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折家偏处西北一隅,由于常年征战,男丁损失极大,军属中的寡妇比例非常之高。书包网.bookbao2

    铁杆盟友之间,没啥不好商量的,最终折从阮拍板,只要三百名年轻的女子,目的是赏给有功的中下级军官做妻或是做妾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个成熟政客,而不是所谓的道德圣母,对于折从阮的安排,他自是不会多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人类社会从来都不是公平的,强者依靠实力掌握他人的命运,早就是客观规律。

    那些被契丹人抢来的年轻女子,命运已经很悲惨了,即使她们到自己原来的家,也难逃家人或是族人的嫌恶与谩骂。

    就程序而言,折从阮的安排显得很霸道,压根就没问那些可怜女子的心意。可是,从实质上来说,换个家庭环境,其实有利于这些可怜的女子,生活得更好。

    这就和失足女,一定要远离家乡做皮肉生意,是同样的道理!

    这些失足女的想法,其实很简单,在外面任由千人骑、万人尝,等赚足了野男人的钱,到家乡找个老实本分的傻老公嫁了,还可以享受被男人疼的美好生活!

    分赃全部完成,折家将们虽然受了些损失,可是所得的补偿远大于损失,心情肯定好。

    李中易送别了折家人之后,到后帐内,伸了个懒腰,却没见竹娘的影子,心下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洗澡水,早就预备好了,李中易也没多想,更衣之后,直接步入了沐浴小帐。

    谁料,李中易刚刚拉上沐浴小帐的帘子,转身就见竹娘俏生生的朝他走来,她的身上只披了件薄纱,大片粉肌雪股都露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李中易乐了,在床第间一向被动且羞涩的竹娘,竟然闹了这么一出,这是要哪样?

    “爷,水温正合适,奴家伺候您沐浴吧?”竹娘款款走到李中易的身前,粉颊飘红,眼神飘忽不定,情意却显然异常之浓。

    李中易从没见过竹娘现在的这副媚人的俏模样,反正是自家的女人,就随她摆布。

    竹娘细心的把李中易的身体拾掇干净之后,竟然主动跪在了他的腿间,螓深深的低了下去

    李中易爽得直冒泡,虽然芍药经常伺候在身边,可是,他在竹娘这里享受到同样的待遇,这还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以前,无论李中易怎么哄骗竹娘,她始终不肯的做出此等大羞之事。

    男人嘛,只有得不到的,才是最好的,这个逻辑放在李中易的身上,同样适用。

    办事的时候,李中易进入到了痛并快乐的艳美旅程:竹娘史无前例的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,腰肋上的肌肤火辣辣的疼,很可能被夹破了皮。

    “爷,舒服么?”竹娘将李中易抱进浴桶之中,悉心的将他洗剥干净,再次搂到床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翻了个白眼,真人不露相的竹娘,仿佛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思春母猫一样,刚才让他丢了好几次脸,被折腾得手软脚瘫腰酸。

    “爷,奴家就喜欢你这样的大英雄”竹娘软绵绵的伏在李中易的身上,亲昵的舔着李中易的耳垂,“爷,赏个小公子或是小娘子给奴家吧”

    竹娘再次掀起了艳美的风暴,李中易乐得直哼哼,心里却明白:原本在那方面很有些冷淡的竹娘,竟然被他的显赫武功,激起了压抑了很久的春思。

    这是爱慕的爱,这是崇拜的爱,这是自家女人的真情流露,李中易即使体力已经不支,却必须咬紧牙关,硬挺着享受到底,不瘫不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中易精神抖擞的排队领了一份早餐,就蹲在老兵堆里,吃得异常香甜。

    尽管被竹娘折腾了大半宿,李中易毕竟年轻,又经过长期的膳食调养,消耗得快,恢复得也快。

    “乡帅,昨日个那一仗,打得痛快极了。”一个从蜀国一直跟到这里的小军官,喝了一大口粥,笑嘻嘻的和李中易搭讪。

    李中易咽下嘴里的馒头,含糊不清的说:“以后啊,这种仗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灵帅,小的昨日宰了十五个契丹狗”仅仅听称呼,李中易就明白,大着胆子凑到他跟前的队正,是从灵州跟来的铁杆老部下。

    “稀溜稀溜”李中易单手捧着粥碗,舌头绕着碗沿吸了一圈粥汁,这才笑眯眯的问那队正,“等会有个相亲会,如果还没娶上娘子,赶紧去瞅瞅”

    关于几千名汉女的处置问题,李中易本着自愿的原则,任由她们自行选择出路。

    愿意去和家人团聚的,给盘缠,派人护送乡。

    至于愿意就此嫁人的汉女,李中易更是十分欢迎,他特意组织一场相亲大会,让年轻的将士们踊跃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反正,只要双方都是自愿的,李中易绝不横加干预。

    军营之中,雌性动物几乎绝迹,女人绝对是公开或是私下里最引人注意的话题,李中易开了个“好头”,立时获得了老部下们的热烈响应。

    “小的在开封城外买了个旧的小宅子,一直没时间收拾,就等娘子进门操持家务了”

    “小人攒的钱不够,只能赁房成亲,唉,早知道就不该大手大脚的花钱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喝粥,一边笑眯眯的倾听老部下们,各自表对未来人生的看法。

    随着地位的日益提升,李中易获得基层一手信息的渠道,也越来越窄。

    为了获取基层官兵的真实想法和需求,李中易只要在军营之中,就必定借着每日三餐的机会,和普通士兵、小军官们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做法,明面上看,像是在作秀,玩的是推食解衣的那一套老把戏。实际上,这是李中易利用亲民的姿态,用于震慑中高级军官们的一**宝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团体,都有可能因为脱离基层群众,而导致盲目自大和信息不畅通,从而作出错误的决策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直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真理,在他看来,在军队里边,任何一个重大的错误决策,都很可能造成无法挽的大败局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多忙,多累,李中易只要待在军营里,都会随手找几个人,通过随心所欲的闲聊,掌握军心和士气。8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