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身为折家之主的折从阮,毕竟不同旁人。他在西北的地界上,撕杀打拼了好几十年,先后和三个中原的汉人朝廷打过交道,若说此老见多识广,可谓是名至实归。

    此时,折从阮的注意力,全都被东京开封府,这五个字眼,给彻底的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,耶律休哥很有可能偷袭大周的国都,那么问题来了,李中易这只狡猾的九头妖狐,又为何弃开封府的安危于不顾,却和老折家约定,要去灭了在洺州城外的契丹人呢?

    折从阮越琢磨,越觉得其中必定有诈,他虽然不太清楚李中易的葫芦里究竟买的是什么药,但是,折老令公却可以断定,李中易对大周朝存了异心!

    说实话,自从柴荣驾崩后,折从阮等的就是这一天!

    周太祖郭威尝言:皇帝者,兵强马壮者为之!

    如果,老折家拥有强悍的军事实力,折从阮不可能这么轻易的,就替李中易作了嫁衣裳。

    军阀,自有军阀自己生存的逻辑,李中易在西北的强横潜势力,近在咫尺的折从阮又不是瞎子,他怎么可能看不见呢?

    以折从阮对朔方以及灵州情况的了解,李中易若想起事,仅仅西北的地盘内,就至少可以提供四万汉军和三万被驯服了的党项骑军,这就是七万精锐之师了!

    如果,再加上李中易嫡系中的嫡系部队接近两万人的羽林右卫,以及三千党项人最膘悍的骑兵教习,当今大周的军事力量之中,李中易至少占据了四分之一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府州折家倾巢出动,和李家军并肩作战,实际上,就实力而言,李中易已经稳居于大周众将之。

    当然了,折从阮是了解内幕的盟友。才有可能知道这么多。一般来说,在大周朝廷的权贵眼里,李中易的手下除了羽林右卫之外,也就还有郭怀所掌握的一万多灵州边军而已。至于几十万党项族人,则被遗忘在了遥远的西北边境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距离足以使人淡忘掉李中易所掌握的强悍军事潜力,大家只看得见,李中易在中原腹心之地的那区区万余人而已。

    折云水听了杨烈的态势分析。张了张嘴,很想打破砂锅问个究竟,只是,刚才丢脸的教训实在太过深刻,这一次他倒没敢造次,最终还是合拢嘴唇,耐住了性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,颇有空闲的他,刚才已经将折家将们的神态,都看得一真二切。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没错,李中易已经料定了开封城附近要出事,却没有率军勤王,其中的目的显然很不单纯。

    基于这个惊人的认识,折从阮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李中易,却见这位李大帅正微眯着两眼,仿佛是在倾听杨烈的军情汇总,仔细一看,却又象是走了神。

    联想到和李中易交往的种种状况,折从阮暗暗摇了摇头。每逢大事有静气,这个为帅者必备的基本功,李中易算是彻底做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成熟的政客,或是军事统帅。都必须具备临乱不慌的基本素质,否则,便是帅熊熊一窝的悲剧性结局。

    “诸位,根据参议司的共同研判,我军的当务之急是不能跟着契丹人的作战节奏起舞,而应该跳出局部。俯瞰全局。所以,如果完整的吃掉盘踞在洺州城之敌,也就是咱们必须考虑的大问题了。”杨烈不急不徐的介绍完了军情,留出了充分的讨论时间,供大家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折云水早就忍不住了,杨烈的话音刚落,他就抢先问:“请问杨都指挥使,假设我军顺利的击败了洺州附近的契丹人,可是,怎么才能追上去,聚而歼之呢?”

    府州折家,受限于地盘偏小、地力贫瘠的要命因素,无法供养大规模的骑兵部队,只得以清一色的强化步军,来应对外敌的威胁。

    就以往的战例而言,折家的精锐步军即使击败了拓拔家的进攻,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党项骑兵落荒而走,他们没有办法追上去,扩大更多的战果。

    杨烈微微一笑,说:“契丹人除了皮室军和属珊军之外,大多都有夜盲症,嘿嘿,夜战嘛,恰好是我羽林右卫最擅长的拿手好戏。”

    “夜盲症?”折云水一头雾水的望着杨烈,“莫非是夜晚看不清楚路?”

    杨烈微微点头,含笑解释说:“云水兄弟所言极是。这普通的契丹人,虽然终日饱食肉类,可是,他们不仅甚少吃蔬菜水果,更是很难吃到猪的肝脏”

    折云水听杨烈解释了一大堆,立即联想到了,折家军的现状。

    在折家军中,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人,无法在夜间不举火的情况之下,可以看得清楚道路。

    如果,李家军帮忙解决了夜盲症的大问题,折家军的机动作战能力,必定会有一个本质性的飞跃。

    折云水是武将,考虑问题大多从军事角度出,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折从阮却从杨烈坦然当众描述清楚夜盲症的起因,以及治疗方法,看出来,李家军确实没有把折家军当外人。

    嗯哼,不把折家军当外人看待,这恰好是折从阮最看重的一个关键性指标。

    折从阮眯起一双老眼,视线很自然的飘向南方的远处,那是开封府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折从阮对于折赛花能否产下男婴,有着远从前的巨大期待。

    杨烈微笑着解释说:“折家的老祖宗及各位兄弟们远道而来,拔刀相助,那么饷、粮以及柴禾,就都不必操心了,自有专人送至诸位的大营之中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拈须微微一笑,李中易倒是会做人,提前把这种难于启齿,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利益需求,先抖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哪有盟友出手帮人打天下,还要盟友掏银子的事儿?

    折云水毕竟年轻,对于利益方面的事情,他并不敏感,而是盯着杨烈问:“如何追击契丹人呢?请杨都指挥使明言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折云水,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,大门阀出身的世家子,大多人面比较广,根基雄厚,缺点却也非常明显:不接地气!

    打仗,除了组织严密,武力强悍之外,更重要的是,后勤保障要到位!将士们连饭都吃不饱,怎么可能拼死卖命呢?

    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.来.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