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折从阮闭紧嘴唇,默默的注视着严阵以待的李家军官兵们,视线所及之处:战士们握紧手里的长枪,列成齐整的军阵,迎着肆虐的暴风雨,昂首挺胸,屹立如山!

    他心里感叹不已:自从晚唐以降,饱受蛮夷鞑子欺凌的中原大地之上,终于出现了一支可以正面对抗的华夏强军!

    刹那间,饱读汉的折从阮,脑子里没有任何征兆的,就浮上了四个字:华夏再起!

    随着李家军阵线的全面合拢,耶律傲所率领的一万多契丹精锐骑兵,彻底的掉入了李中易布下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检校参议司都指挥使宋云祥快步走到李中易的身前,双手递上一支竹筒,朗声说:“禀灵帅,参议司的围攻作战计划,已经拟好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有趣的望着宋云祥,心下暗暗好笑,李中易麾下的这支强军之中,各位股肱心腹对李中易的称呼,皆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杨烈称呼李中易为老师,廖山河、刘贺扬等人却一直唤为老都监,到宋云祥这边厢,竟然又变成了灵帅。

    李中易率军征服党项,控扼灵、夏等西北诸州之后,源自西北的诸将,皆以灵帅相称。

    折从阮抚摸着胲下的湿须,微微一笑,最机灵的其实是颇超勇这只小猴儿崽子。此子竟然自降身份,甘愿以李中易的家奴身份自居,爷前爷后,叫唤得别提多肉麻。

    嗯哼,折从阮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他觉得此战过后,有必要提醒一下李中易: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折从阮觉得,无事献殷勤,其中必藏妖孽,李中易应该听得进去吧?

    “士光,参议司的动作蛮快的嘛?”李中易含笑接过宋云祥递来的竹筒。值此大战在即,居然有心情打趣宋士光,显然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宋云祥拱手说:“灵帅一向教导我们,无论作战还是练兵。皆须与时俱进,我们参议司也绝不能落于人后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抿唇笑了笑,自从杨烈玩出了波次进攻的新玩意之后,他手下的心腹重将们纷纷效仿,以至于。军中的学比赶超传帮带之良好风气,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不过,凡事不能讲绝对,极端则必错!

    如今的局面是,契丹人已经被彻底包围,当务之急是,马上围上去,将契丹人打垮吃掉,而不是按部就班的走所谓的作战流程。

    孙子兵法之中,除了兵者国之大事也的警讯外。最重要的精髓其实是:兵无常形!

    李中易一向不是纯粹的唯武器论者,自古以来,但凡是被称为铁军的军队,无一例外都必须军纪为先。

    不过,先进的武器,在先进战法的引领下,所焕发出来的惊人威力,史载一直不绝。

    例如,蒙元西征所用的炮,就堪称冷兵器时代攻城的大杀器。

    又如。1893年,罗得西亚50名步兵和区区4挺马克沁机枪便轻松击退了多达5000名祖鲁人的进攻,战场上留下了3000具尸体。

    马克沁机枪这种新式武器的威力,令人不寒而栗。堪称杀人如麻的典范。

    军纪严明的李家军,又拥有钢弦这种不惧风雨的远程打击技术,才是此次连续作战之中,稳居上风的法宝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仅没有打击宋云祥的锐气,反而装作十分开心的样子,夸赞道:“士光有大才。吾已离不开你了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亲眼目睹李中易和宋云祥之间的交流场景,暗暗感慨不已,此诚真心待士之道也!

    “吹号,由吾接管全军指挥权!”李中易表扬过宋云祥之后,毫不迟疑的下达了军令。

    嘹亮的军号,响成了一片,并迅速的扩散出去。很快,此起彼伏的军号声,又从远方接连传了李中易所在的中军。

    “中速列队前进。”李中易获得了部下们接令的消息之后,果断下令,全军压上。

    磅礴的大雨之中,李家军官兵们排着整齐的方阵,

    折从阮大睁两眼,默默的品味着眼前令人惊诧的一切,须知,千军万马之中,指挥号令的统一,说起来很容易,其实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可是,李家军却偏偏做到了这一点,嗯哼,军号的指挥方式,头一定要从李无咎这里学到,折从阮打定主意,要把这种先进的指挥作战模式,彻底的学到手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伴随着沉闷的军鼓之声,阵列已经合拢的李家军官兵们,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,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雨水之中,以较为整齐的阵线,朝着契丹人包抄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,耶律傲已经得到了军报,一向懦弱无能的南蛮子,居然将他的大军包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耶律傲其实并不担心被包围,南蛮子的步军,一向是机动能力很差,只要使出草原民族的作战绝招:狼群式波次进攻,必定可以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只是,颇超勇率领的三千党项骑兵,仿佛疯犬一般,不管损失有多大,一直死死的咬住耶律傲的前军,绝对不肯撒嘴。

    颇超勇给耶律傲带来的困扰,大到他无法忽视的程度,此时此刻,耶律傲真心有些后悔了!

    “实在不该贪功冒进。”耶律傲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之中,实际上,如果他不是想利用骑兵的优势,打远道而来的李中易的主意,刚才已经可以冲破折家军那摇摇欲坠的阻截阵线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可是,自打契丹****兴以来,其军事贵族们已经养成了蔑视南蛮子军队的传统习惯,导致契丹骑兵们只知马踏弱军之爽快,而不知转进自保之道。

    耶律傲尽管颇有些后悔,不过,他毕竟是深得耶律休哥信任的契丹国宿将。

    面对恶劣的险境,耶律傲果断的下令说:“吹号,命令前军的萧思得,务必击败或缠住该死的党项蛮子。”

    等军令传下去后,耶律傲再次断然下令:“吹号,命令后军放慢速度,一边休整,一边向中军靠拢集结。”

    耶律傲笃定,刚才险些被击溃的折家军,短时间内,不可能对他的后背,发起真正有威胁的进攻。

    就算是折家军不管不顾的玩命,硬冲了过来,还有体力阻挡堂堂契丹精锐的波次冲锋么?

    “禀报详稳,南蛮子的中军主力,在南边。”就在耶律傲收拢军队,准备发起致命反击之际,哨探带了比金子还珍贵的战地情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战无不胜的大契丹国勇士们,都随我来,咱们要马踏南蛮子的中军,活捉江湖郎中李无咎。”耶律傲深深的懂得,擒贼先擒王的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