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禀乡帅,契丹人于c3o和B9区域,设下了重兵埋伏。      咱们小队殉职了十位袍泽,才摸清楚了契丹人的部署。”哨探进帐后,昂挺胸,迈着正步走到帅案前,并腿立正,重重的捶胸行礼。

    李中易惊讶的现,这名哨探竟然空悬着一只左袖,被绷带包扎过的上臂,缓缓的往外渗血,显然经过了军医官的简单止血处理。

    哨探强忍着断臂处的剧痛,眼含热泪,哽噎着汇报说,“设下埋伏的契丹人共计有一万骑兵,其中皮室军大约有两千人,皆是一骑四马”

    失了一臂的哨探,大声汇报完毕之后,强撑着行了军礼,转身离开大帐的时候,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霍的站起身,一边往外冲,一边厉声喝道:“快取我的特制伤药来!”

    三步并作两步,李中易抢到哨探的身前,伸手把住他的左腕脉,略微一探,心头不由猛的一沉,失血过多,而且服了亢奋神经的药物!

    难怪,李中易一手培养出来的军医官们,只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,显然已是无可救药了!

    “乡帅,小人跟着军医官学过急救术小人心里明白着呢,小人快不行了小人小人来世一定还要跟着您北阀,亲手将咱们的战旗,插上燕云十六州土地上”哨探断断续续的说出心里话,令人痛彻心肺。

    “家里人都饿死了,小人跟着您出山征战四方,才能够娶上我那美貌的娘子,还有个三岁的小娃儿,小人小人知足了”哨探的声息渐渐转弱,最终,他的腰板猛然一软,彻底倒在了李中易的怀中,未断的那只手臂笔直的垂下。

    壮志未酬身先死,常使英雄泪满襟。李中易紧紧的抱着哨探的遗体,反复念叨着这段脍炙人口的名句,泪珠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敌,杀敌。杀敌”杨烈实在忍不住了,他猛的冲出班列,眼含热泪,振臂高呼,“血债血偿。一看  不破契丹誓不还!”

    “契丹狗贼,还我臂膀!”

    “北伐,北伐”

    “还我燕云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呐喊声,从帐内传到帐外,蔓延开来。可是,从始至终,帐外保持着令人惊恐的沉默,整个军营之中竟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紧抱着老部下的尸身,抿紧嘴唇,一言不的朝帐外行去。

    帐门开处。折从阮赫然现,李家军的将士们,已经自的排成了整齐的军阵。

    “全体都有,听我命令:向我们最可爱的袍泽,敬礼!”杨烈大步走到军阵队列前边,抽出军刀,撇刀致敬!

    “轰!”捶胸礼出的巨大的声响,惊起无数夜雀,它们扑楞楞展开翅膀,飞上被惊醒的夜空。

    李中易紧抱着袍泽的遗体。缓缓走过森森铁甲组成的军阵,经过一名军官的身前,那军官突然短促而有力的沉声喝道:“北伐!”

    “北伐!”沿途之上,李中易所遇见的每一位军官。都会出愤怒的吼声!

    “北伐”这是先锋营的集体心声。

    “北伐!”这是被誉为猛虎营的第一军第一营的呐喊声。

    “驱除鞑虏,复我河山!”李中易忽然停下脚步,当众大声疾呼,“我誓,在我的有生之年,必定带领你们。拿属于我们的故土!”

    “驱除鞑虏,复我河山!”

    “驱除鞑虏,复我河山!”声震云宵,荡气肠,这是华夏儿郎们出的历史最强音!

    “大势已成,兵锋正锐,谁人可挡?”折从阮暗暗大感慨,李中易并没有做太多的动员宣传,可是,此时此刻的李家军,已经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支决死哀兵!

    折从阮注意到一个现象,跟着李中易呐喊的,无一例外,全是军官。    李家军的士兵们,只是握紧兵器,抿紧嘴唇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不动如山!

    折从阮的脑子里,立时就显现出这个兵法上的著名词汇,大军即将决战之际,成千上万人的呐喊,肯定会惊动也许就在不远处的契丹哨探。

    打草惊蛇,智者所不为也!

    透过现象看本质,折从阮异常深刻的体察到了一种令人极其恐惧的力量:万军如一人,没有任何喧哗之声,你说可怕不可怕?

    身为西北的老军阀,折从阮带兵打仗,长达数十年的岁月,毫不夸张的说,眼前这支沉默的军队,最令他感到恐惧,心理上的压力巨大!

    杨烈吩咐人抱来柴禾,于众目睽睽之下,在中军大帐门前的空地上搭起柴堆。

    火葬,然后把每位袍泽的遗骨带家里去,这是李家军早就约定俗成的惯例。

    李中易小心翼翼的把壮士的遗骸,抱到柴堆之上,然后,大踏步走到一位中军旗手的面前,从他的手中接过一面战旗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替你报仇雪恨!”李中易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将火红的战旗覆盖在了勇士的遗体之上,并且亲自举火。

    雄雄烈焰,瞬间吞噬掉勇士的遗体,可是,烈士的音容笑貌,已经永远的活在大家的心中!

    “全体都有,听我口令:向我们的民族英雄唐中华,敬礼!”李中易猛的转过身子,面向他一手组建的铁军,大声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无数双打立正的脚后跟碰触在一起,出沉闷的响动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无数只右手,狠狠的捶在胸口处,迸出无尽的哀思。

    “刷。”无数双手臂垂下,与战袍之间摩擦,竟然汇聚成了凛冽的一阵怪风。

    “我命令,按照参议司的第三套作战方案执行作战任务。”李中易当众下达了作战的指令,随即整个羽林右卫的大营,全都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云祥当即手捧着作战计划,递到李中易的面前,李中易提笔在手,当众签字确认。

    折从阮眯起一双老眼,默默的观察着李家军,已经拉开的作战流程。

    杨烈和身兼羽林右卫总镇抚的廖山河,仔细确认参议司出的作战命令之后,分别在命令上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“接上官命令,我营第一个出击,现在,我命令”接到命令的各级军官,在镇抚们的监督之下,分别出作战的指令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李家军的营地,全都动员了起来。此地,没有大声喧哗,更没有到处乱窜的官兵,大家按照命令各就各位。

    折从阮亲眼目睹,李家军战前准备工作,仿佛一架异常精密的水车一般,无论抽水,还是放水,都是那么的精确,流畅无比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折家军还在乱哄哄的整队,李家军这边的将士们,早已严阵以待,做好了随时出击的战前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折云水得到亲信牙将的报告之后,真急了,他挥舞着手里的马鞭,厉声喝道:“都别乱了,赶紧整好队,谁丢了老折家的人,看我不抽烂他的嘴?”

    折从阮自然不可能放过自家兵马的动静,李家军的敏捷与折家军的拖沓,这一静一动之间,他确实看破了门道,不禁长叹一声:“如此强军,何人可敌?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折从阮的感慨,却淡淡的说:“岳祖父过誉了,以晚辈之见,羽林右卫尚没有完全成熟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没好气的瞪着李中易,徉装生气,沉声反问道:“万众如一人,还不够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昂起脑袋,望向北面的远方,淡定的解释说:“队列严整,组织有力固然可喜,却还缺一场铁与血的正式洗礼。须知,宝剑锋从磨砺出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折从阮彻底懂了,李中易此次找他来援,其实是想和契丹人最精锐的部队皮室军,打一场硬碰硬的血战。

    身为宿将元老,折从阮比谁都清楚,军纪严明,只是确保打胜仗的条件之一,更重要的是,在方略正确的前提下,三军舍得用命去搏杀!

    折从阮一直记得李中易当初在府州城下说过的一段话:狭路相逢,勇者胜!

    没有决死精神的军队,就仿佛狗肉一般,不过是上不得正席的花架子罢了!

    “无咎,赵家的小子,就在山的那边,不可不防啊。”折从阮以过来人的身份,善意的提醒李中易,不要把本钱都给拼没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解释说:“不瞒岳祖您说,晚辈临出兵之前,颇是准备了一些对付骑兵的新式兵器。等到两军对决之时,我相信,其中的某些兵器,必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见多识广的折从阮,居然被李中易勾起了好奇心,他下意识的追问:“何等新式兵器?不知道老夫,可否见识一二?”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有给予正面的答,而是故意吊着折从阮的胃口:“唉,岳祖啊,大军都准备好了,不太方便反复的折腾士气吧?”

    “汝个小混球,连老夫也敢蒙?当老夫不敢抽你是吧?”折从阮的好奇心,被硬生生掐断,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,举起手掌就拍在了李中易的肩头。

    李中易明明可以躲过折从阮的慢动作,却没敢躲避,只得硬着头皮,挨了轻轻的一拍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一旁的宋云祥等人,纷纷别过头去,故意装作没看见的样子,有些事情啊,难得糊涂才是正道理呢!

    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.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