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三日后,李中易上表辞庙,符太后借口凤体不适,故意没见他。?    ???  ????

    范质出面代表朝廷,好生安抚了一番李中易,李中易和老范也没啥共同语言,虚假的客套之后,李中易登上马车,离开了政事堂。

    按照朝廷重臣挂帅出征的规矩,次相李谷陪着李中易,两个人同车,一起去了开封府的北门。

    路上,李谷重重的一叹,愁眉苦脸的说:“无咎相公,此次出兵北进,可有胜算?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,李谷显然是害怕他挡不住契丹铁骑南下的步伐,所以心存疑虑,故意试探此次出兵的前景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瞒惟珍相公您说,我也是心里没底,胜算不到三成。”李中易也不是什么好鸟,故意打了埋伏,卖了个大大的关子,想吓唬李谷。

    李谷能够有今天的地位,也不是吓大滴,他阴阴的一笑,说:“无咎相公恐怕有所不知啊,如若前方战败,老弟你的处境,绝对比李琼惨无数倍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浅浅的一笑,故意逗李谷:“惟珍相公,须知,兔子急了也要咬人滴。”

    李谷原本就是聪明绝顶的官僚,眨眼间,他便听懂了李中易的弦外之音:真把李某人逼急了,故意给契丹人南下让出一条通道,也不知道,是谁家的损失更大?

    还真应了那句老话:光脚的,难道还怕穿皮鞋的?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耍无赖,李谷反倒真当了个隐忧,快转动着眼珠子,思考对策。看书  ?????

    哼,李谷的诡异表现,让李中易当即意识到,这位家门相公,恐怕也是议和的主力军之一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纯粹的文官集团,大多都具有软骨头病。也就是毛太祖曾经评价过:臭老九们,立场不坚定!

    文官集团,固然没有造反的心思和实力,但是。贪污腐化,堕落极快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清楚,国难当头之际,李谷其实已经存了逃离之心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掌握实权下来,李谷的产业。几乎遍及整个开封城。钱财捞足了,决死之心,就不是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 李谷是个啥想法,李中易没有半点关心的兴趣,强风到日,沙尘自会吹散。

    开封城北,旌旗招展,队列雄壮,除了出城送行文官们的小声议论之外,北征大军的队伍之中。竟是连金铁的交鸣之声,都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李谷虽然不擅军务之事,却也知道好歹,他轻声一叹,说:“羽林右卫,真不愧是我大周的第一精锐。  ?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李谷,心里暗暗冷笑不已,这个李谷,不管啥时候,都要找个缝隙。鸡蛋里挑骨头。

    不过,李谷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酸腐书生,他的麾下并无一兵半卒,李中易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李谷双手递来壮行酒。李中易接过酒盏,一饮而尽,重重的掷杯于地,翻身跨上汗血宝马“血杀”那高昂的背脊,纵马驰到军阵之前。

    “儿郎们,此番北上。咱们要硬碰硬的去干翻契丹狗贼,你们怕不怕?”李中易仰面朝天,挥鞭指日。

    “怕个卵!”

    “干翻他们!”

    “抢光他娘的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打契丹狗的草谷,爽”

    李谷冷眼旁观,他暗中觉,李中易的嫡系部队羽林右卫,气势如虹,浑然没把契丹人放在眼里。然而,配属于李中易的三支禁军队伍里,虽然也有稀稀疏疏的应和声,气氛却显然沉闷许多。

    未战先怯,这是李谷对朝廷精锐禁军的直观感受,他暗暗摇头,由此看来,范质和太后有心议和,非常有道理!

    李中易手下的羽林右卫,虽然堪称精锐中的精锐,毕竟兵力过少,刹那间,李谷有些怀疑,朝廷此前对李中易的打压是否错了?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谷虽然与范质因为争权夺利,严重不和。但是,李谷在打压武臣的基本立场上,和范质并无本质性的区别。

    异论相搅,以及打压武臣,这是从本朝太祖登位开始,就一直奉行的基本政治逻辑。

    李谷思索再三,最终依然认为,不让李中易、赵匡胤、尤其是深受先帝信赖的韩通,等武夫掌握太大的兵权,十分符合文官集团的根本利益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有心思理会李谷的小心思,他注意到,原本属于韩通嫡系部队的广锐军,士气最弱。

    至于,赵老二的多年旧部神卫军,和广锐军相比,不过是半斤八两的区别罢了。

    倒是原本属于杂牌军的广勇军,欢呼声和呐喊声,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点头,这段日子以来,他对广勇军的笼络策略,算是起了点效果。

    神卫军和广锐军,在朝中都重臣暗中支持,无论是军饷,还是粮草辎重,非但不可能缺少,反而异常之充足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上述两军的策略是,以前是个啥样子,如今还是啥样子,外甥给舅舅打灯,照旧!

    至于,没有硬扎根基的广勇军,李中易暗中授意羽林右卫都指挥使杨烈,从优从快给广勇军放军饷和粮草辎重。

    杨烈不愧是李中易最好的门生,他对李中易的真实意图,领会极深。这段日子以来,就在李中易忙着朝廷打嘴巴官司的当口,杨烈成天泡在广勇军的军营之中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丘八们,除了李中易手下的羽林右卫和灵州军之外,几乎全是大字不识几个文盲。

    杨烈这个李相公手下的头号红人,在广勇军中,满嘴脏话,作派粗鲁,除了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之外,杨烈甚至包下几个开封城内知名的女行,陪着广勇军的高级将领们一起作乐。

    军伍之中,除了比拼拳头的大小之外,就是彼此之间的作风,要对胃口。

    杨烈的拉拢之意,以及他扎实的背景,广勇军的头头脑脑们也都心知肚明。可问题是:别的相公以及帅臣,从未有人正眼看过他们,哪怕是半眼?

    这杂牌军,自有其生存的逻辑,其中最重要的是,找一座可以依靠的大靠山,保住众将领们手头这么一点点日益减少的兵权。

    由于丘八们普遍不读书,并不知道廉耻,更不知民族大义,他们只知道,谁军饷,谁给甜头,就替谁卖命。

    李中易从来都不是政治洁癖主义者,在没有完全掌握军政大权之前,他必须奉行毛太祖的政策: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大家一起分享权力和利益的红苹果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