肯定会暗中使手段,让符家倒霉的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心里也有数,符茵茵固然对他确实有情,但依然还是掺杂了一些东西在里边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完全纯洁的感情,无论是如今,还是未来,即使有,也仅仅是昙花一现罢了。

    符茵茵能够把话说得这么白,李中易也就懒得继续强求了,他揽住她的柳腰,两人相拥着,坐到软席上,开始商量着,怎么去救大名府。

    帐外的竹娘,一直竖着耳朵偷听帐内的动静,可是,听来听去,帐内竟然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子,竹娘隐约听见符茵茵那断断续续的轻喘声,“你个没良心的奴家将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骚蹄子,臭狐狸精,勾引人家男人的烂货,竹娘狠狠的攥紧粉拳,穷尽她所知道的脏话,暗暗骂开了锅。

    竹娘没听见李中易的应,却又等来了符茵茵那可恶的娇滴滴的脆声,“奴家去说服家父”

    李云潇把竹娘焦虑不安的情绪,尽收眼底,可这是李中易的家务事,他这个老部下即使关系再亲密,也不敢多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杨烈没有理会大帐这边的动静,他按照李中易事先的吩咐,悄悄下令三军,准备掉头东进,去大名府。

    没错,李中易自从得知符茵茵找来后,就果断的下了决心,先去解救大名府的符家之危,再北上取了雄、霸二州。

    先救了符家,再去捞取雄、霸二州的实惠,符太后以及范质,也就没了任何话可说。

    即使,符太后和范质心里很不爽,暂时也只能憋在心里,无法借此发难。

    杨烈和李云潇不同,他看得更远一些,符茵茵主动求上门来,就等于是欠了李中易一个大大的人情,这辈子再也还不清了。

    作为李中易最赏识的两个弟子之一,杨烈非常乐见符茵茵和李中易之间的关系,更上层楼。

    甚至,杨烈很希望,符茵茵和李中易勾搭出私情,若是有个一男半女,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李中易的临时变卦,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假相:此人很容易被女色击垮!

    自从王莽开了伪圣的先河之后,历代玩政治的大人物,如果没有了缺陷,等于是在脑门子上写着斗大的反字!

    符茵茵是符家的女郎,李中易若是被她迷住了,对符家人自是不言而喻的有利,这才是核心要领!

    本朝的大家族之中,撇开别的不提,曾经权势滔天的李琼在失势之后,都有送孙女入李府作妾的计划。

    在巨大的家族利益面前,地位本来不如男儿的女子,先天性具有通过联姻,拉拢权贵的作用。

    危机其实也意味着转机,杨烈下发了新的手令之后,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中军大帐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缴获了大量契丹好马,拥有了免费的大批辅助壮丁之后,李家军的机动作战能力,显然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。

    就在竹娘疑神疑鬼的时候,李中易神清气爽的掀起帐帘,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爷,口渴了吧?”竹娘刚想探问究竟,就听李中易下达了军令,“急行军,目标大名府!”

    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.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:云来阁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