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牛,一千五百头;羊,8000头;未受损的战马,两万九千匹;盔一万三千副甲一万帐篷”杨烈一路滔滔不绝的念下去,满场的折家将们全都听傻了眼。

    我的小乖乖,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啊,折云水没见识过这么大的场面,他暗暗咂舌不已,感叹战果之丰厚。

    李中易其实没怎么用心去听取杨烈汇报的战果,事情是明摆着,他没掌握大周的最高实权之前,折家的地盘也就是府州一地而已。

    区区蛋丸之地,有可能养太多的战马么?所以,战马这一项,肯定是李家军要占大头。

    至于粮草、衣物、盔甲这些东西,不需要多说,肯定是折家军拿大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府州折家因为常年征战,地盘又不大,被折腾得实在是穷极苦死。

    李中易征服了党项人之后,折家的日子这才渐渐的好转,不过,由于打了很多年仗,也仅仅是稍微喘了口气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杨烈念到缴获了一百多万贯铜钱的时候,李中易略显沉重的插话说:“此战中,折家的儿郎损失巨大,抚恤勇士的家眷,赡养高堂,在在都许多银钱,这些就都”

    折从阮眯起两眼,见他家的儿郎们,一个个笑逐颜开,满心的欢喜,他的心中颇为不悦:和李中易当盟友,折家人可千万不能眼皮子太浅呀。

    李中易根本不缺钱,庞大的商业产业,以及独门的造纸作坊,早就让他赚得钵满盆满。折家却十分缺乏硬通货,李中易的这个分配方法,恰好击中了折家的软肋。

    既然是盟友,不可能一家吃独食,所以,折家得了巨额的铜钱之后,李中易扭头望着折从阮,提议说:“岳祖,两万九千匹战马,分成两份”

    折从阮抚摸着白须,抢话说:“咱们府州穷,养不活这么多张马嘴,给老夫留三千匹,其余的都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也没和折从阮客气,因为此次缴获的物资之中,他最需要的就是战马。凭空多出来的两万多匹战马,必定会给李家军的机动能力,带来质的飞跃,仿佛猛虎添了一对翅膀,变成飞虎一般。

    接下来,折、李两家,根据各自的需求,将杨烈开列的清单,一一瓜分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末了,还剩下一个大难题,摆在了联军的面前:契丹人的中部兵团,一共三万多人,除开战死的几千人之外,尚有两万八千多名俘虏,以及三千多名被契丹人抢来的汉女。

    以府州的经济实力,完全不可以想象,他们有能力养得这么多的契丹奴隶?

    折家十分缺少人口,尤其是正当年的育龄女子,可是,如果只要女人,不要战俘,又显得折家很不仗义,这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折家人没谁吭声,便微微一笑,抿了口酒,说:“此战即使让契丹人吃个大亏,战后总要有个了断的,交换俘虏是迟早的事,我听说,幽州那边铁器颇多,绢帛也是不少啊”

    折从阮心里很清楚,李、折联军虽然三战皆捷,短其内并无灭了契丹国之实力。

    契丹人立国已有数十年之久,尤其是得到了燕云十六州之后,国力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三万余精锐全军覆没,虽然打得契丹人很痛,但是,契丹国带甲数十万的显赫军力,却也绝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杨烈继续汇报说:“共计缴得粮食十五万石,草料二十万石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见折云水眼巴巴的望着他,不由微微一笑,大手一挥,说:“粮食都归云水,草料咱们自己留着喂马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瞪了眼喜上眉梢的折云水,眉头皱成个硕大的川字,没好气的数落李中易:“粮食都给了亲戚,你们吃啥?”

    杨烈接了李中易的眼色,当即拱手笑道:“雄州和霸州的好东西更多,咱们明日便去取来。”

    折家军虽然英勇善战,却在单独硬抗耶律傲的冲锋时,吃了不小的亏,初步统计战死的就有千余人,伤者更是不老少。

    李中易叫了折家军来助战,不可能坐视铁杆盟友吃了大亏,还不给补贴吧?

    折从阮暗暗一叹,顶住送女媚贵的骂名,选了李无咎这个孙女婿,实在是他平生最大,也是最正确的一次的抉择。

    三万多契丹人被打垮了,联军获得的战利品,无疑是非常庞大的一个数目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有心相让,刻意结好之下,分赃大会开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不管折家军内的异议分子心里是怎么想的,至少,李中易关爱盟友和亲戚的态度,令人无法公开拿来说事。

    客观的说,折家军获得了远超战损的物资,尤其是至关重要的粮食。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只要折家手里有粮,还愁募不到精壮的汉子?

    酒过无数巡,菜过百十味,分赃大会逐渐接近尾声,难题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契丹人打草谷是个啥德性,在场的人没谁不知道的,契丹人除了喜欢烧杀之外,最喜欢抢年轻的汉女。

    经过初步的清点,契丹人的营地里,共有七千多汉女,其中大多是未婚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女子,该怎么处置,颇令李中易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最初的想法,应该放给路费,任由这些汉女各自家。

    可是,很多被契丹人抢来的汉女,全家老小都被杀光了,已是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李中易无意中瞥见,颇超勇抓耳挠腮的猴急,仿佛席榻之上,长满了钢钉似的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颇超勇的想法,李中易心知肚明,他手下的几千党项骑兵,尚未成婚的占了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李中易骨子里是个民族主义者,非我族类、其心必异,他一直不曾或忘。

    须知,党项人不过是李中易征服之后的附庸罢了,可以赏给高官厚禄,但是,若要让李中易把汉女也赏给了颇超勇这些人,他心里的那道坎是绝对迈不过去滴。

    当然了,折家其实也是党项人折掘氏的一支。只不过,折家一直以汉人自居,谁敢说他们是党项蛮子,绝对会当场翻脸,挥刀砍人。

    “唉,都是些可怜之人,不如挨个问明她们的心意,任其自由选择出路吧?”李中易没有明着拒绝颇超勇,选择的方案实际上打破了颇超勇的美梦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