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就在耶律傲整军决战之际,李中易已经下马,登上了专属于他的中型指挥车。

    折从阮不希望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学习借鉴的细节,此老也毫不客气的跟着李中易,一起登车远观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雨逐渐的小了,李家军的将士们,一个个抿紧嘴唇,握住长枪,踩在烂泥地里,中速前行。

    由于包围圈的不断缩小,李家军的阵线也跟着逐渐变得越来越厚,行军鼓不时的变换出折从阮听不懂的音符。

    不过,折从阮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每次鼓点的变换之后,李家军的阵营之中,必定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李中易借助于单筒望远镜的帮助,渐渐看清楚了契丹人的动静:随着军旗的不断增多,显然是契丹人在集结力量,争取一举击破他布下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契丹人的北面是,奋起余勇正在赶来的折家军;其东、南两面分别是杨烈和廖山河所部;缺口以内是颇超勇的党项骑兵,堵住缺口的则是李中易率领的中军牙兵营。

    耶律傲的西边,刘贺扬的身影尚未出现,至少在表面上,显得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耶律傲只是集结兵马,略作休整,并没有马上纵兵朝李家军这边猛扑过来,他不由暗暗点头,契丹国能够崛起,带兵的将帅不可能都是酒囊饭袋。

    耶律傲的明智,获得了李中易的相对认同:鼎盛时期的契丹带兵将领,没有太差劲的孬货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认同也仅仅是一种对敌人的表现在一般水准之上的欣赏罢了,两国两军交战之时,李中易绝对不可能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包围圈里边的颇超勇,带兵和契丹人碰撞在一块之后,起初还颇占了些便宜。不过,随着契丹人源源不断的赶到,人数只有三千的颇超勇渐渐陷入到苦战之中,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骑兵对决。讲究的是速度取胜,包围圈内地域狭小,无论是契丹人,还是颇超勇。都没有太多纵马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好在,随着李家军包围圈的彻底合拢,颇超勇不需要在担心两翼被契丹人包抄。

    冲刺,遇敌,挥刀上挑。颇超勇奋不顾身的勇猛,激励着党项骑兵跟着奋勇向前。

    近距离的搏斗,李中易提前给党项骑兵们准备好的钢制手弩,起到惊人的杀伤作用。

    在大雨之中,至少超过五百名契丹勇士,在第一轮交战之中,倒在了党项骑兵阴险的手弩射击之下,再也不了美丽的大草原。

    这时,耶律傲已经集结了八千多契丹勇士,手头掌握了足以突围的本钱。他也就有了更大的底气。

    东南北这三面,皆有南蛮子的军队,唯独西面一直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南蛮子不是有句话,叫作雕虫小技么?

    耶律傲毫不犹豫的率军向南,直奔李中易的中军位置而来,正如他所言,擒贼先擒王,如果击垮了李中易的中军,耶律傲笃定南蛮子必定会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哨探源源不断的将前方的军情报告来,李中易也已经通过单筒望远镜。看得很清楚,契丹人大规模集结之后,已经转道向南,正迅猛的朝他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一眼看不到头的契丹骑兵群。铺天盖地而来,无数只马蹄踏在泥泞的草地上,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,威势必露!

    远处,号角声,呐喊声。叫嚷声,交织成一曲契丹精锐尽出的决死之歌,令人悚然心惊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举单筒望远镜默默的观察一阵子,他发现,契丹人尽管是倾巢而出,却也阵线分明。

    契丹骑兵大约千人左右一个梯次,从地平线那边,如同蝗虫一般,铺天盖地的朝李中易这边涌来,无边无际,完全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折从阮的信心动摇了,他担忧的望着李中易,迟疑片刻,最终还是劝道:“无咎,须防困兽犹斗啊。不如放契丹鞑子出缺口,我军从两翼攻击,斩获必定颇丰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这么点小阵仗,咱们都应付不过去,将来如何马踏上京?岳祖,吾意已决,必须把契丹人都留在这里,让他们再也不敢随意窥视我泱泱中国。”

    耶律傲下令吹响了最能鼓舞契丹人士气的南京乐,南京乐其实原名幽州乐,契丹太宗耶律德光得到了石敬瑭所献的幽云十六州后,正式奠定了契丹国日益强盛的雄厚基础。

    为了纪念这件美事,耶律德光下令幽州的汉臣和乐工,谱写了所谓的幽州乐。契丹世宗时期,改幽州乐为南京乐,以彰显大契丹的武运之强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听过南京乐,但是,隐隐传来的号角声,确实颇有些气势,显见契丹人长期以来,对南方汉军的心理优势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契丹人骄横,分裂的中原地区,确实无力对抗处于鼎盛时期的强敌。

    晚唐以降,除了柴荣曾经在高平击退过契丹人之外,也就数李中易攻进过契丹人的腹地。

    “岳祖,须知狭路相逢,勇者胜。”李中易冷下脸,狠辣的吩咐说,“重申军纪,胆敢后退半步者,杀无赦,全家皆贬为贱民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倒抽了满口凉气,这羽林右士的将士们,可都是李中易嫡系中的嫡系,心腹中的心腹,却不料,李无咎竟然下此狠手。

    “无咎,会不会”没等折从阮把话说完,李中易一挥大手,果决的抢过话头,“来人,岳祖他老人家腰病犯了,还不赶紧扶下去歇息?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好”折从阮气乐了,哆嗦着说不出话来,被平时很乖的李云潇强行架下了指挥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,折从阮走出去几步,劈头就骂李云潇:“小猴子,胆子不小啊,连老夫都敢抓?”

    李云潇苦着脸,正想解释,却不料折从阮突然大笑出声,嘟囔道:“你可以滚了,老夫要去东京抱外孙儿了,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李中易没听见折从阮的笑声,他再次下令:“准备三段击,鸡尾酒预备,钢箭上药”

    李云潇就站在李中易的身边,他不禁打了个冷战,所谓的药,实在是异常之歹毒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