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爷,耶律休哥一定把咱们灵州一系,当作是最大的敌人,这个毋庸置疑。”颇勇十分有信心的仰起脸,陪着笑脸说,“道理是明摆着的,属珊军差点被我灵州一系全歼,姓耶律的,做想做的事情,恐怕是一口将咱们吞掉,永除后患!”

    李中易撇嘴一笑,这个颇勇,在京城混了几年之后,心眼子比以前,更是灵活了不下十倍。

    灵州一系,颇勇的这个提法,其实恰好说中了一个事实:李家军的基础,其实来自于灵州。

    在京城这边,李家军的力量,也仅仅只有羽林右卫和党项骑兵教习,这么大约两万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可是,在朔方的地界上,不仅有郭怀手下的三万余灵州汉军,更有隐藏在民间的五万多,由前党项奴隶兵组成的成建制骑兵部队。

    这且罢了,党项拓拔家最凶恶的敌人,府州折掘家的掌上明珠,折赛花,早已是李中易的平妻。

    折赛花的腹中,已经怀上了李中易的种,如果是男娃儿,府州折掘家,就是李家儿郎的外祖家。

    这关系,已经亲密之极!

    府州折掘家的实力,就算是再弱,由于举城皆兵,七拼八凑之下,集合一支两万人的比战精锐之师,不是太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颇勇敢于反抗拓拔彝殷对颇家的残酷剥削,却对李中易乖顺异常,其中的逻辑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向来是强者为尊,成为强者的忠实盟友,或是心腹,才能最大限度的保障自己的根本利益。

    颇勇虽然没读过汉,却有着惊人的语言天赋,来了开封城不到三年,他的汉话已经说得十分流畅。

    如果,不是相貌有着显著的异族特征,颇勇完全可能被汉民们。看作是本族的兄弟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耶律休哥多半就藏在咱们大营附近的不远处,暗中窥视着咱们的虚实。”李中易目光炯炯的盯在颇勇的身上,极其认真的说。“等耶律休哥袭击后军的时候,就是你拼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颇勇不仅没有丝毫的胆怯,反而舔了舔略显干躁的大嘴唇,兴奋的说:“爷,哪怕是拼到最后一个人。把小的也搭进去,也要誓死拖住耶律休哥的大部队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颔,笑眯眯的望着颇勇,和聪明人说话,的确是件令人舒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颇勇跟在李中易身边的日子,已经不算短了,他是个啥性子,李中易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在大西北地区,笼罩在李中易统治之下的党项人,至少过了四十万人。颇勇手下的这三千多人。即使全都拼光了,以李中易的性格,肯定会很快帮他补充上来。

    并且,颇勇表明了忠心之后,李中易肯定会高看好几眼,那他还需要担心将来带的兵会少么?

    混在各种圈子里边,真正的聪明人,不仅会算经济帐,更会算政治帐,以及人情帐。此所谓:风物长宜放眼量!

    常凯申校长的军事力量,为何越打越少?除了战略战术不如毛太祖之外,更重要的是,他都没有真正掌握全国的力量。就屡屡玩借刀杀人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军阀们,最在意的就是手头的那点人枪和地盘。杂牌军前方拼光了,紧接着,就被常校长撤消了编制,这其实是把军阀们都当成了傻瓜蛋子。

    所以,济南战役的关键时刻。出现了吴化文的临阵起义。平津决战,由于傅作义的纠结和犹豫,导致华北地区尽失。淮海决战,何基沣和张克侠联手,把黄伯韬给卖了,再加上新桂系的李宗仁和白崇禧私下里拖的后腿,导致常校长手下的精锐尽失,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解放战争,其实是一场团结的Tg,战胜严重分裂的kmT的战争!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混在老长圈,耳濡目染之下,站得高,自然看得远。

    在没有拿下全国政权之前,自然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一起打江山!

    等到,李中易手头的军事力量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时候,想把党项人捏圆或是捏扁,不全都由着他的心意来么?

   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!

    大流氓朱洪武坐稳天下之后,把以前的老战友们,宰得差不多了,动不动就是株连几万人的大案子,大明王朝的根基,一点不松!

    现在,颇勇暂时没有反心,而且迫切希望立功,李中易自然不可能亏待了他。

    李中易招手把颇勇叫到身前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耶律休哥不是一般人,他肯定知道,你是我手上唯一可用的骑兵力量,想吃掉你的心思,必定很大。”

    颇勇心头猛的一凛,他竟然,漏算了这一条,实在是该打!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颇勇微微变色,知道他意识到了危险性,这才慢慢腾腾的说:“我现在也不知道耶律休哥的伏兵,藏在那里。你的任务是,在耶律休哥想吃掉咱们后军的时候,突然杀出来,牵制住他的攻势。如果,你能够牢牢的拖住耶律休哥的部队,消耗了多少人,我双倍补给你!”

    颇勇知道,李中易虽然异常之精明,却从来都说话算数,属于那种一口唾沫,一个坑的主。他不禁喜上眉梢,他原本就是万夫长,如果这次立下大功,肯定会更上层楼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何许人也,尽管颇勇掩饰得很好,但依然暴露出了噬血和野望的一面。

    只要主君强大,部下越有野心,其实,事业的盘子,也就可以做得越大!

    李中易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主公,对于颇勇急于想建功立业的念头,自然不会泼冷水。

    “请注意,我只需要你缠住一部分皮室军,就足够了!”李中易又一次拍了拍颇勇的肩膀,淡淡的说,“既要立功,又要保住小命,与吾一起共享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颇勇眨了眨小眼珠,趁机提出了一个要求,“爷,小的尚未娶妻,偏生又最喜西北女郎,尤其是擅武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,这小子肯定是盯上了,折赛花身边的女将们。

    府州折掘家,在西北经营了几十年,尽管府州一直不富裕,家底也还是比较雄厚的。

    折赛花身边的侍女们,个个都会武,而且大多长得很漂亮,颇勇还真有些眼光。

    不过,仅仅是漂亮,还不足以让颇勇找上李中易开口提要求。

    折掘家是西北豪族,折赛花又是李中易的平妻,一旦颇勇娶了折赛花身边的某个侍女为妻,他和李中易的关系,无形之中拉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年的小委员长陈诚迹之前,就是因为他娶了宋美龄的干女儿,谭延闿的亲生女谭祥。

    枕边风,所带来的裙带关系,其威力不亚于杀敌十万的大功劳!

    李中易确实没有料到,颇勇竟会把主意,打到了折赛花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仔细一想,他既没有干女儿,亲生女又还年幼,颇勇却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壮汉了。

    对于老部下的主动示好,李中易向来不会当面打击他的积极性,但也不可能把话说死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道:“只要花娘身边的女郎,看得上你,我乐观其成。”

    颇勇也没指望马上得偿所愿,有些事情急不得,只要在李中易这里挂上了号,得了允准,后边的事情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把颇勇叫到大沙盘的前边,仔细的交待了一番,直到颇勇彻底的领悟了,这才放他出去做出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,叶诚望的大营里,挤满了睡不着觉的老部下们,大家正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叶帅,李相公那边派来的人,简直就是故意来挑刺的,明明营盘已经扎得很深了,居然还要深挖下去三尺,要不是”说话的黑脸军汉,觉叶诚望脸黑如铁,赶紧住了嘴,缩了缩脑袋,不安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老叶,我倒觉得,按照李相公的办法来扎营,防守起来,要稳妥得多。”广勇军副都指挥使杨彬,摸着下巴,有条不紊的作了分析,“只是,咱们身处中原腹地,儿郎们赶了大半夜的路,有必要这么折腾?”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在场,一定会当即指出杨彬,明面上没有说啥,其实暗藏挑拨之意。

    显然,从杨彬的态度来看,广勇军内部对于彻底投靠李中易,依然有着不小的分歧。

    叶诚望不动声色看了眼杨彬,以前,吴帅在世的时候,就曾经说过:杨彬此人心眼窄,眼皮子浅,成不得大事!

    后来,吴帅交出兵权的时候,特意上表太祖郭威,推荐叶诚望接替广勇军的都指挥使。

    问题是,叶诚望虽然顺利的接了班,却也从此和杨彬,有了说不清楚,道不明白的嫌隙。

    在这广勇军中,山头众多,杂牌林立,大致分为四派势力,彼此合作,又彼此扯后腿。

    只是,叶诚望占了先机,获得了吴帅的高度认可,其所掌握的力量,属于广勇军中最大的一块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当初,决定接受李中易的拉拢,也是叶诚望权衡再三,强行作出的决策。

    只是,叶诚望最近隐隐约约嗅到了一些不妙的风声:杨彬私下里,和赵匡胤家的三弟,来往甚密。

    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.来.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