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张队正接到消息之后,留下断后的人,就带人赶到了官道一侧,潜伏在丘陵背后。

    官道上的契丹人,大张旗鼓的举着火把,耀武扬威的护着一辆马车,疾驰飞奔。

    张队正皱紧眉头,仔细的观察了一阵子,忽然小声下令:“不许出击。”

    黑铁塔埋头想了想,心里十分认同张队正的决断,原本空无一人的官道上,突然出现这么大一帮子人,不是诱饵,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老黑,你速速和大牛,骑快马大营,禀报李头儿,就说敌军主力,就在相州境内。”张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官道看了一阵子,当即做出了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我?”黑铁塔不满意的小声发牢骚,显然不想去。

    张队正把脸一板,正色道:“这是军令,违者斩!”态度异常之坚决,只要黑铁塔敢违抗,脑袋肯定要搬家。

    在羽林右卫军中,只要是正式的军令,都必须严格执行。哪怕是错的,也要执行,否则,先斩违抗的脑袋,再追究错误的命令。

    军队,不是可以随意讨价还价的菜市场,如果没有铁一样的战场纪律,阿猫阿狗都敢抗命,那怎么成?

    张队正既然做出了决定,黑铁塔只得撒泪而别,领着他的老搭档大牛兄弟,牵着战马,悄悄的走出去老马,这才翻鞍上马,朝着濮州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等黑铁塔和大牛顺利的离开之后,张队正又下了一道军令,“咱们绕路向南,避开敌军的包围圈。”

    在羽林右卫之中,上级军官下达命令之后,部下们都必须无条件执行。

    于是,众人离开了潜伏的丘陵,打算绕过官道,去南方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说南人的哨探,往南走了?”大约半个时辰之后。耶律休哥得到了前方的消息。

    契丹人的皮室军,不愧是精锐中的精锐,他们的哨探安静的隐藏在暗处,张队正的人马则是活动的目标。只要仔细的观察与倾听,或多或少,总会露出行踪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摸着下巴,仔细的琢磨了一番,突然轻笑出声:“好一个狡猾的南蛮子!”

    萧得潜疑惑的望着耶律休哥。不解的问:“枢使,您这是”

    耶律休哥背着手,踱了几步,淡淡的笑道:“如果老夫所料不差,咱们必定是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枢使,何以见得呢?”萧得潜很有些摸不着头脑,南蛮子的哨探,根本就没靠近过此地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冷笑道:“既然咱们已经暴露了,那就让南蛮子们,见识见识咱们大契丹皮室军的厉害吧?传令下去。咱们去开封城下玩玩,路上不许停!”

    萧得潜听说要去偷袭开封城,既惊,且喜,一时间,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从相州去开封府,其实并不算特别远,以皮室军精锐的脚力,只怕是两日就可以杀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杀到开封城下容易。没有攻城的器械,绝难攻破开封的城墙。

    万一,孤军深入太远,四面的南蛮子军队。包抄过来,全军覆没的危险,大得惊人!

    “枢使,咱们才一万五千兵马,而且,都是骑兵”萧得潜下意识的想劝耶律休哥。心转意。

    谁料,耶律休哥摆了摆手,斩钉截铁的说:“吾意已决,且去传令吧。”

    耶律休哥那可是大契丹国,鼎鼎大名的战神,他的军令,萧得潜不敢违背,也不想违背。

    自从跟随耶律休哥以来,萧得潜打过的胜仗,早已经数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,耶律休哥领着精锐的皮室军,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,直扑开封城下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这边一动,羽林右卫的哨探系统,立即察觉到了异常的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,示警的军报,仿佛雪片一般,飞到了李中易的案头。

    “白行,你怎么看?”李中易轻轻的敲击着桌案,平静的询问杨烈。

    杨烈仔细的斟酌了一番,说:“粗粗一看,我觉得耶律休哥疯了。不过,仔细的盘算一下,我倒有了更深的认识,如果,耶律休哥知道京城如今军力异常空虚,直扑过去,倒很容易调动我军主力援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却没吱声,继续盯在杨烈的脸上,等着他拿出意见。

    杨烈字斟句酌的说:“可问题是,我军虽然悍勇,却大多是步军。如我军全体援,耶律休哥完全可以立即掉头向北,相机拿下城防大有破绽的大名府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您是北征的统帅,如果大名府有失,罪责必定难逃。”杨烈说到这里,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也许,耶律休哥正是看准了这一点,想逼迫您在他选定的战场,进行决战?”

    李中易欣慰的望着杨烈,这些年来的苦心栽培,使杨烈迅速的成熟,完全可以独当一面!

    没错,耶律休哥采取的其实是十分高明的阳谋,其目的昭然若揭,就是想利用皮室军的超群机动力,调动李中易的主力部队,疲于奔命,然后寻机一举歼灭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南下开封城,既可能是徉攻,也可能是实攻,端看李中易怎么应对?

    天大的难题,被摆在了李中易的面前,连李云潇都很紧张的望着他,惟恐出现判断错误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却轻描淡写的说:“耶律休哥的目标,其实,一直在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开封城内,虽然没有特别出名的重将,却还有数万精锐的禁军,石守信也在城中。

    如果,没有内应打开城门,没有重型攻城器械的耶律休哥,绝难拿下大周的国都。

    开封城,可不比别的地方,满朝重臣们的家属和亲眷,皆在城内。不管,朝廷临时任命的守将是谁,都会竭尽全力的拼死守城,不敢稍有懈怠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,耶律休哥明知道,占不到大便宜,却为何又要率军南下,作出攻击开封城的样子呢?

    另外,退一万步说,即使耶律休哥顺利的偷袭开封成功,李中易手头重兵在握,只需切断归路,耶律休哥最终难逃兵败身死一途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大周朝灭亡在耶律休哥的手上,李中易如果想要改朝换代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李中易,还是杨烈,都一致认为,耶律休哥玩的是调虎离山的花招,目的是想引李中易上勾。

    “爷,魏王派来使者,说是契丹人的主力大部队,已经包围了大名府。”李云潇快步走到李中易的身旁,小声禀报了最新的动态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笑道:“耶律休哥不愧是老谋深算的契丹第一名将,他把主力兵马,摆在我的北边,他自己带着和机动兵力,绕去了南边,实在是令人有些头疼呐。”

    杨烈反复琢磨了一阵子,忽然提醒说:“如果咱们弃京城于不顾,只怕是,会被满朝文武的口水,给淹死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耶律休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,让我进退两难,即使胜了,也会变成战略上的败局。”

    原本没怎么听明白的李云潇,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,不由恨恨的骂道:“该死的契丹蛮子!”

    如今的战场,已经明显呈现出碎片化的趋势,契丹人一分为二,主力在大名府城下,耶律休哥带着精锐部队,长途奔袭开封。

    大周这边,从大名府往南,处处都需要防守,战线四面漏风,简直是烽火遍地,四面楚歌。

    “爷,咱们该怎么做?”李云潇觉得局势显然已经失控,急切的问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轻声笑道:“咱们既不留在这里,也不京城,喏,去这里。”右手食指,轻轻的戳在军用沙盘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杨烈定神一看,不禁有些疑惑的问李中易:“为何是洺州?”

    洺州,今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,地处大名府以西大约百里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,耶律休哥的行踪一直异常诡密,可是,河北、河南地区固有的地理环境,决定了,以骑兵为主的契丹人,若想快速顺利的南下,不可能走水书包网.bookbao2密布的贝州一线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要卡住了洺州一线,那么,就等于是彻底的切断了契丹人的归路。

    “爷,大名府,咱们不去了?”李云潇有些担心的询问李中易。

    杨烈见李中易的目光向他看过来,便解释说:“就算是大名府的那段城墙都是豆腐做的,魏王手下也有五万多兵马。这些人在野外浪战,很可能不顶大用,但是,依托城墙拼死防守,还是很可以消耗一些契丹的有生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有咱们虎视眈眈的盯在一旁,契丹人至少要留出一部分人,防备咱们吧?”杨烈对于河北和河南地形,已经完全做到了心中有数,即使不看沙盘,也可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“只是,神卫军和广锐军怎么办?”杨烈扭头望着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带着他们一起行动,只会把咱们也给搭进去,没有任何好处。不如,就让他们原地扎营,深挖壕沟,高筑寨墙。”

    杨烈想了想,笑道:“孤城难守,只要他们在城外,契丹人想拿下附近的任何一座城,都是白日做梦。”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