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住手,不得无礼!”李十五反应还算敏捷,及时的掏出李中易给的金腰牌,这才制止了宪兵们的冲势。

    宪兵们见惯了李中易的金腰牌,不过,带队的队正依然快步走过来,板着脸教训李十五:“李指挥使,这位是折家的将领,他不懂规矩,下官可以理解。可是,您是否应该提前讲明军规呢?”

    李十五陪着笑脸,解释说:“都怪在下一时疏忽,请贵官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那队正冷冷一笑,说:“包涵?军法里面,有包涵这两个字?李指挥使,按照军规,应提醒友军袍泽注意军规,却未提醒,杖十下,罚俸半个月,请事后到军法处来领罚。我必须提醒您,毋谓言之不预,得罪了!”说罢,转身就走,完全不给李十五留下继续求情的空档。

    折云水彻底看傻了眼,要知道,这李十五可是一直守卫在李中易身边的心腹牙将呐,竟然被宪兵军官当众下了面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折云水听得千真万确,那宪兵队正义正词严的命令李十五自领军棍,还要罚俸半个月。

    这是哪门子的军法,竟然严到了如此苛刻,甚至不近人情的程度?

    李十五的肤色原本黑如墨炭,如今,更是黑中透红,红中发紫,紫中带黑,又急又气!

    可是,军法无情,军令如山倒,李十五就算是李中易身边的心腹之人,也没有任何享受违抗军规的特权。

    折云水心里不落忍,就安慰李十五说:“全是我的过错,你先别着急,我这就去找我那个妹婿,求他法外开恩。饶了你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李十五急忙伸手拦住折云水,哭丧着脸,解释说:“少将军。您千万别介,您不找我们那位爷尚好。一旦找他去说情,只会被罚得更狠。”

    折云水瞪圆了两眼,死死的盯着李十五,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,他忽然大彻大悟:难怪堂祖父执意要出兵支持李中易,答案就在眼前了呀!

    李十五当众丢了面子,给宪兵整得下不来台,倒让折云水有了崭新的认识:军法。原本就该无情!

    折云水原本还想闲逛下,出了这事之后,他索性走到队尾,从头开始排队,打算尝一尝李家军的伙食。

    李十五吩咐自己的牙兵,取两副碗筷过来,随即跟上去,走到折云水的身后。

    原本,李十五想劝折云水,至中军大帐内用饭。可是。受了宪兵的训斥之后,李十五的情绪多少受了影响,既然折云水想吃大锅饭。那就随他好了。

    有秩序的排队打饭,看着很可怕,实际上,由于效率极高,折云水并没有等太久,就左手抓了两张饼,右手捏着大汤碗,离开了队列。

    折云水模仿李家军官兵的样子,就蹲在空地上。啃一口饼,咽一口汤。学得像模像样。

    李十五打了饭菜后,走到折云水的身旁。也跟着蹲了下来,一边吃饼喝汤,一边注意折云水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我说十五兄啊,贵军的军官也都要排队领饭食?”折云水几口咽下味道不错的烙饼,指着一个走到哪里都有人捶胸敬礼的军官,十分好奇的问李十五。

    李十五将没啃完的饼,泡进汤碗里,笑着介绍说:“在咱们军中,就算是我的那位爷到了这里,也要排队领取饭食。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?”折云水难以置信的瞪着李十五,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。不信你随便在这里找个人问一下?”李十五见了折云水一脸土包子像,心里舒坦多了,哪怕屁股上即将挨军棍,也不再是那么的令人恼火。

    人的幸福感,其实都是比较出来的,李十五也不例外!

    吃过饭后,折云水站起身子,从怀中掏出手帕子,仔细的擦了嘴和手,笑着对李十五说:“这猪肉汤的味道很不错,就是饼有点硬,磕牙。”

    李十五没有手帕子,顺手从怀中摸出一张粗黄纸,仔仔细细的擦拭干净嘴巴上和手上残留的油污。

    折云水注意到,李十五居然用粗黄纸擦手,不由惊讶的问道:“这纸挺贵的吧?”

    李十五笑道:“咱们自家建有造纸坊,不能写字的就拿来擦嘴,还有一种更粗的纸,用来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折云水楞住了,老折家虽是西北大豪门,折家军的将领们擦嘴只能用手帕子,擦屁股更是只能用竹筹片去刮。

    李家军,真他玛的有钱呐,土豪!

    折云水想到这里,对于李家军的内情,好奇心更盛,他想了解得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大寨,以折云水专业的眼光的来看,可谓是异常之有讲究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渐热,晚上很可能要夜行军,折云水并未见营中搭起帐篷。

    大营之中,吃过饭的官兵们,三五成群,坐在各自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折云水一路走过去,他发现,有些士兵居然手里捧着,嘴上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忍了又忍,折云水终究还是没忍住,扭头问李十五:“他们都在?”

    李十五挑了挑眉心,笑道:“咱们军中,不管是晋升,还是加饷,都要求面考试。考试不合格者,暂缓受赏,直到达标了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能看看他们的么?”折云水自己也就认识两千多个字而已,他哪里会相信,李家军中的普通士兵,竟然也可以读得懂这么厚的一部?

    李十五看出折云水不信,有心给他的教训,就故意指着一名正在士兵,大声喝道:“第三排甲位的士兵,请起立。”

    第三排甲位?这又是什么鬼?折云水觉得,他自己的脑水完全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随着李十五一声令下,从第三排站起了一个面色有些白的士兵,“啪。”他双脚并拢,打了个标准的立正,大声答说:“右卫第一军第一营三队甲什,见习伍长何猛,请上官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何伍长,出列,把你念的,拿来我看看。”李十五右手高举着李中易颁下的金腰牌,大声喝令何猛出来。

    何猛略微整理了下军服,昂首挺胸的走到李十五的面前,捶胸行礼,双手奉上他刚才读的教材。

    李十五还了个标准的军礼,这才双手接过何猛递过来的,然后转手交到折云水的手上。

    折云水打开教材,定神一看,这上,居然有很多似是而非的错别字,他心中微微一动,指着本上的一个字,客气的问何猛:“何伍长,请恕我眼拙,这是何字?”

    何猛眼尖,探头看清楚折云水所指的那个字,朗声答道:“报告上官,这是学习的习。”

    “习?”折云水彻底的懵了圈,学习的习,不应该是“習”么?

    李十五见折云水楞住了,赶忙解释说:“我家相帅担心有些字太过繁杂,特意改为了简化字,方便没读过多少的将士们,读认字。”

    折云水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他抬手拍在脑门上,心中暗暗骂道:好一个奸诈的李无咎。

    “十五兄,这种教材还有么?”折云水想把这种好东西,带去给折从阮看看。

    李十五摊开两手,有些无奈的说:“这种教材,只有镇抚司那边有,而且必须面报告,才允许发放。”

    折云水懂了,也就是说,这种教材其实属于内部供应的专用课本,非经长官批准,不得外泄。

    尼玛,李无咎有胆子搞出简化字,怎么就没胆子推广呢?折云水有些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晚上,折从阮的大帐之中,折云水拿着经过李中易特批的军用教材,向此老请教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。

    折从阮极其认真仔细的读罢整本教材,忽然长叹一声:“此诚旷古绝代之功业!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,您何出此言?”折云水满头雾水的望着折从阮,不过是一本教材而已,只要是读之人,即使买不起,难道还没有几本手抄本么?

    折从阮望着折云水这个家族未来的将星,长吁短叹了一番之后,这才解释说:“历史上的帝王将相,但凡有文治或是武功,居其一便是盖世之雄。花娘的女婿,文可造字,武可定国,你倒是说说看,这算怎样的功业?”

    折云水还是有些不太理解,追问折从阮:“老祖宗,不过是一本伍长用的课本而已?”

    折从阮没好气的瞪着折云水,怒道:“你个蠢货,李中易麾下一个区区伍长,都要读识字,还有专用课本,那么,队正呢?指挥使呢?都指挥使呢?”

    折云水仔细的一琢磨,整个人立时不好了,在折家军中,指挥使以上的将领,识字的都不多,绝大部分军官都只会耍枪弄棒或者挽弓射箭,顶多在折从阮的熏陶下,读熟孙子兵法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反观李家军中,连军官都算不上的小小伍长,竟然已经有了专门的教材。这且罢了,若想从见习伍长变为正式伍长,还需要经过严格的考核。

    继续深入的想下去,折云水的眼前猛的一亮,紧接着,他情不自禁的大叫出声:“若要扩军,伍长可抵指挥使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含笑频频点头,叹道:“汝总算是明白了,唉,笨死了!”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