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扭头盯在颇超勇的身上,过了一会,方才问他:“吾可以信你么?”

    颇超勇兴奋异常,拱手说:“爷,小的就等着为咱们家立功的这一天,如若堵不住契丹人,愿意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点点头,吩咐说:“那就去堵住缺口,一旦大军合围,就是奇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颇超勇捶胸行礼,朗声道,“按照您的教诲,不成功,便成仁。”

    颇超勇翻身上马,拨过马头,疾驰而去。很快,党项骑兵们,纵马奔跑起来,风驰电掣一般,涌进了廖山河与杨烈之间的阵线缺口。

    折从阮并没有太在意颇超勇的兴奋表现,道理是明摆着,中路契丹人败局已定,此时如果捞不着大军功,那他颇超勇便是天字第一号大傻蛋。

    哪怕,颇超勇把手下的三千精锐党项骑兵,全都在这里拼光了,李中易难道还会亏待了他不成?

    别人不太清楚,折从阮可是门儿清的,李中易的确是名副其实的西北霸主。在西北地界上,李中易实际控制的人力、物力以及地盘,比足以威压群雄。

    颇超勇即使把手下全拼光了,李中易只需要一道军令,便可以征集好几万党项族的骑兵。

    所谓,一将功成万骨枯,描述的便是颇超勇如今的状态!

    毛太祖曾经说过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。这话翻译过来,造反就是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,其实是十分冷血残酷的事情,你不对敌人残酷,就等着敌人把你给收拾了,丝毫不能容情。

    单筒望远镜中,颇超勇率领着党项精锐骑兵,呼啸着冲进缺口,把契丹人逃生之路,彻底的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“无咎。你难道不怕困兽犹斗么?”折从阮有些担心的问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笑道:“玉不琢不成器。我军和契丹人交战,虽然胜过三阵,可是。都没有正面对抗过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建立心理上的优势,从此让契丹人害怕咱们,躲着咱们,归根到底,还得打几场硬仗。把契丹鞑子们杀怕了,也就再不敢南下‘打草谷’了!”李中易眺望向远方雾蒙蒙的天空,接着又说,“耶律休哥只是一时轻视咱们罢了,总有一天会和他堂堂正正的来场总决战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抚摸着湿须,含笑望着党项骑兵勇士们,一阵风似的卷入两大步军方阵的缺口,毫无畏惧的扑向夺路而逃的契丹精锐铁骑,他不禁暗暗叹息一声:华夏和蛮夷之间,竟也可骑兵对决?

    上一场夷夏之间骑兵对决。是晚唐,中唐,或是初唐呢?具体的年份,折从阮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但他知道,那已经是很久远的老黄历了!

    由于大雨的遮挡,冲在最前面的契丹人,起初并未察觉到,颇超勇已经领着大队的党项精锐骑兵,从缺口向他们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到耶律傲反应过来时。契丹人的前锋部队,已经和颇超勇的党项骑兵,相距不足百丈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契丹人已经来不及拨马掉头。此时如果减速,只会让南蛮子得势。

    所以,为首的契丹小将军挥舞着手里的长刀,狂吼出声:“宰了该死的南蛮子!”大队契丹骑兵尾随着长官,如同洪水一般,冲向了颇超勇这边。

    颇超勇抹了把脸上的雨水。冷冷的一笑,甩着脑袋小声嘟囔:“这么大的雨,你们这些死鞑子,完全拉不开弓弦了吧?”

    “滴滴滴”颇超勇将挂在脖子的军哨,塞进嘴巴里,用力的吹出两长两短的凄厉音调。

    随即,一直跟随在颇超勇身旁的传令官们,纷纷掏出军哨,吹出和颇超勇同样的音调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”党项骑兵们居然纷纷将战刀插刀鞘之中,顺手抓过挂在马鞍上的弓囊,搭弓上箭。

    这么大暴雨之下,前三排挽弓的党项骑兵们根本就没有瞄准,就在传令官们吹响的军哨声中,一口气连射了三箭。

    契丹人做梦都没有料到,在如此的倾盆大雨,南蛮子竟然可以放箭。促不及防之下,冲在最前边的契丹骑兵,仿佛豆腐一般,被菜刀整齐的削去了两三层。

    三箭脱弦之后,党项骑兵们顺手就将长弓插入弓囊之中,抽刀出鞘,跟随着颇超勇的军旗,风卷残云一般,杀进了迎面撞来的契丹军阵。

    “当。”颇超勇凶猛的挥刀下劈,却不料对手竟是个马上高手,滂沱大雨之中,两柄战刀竟然十分巧合的对砍到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颇超勇的右臂,震得发麻,右臂用力收被荡开钢刀的时候,左手早就上好钢弦的手弩,顺势指向了雨雾中有些模糊不清的敌人。

    颇超勇的对手,完全没有料到,南蛮子完全超出了他所知的“卑鄙”极限,居然暗箭伤人。

    “啊!”颇超勇的对手,胸腹部挨了毒蛇般的刁钻一箭,根本来不及谩骂出声,便掉下马去,被冲上来的契丹马群,踩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耶律傲毕竟是宿将,即使大雨遮挡住了视线,仅凭前锋那边传出的接二连三的惨叫声,他也知道,和南蛮子碰上了。

    就在耶律傲准备下令的当口,他突然听见了比刚才更猛更惨的叫声,怎么事?

    在耶律傲固有的印象之中,除非是硬冲南蛮子列好的整齐方阵,否则,半道相攻,契丹的勇士们,从来没有输于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”契丹骑兵原本就是马背上长大的天生战士,耶律傲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当他察觉到劲风袭来的时候,下意识的伏下身子,竟然侥幸的躲过了原本致命的乱箭。

    “滋”伏在马背上的耶律傲,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,乖乖,这么大大暴雨之中,南蛮子竟然可以放箭,这完全颠覆了他对弓箭的旧观念。

    颇超勇早就想立功了,不夸张的说,他想功劳,都快想疯了!

    党项骑兵们在颇超勇的指挥下,按照骑兵操典的要求,在和敌军接战之前,一律先射三箭,杀上去拼命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契丹人,刚刚和党项骑兵接战不到几个呼吸的工夫,就已经损失了一百多精锐勇士。

    李中易率领的中军兵马,借着党项人拼死换来的时间,快速涌入包围圈,并和相邻的兄弟们结成了紧密的大阵。

    注1:小将军,契丹军职,职权类似后周的营指挥使

    ps:今晚还有至少一更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