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十分奇怪,柴玉娘刚被贬为了郡主,符太后竟然就把耶律瓶交到了她的手上,这里边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算计?

    “朝廷想和契丹人议和?”李中易略微一想,随即明白了范质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契丹人多年积威之下,以范质为首的文官集团,嘴巴虽然很硬,实际上,他们打心眼里畏惧契丹人的显赫军势。

    现在,契丹人既然已经突破了雄、霸二州,整个大周帝国的北部腹地,就完全向耶律休哥敞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前方的军报,雪片一般递入京城,契丹人打草谷的恶劣行径,既令人愤怒,又让文官集团感觉到恐惧。

    万一,李中易此次北进,兵败于耶律休哥之手,帝都开封城,危矣!

    至于,让柴玉娘带着耶律瓶,跟李中易一起北进,据李中易的猜测,不过是朝廷想留下一点颜面罢了。

    大敌当前,朝廷不思集中国力御敌于国门之外,反而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议和,连契丹的那位被俘虏的公主,都要当作和议的诚意,送给耶律休哥做见面。

    主政的范质和符太后,其表现确实令李中易十分寒心,哪有刚刚开战,就打算议和的道理?

    弱宋亡国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中原大地之上,李中易将脑袋搁在柴玉娘的胸前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柴玉娘察觉到李中易的异常状况,轻声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中易自然不可能和柴玉娘说出他的担忧,吻了吻她那美丽的锁骨,笑道:“我在想,卿清刚才喘得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的俏脸刷的一下,红得发紫,她恶狠狠的在李中易肉多的肋下,用力掐了一把,骂道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。奴家还没过门呢,你就如此的欺负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想越窝火,越想越觉得委屈。屈起膝盖,顶到了李中易的肋排之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促不及防,不禁闷闷的痛叫出声,赶忙将她严严实实的压住。不让这个野蛮的柴家长公主,继续施暴。

    “太后为何为把耶律瓶交给你?”李中易知道玩笑开过了头,赶忙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柴玉娘背过俏脸,没理会李中易,李中易死皮赖脸的。在她比花还娇的玉体上,四处骚扰。

    最终,柴玉娘败下阵来,喘着粗气说:“我哪里知道?皇嫂只是说,让我带着耶律瓶离开京城一段时间,避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柴玉娘这么一说,当即明白,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,范质必定会有后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晚。李中易陪着柴玉娘共进晚餐的时候,杨炯换乘平民使用的牛车,悄然来到大营外面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下官奉范相公之命,特来转达要事。”杨炯看了眼一直侍立于李中易身侧的李云潇,希望他自觉的退出大帐。

    李云潇仿佛完全没有看见杨炯的眼色,他只听李中易的招呼,除此之外,谁都不鸟。

    杨炯没招了,只得干巴巴的请求李中易:“李相公。范相公有要紧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也只当听不懂杨炯话里的意思,淡淡的说:“哦,范相公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得了,杨炯彻底没了法子。他也知道,李云潇是李中易心腹中的心腹,嫡系中的嫡系,只得硬着头皮转达了范质的意思,“范相公说,李相公乃是国之柱石。朝廷仰赖之处颇多的。此战若是胜了契丹人,万事好说,若是战局一时不利,还望李相公妥善保全有用之身,留得青山在,何怕没柴烧?”

    李中易低垂双目,杨炯的话,虽然说得婉转和隐晦,不过是句漂亮话而已。

    所谓的战局一时不利,其实就是,战败的代名词罢了。范质希望李中易用耶律瓶换取自身的平安,也是希望李中易主动站出来,充当主动议和的替罪羊而已。

    开平郡王李琼战败之后,晚景可谓是凄凉之极,差一点连嫡亲的孙女都要送给李中易做妾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得很,他若是在前方战败了,符太后岂能饶得了他的全家老小?

    范质的话,说得比较含蓄,本质上,是在警告李中易:一旦战败,他就必须承担,替朝廷阵前议和的大罪过。

    耶律瓶被范质塞进柴玉娘的手上,其目的是想,逼迫战败之后的李中易,把这位契丹公主,送给耶律休哥当作是人情。

    这柴玉娘刚犯了大错,她又是李中易的未婚妻室,显然,范质所谋甚远,所图甚大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他几次三番的挑战范质的权威,范质一直隐忍不发,等的就是如今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嗯,范质不愧是老谋深算的超级政客一枚!

    至于,把耶律瓶送到柴玉娘的手上,恐怕就是符太后的衔恨报复了吧?

    柴玉娘公然挑衅符太后的权威,胆大包天的持弩威胁垂帘的太后;李中易也没把范质放在眼里,屡次主动出击,并且居然都占到了便宜。

    符太后原本就痛恨李中易,再加上柴玉娘这么一闹,矛盾势必益发尖锐。

    对于杨炯的传话,李中易自是左耳进,右耳出,压根就没当回事儿!

    庙堂实力论,战败的名帅,好比脱了毛的凤凰,其待遇比鸡还不如,李琼就是鲜明的例子。

    和契丹人主动议和,就目前的舆论环境而言,谁敢出头,谁的名声都会丑不可闻!

    李中易目前的处境,某种意义赏罚来说,有点类似晚明时期的兵部尚书陈新甲。当时,正值洪承畴兵败辽东,举国震动之际,崇祯帝明明想讲和,却又不想承担骂名,就把陈新甲给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,崇祯的密使太仆少卿马绍瑜,从辽东发回来的议和密函,被陈新甲的书童误以为是“塘报”,传抄给了各省驻京的办事机构。

    消息传开后,崇祯帝为了遮丑,断然宰了陈新甲灭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跟在老首长身边的时候,经常在没事干的时候,看看明史。所以。他十分熟悉这段陈新甲被替罪羊的老典故。

    没想到,比晚明时期早了好几百年的大周朝首相,居然也想对李中易采取相同的招数的。

    世事实在是难料啊!

    李中易早就打定了主意,他自然不可能当面回绝杨炯转达的无理要求。只是淡淡的说:“吾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杨炯也早料到,李中易不可能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,这种机密的私下勾兑,只要稍微有点政治常识的官僚,都不可能给出准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。范相公命下官转告于您,关键时刻,国事为重!”杨炯临走之前,再次提醒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都懒得接话,直接吩咐李云潇:“送客!”

    李云潇见杨炯站在原地发楞,就板着脸,把手一摆,沉声说:“杨提点,请吧!”

    杨炯的本官是: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,类似于内阁的秘书长。实权很大,品级却不高,比李云潇还差了一等。

    按照官场的规矩,杨炯如果不是代表范质过来传话,他在李中易的面前,别说让座奉茶了,压根就只有站着回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杨炯此行,原本也没有打算获得李中易明确的答复,他只是代表范质,阐明了一个观点:打了胜仗。啥都别说,必须重赏;若是打输了,李中易要想保住身家性命,就必须当议和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此所谓。儒门官僚集团一直所贯彻的成王败寇逻辑,是也!

    等杨炯走了之后,杨烈从帐后转出来,站到李中易的身旁,微笑着说:“老师,范相公不懂军务。未战已心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从帅椅上站起身子,绕着帐内转了半圈,背着手说:“朝廷四面受敌,局势不妙啊!”

    杨烈微微一楞,紧接着,明白了李中易的暗示,先帝驾崩之后,主少国疑,又是腹背受敌之局,范质显然有些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文官秉政,固然没有造反的力量,却也存在着,文人固有的致命弊病:不通军事!

    遍观两宋和晚明的军事史,文人彻底掌握军权之后,对于军事的外行,一览无遗!

    晚明时期的几任辽东督师,除了熊廷弼之外,包括王化贞、杨镐、阎应泰在内,全是瞎指挥的大草包。那位,被满清皇帝一再吹捧的袁督师,也不过是个特立独行、哗众取宠,喜欢吹牛说大话的军事外行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军事贵族实际掌权的盛唐时期,无论文治还是武功,皆可谓显赫一时!

    等到武则天上位,彻底的收拾了关陇军事贵族集团之后,大唐的国势,也随之日益衰落,最终亡于藩镇之手。

    李中易和朝中的文官集团,一直保持着足够的距离,几乎没有多少瓜葛。除了,在柴荣面前的韬晦自保之外,更重要的是,他将来要干的大事,可谓是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到最后,李中易绝对会因为他的改革措施,而和整个儒教文官集团的既得利益阶层,彻底决裂。

    与其将来因为人情世故等牵扯因素,导致束手束脚,不如现在就隔得远一点。

    从军营回到家中,王大虎和黄景胜,已经早早的等在了书房之中。

    结义的三兄弟之间,自然毋须太多的虚礼,大家围坐在一起,一边喝酒,一边商量着最近的局势变化。

    黄景胜抿了口酒,叹息道:“钱生钱的买卖,才是真正的大买卖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咽下嘴里的卤猪心,笑道:“钱庄的买卖,不管到哪个时代,都是最赚钱的大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担心一条,怕债主上门要钱。”黄景胜一直担心存钱的大商户,集体上门挤兑。

    李中易慢条斯理的说:“外地咱们管不着,在开封城这块地界上,恶意挤兑,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黄景胜摇着头说:“那是以前的老黄历了,最近,我觉得风声有些不对。兄弟你又即将离开京城北上,我怕有人琢磨着要抄咱们的后路呀。”

    王大虎这时插话说:“范相公家中,最近人来客往,马车都排出去三条街,可谓是热闹非凡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酒杯,笑道:“我这一走,文官们从此在京城之中独大。善于钻营的人,此时不烧香。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“赵家的老三,最近和王溥家的三郎,过从甚密。据下边的密报,短短的半个月内。他们至少见了五次面。”王大虎一直负责李中易的情报系统,得到的也多是第一手的真实资料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赵、王两家的私下来往一直甚密,这个自然需要多多关注。不过,也不能漏掉了李谷和赵家的联系。要知道,王溥和李谷,目前穿一条裤子都嫌肥。”

    王大虎点头应下后,黄景胜接着说:“从费娘子那边的后花园,通往水门的地道,已经修通了。我已经命人把工匠们都送去了别庄,好吃好喝的养了起来,啥时候天下太平了,再发给重赏,让他们见得天日。过快活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三弟仁慈,照我说,都活埋了,就彻底保密了。”王大虎是个心狠手辣的主,向来只问结果,不问过程。

    黄景胜原本也倾向于灭口,最终还是被李中易说服了,如今,虽然多了不小的麻烦事,却也无伤阴德!

    “我离京之后。开封城内很可能发生巨变,两位兄长的家小,也要按照原计划妥善安置才是。”李中易关切的望着黄景胜和王大虎。

    黄景胜自从调养好隐疾之后,五年来。一共生了四个儿子,三个闺女,多子多福的兆头异常明显。

    王大虎不爱女色,更不爱钱财,平日里闲下来之后,就喜欢琢磨那些坑人、害人的阴暗把戏。并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“昨日,我终于捉住了那个女细作。嘿嘿,她起初嘴硬,不肯招供,嘿嘿嘿嘿,待洒家将她剥了衣裙,扔进乞儿堆里,您猜怎么着,问啥招啥,乖得很。”王大虎露出得意的笑容,“其实呢,洒家本打算先把她扔进冰窖里,冻上一冻,再慢慢的整治。”

    情报系统内部,出现了内奸,无论哪个组合,都不可能容忍,必定会严厉制裁!

    李中易原本就不是只会怜香惜玉的书呆子,对于暗战的残酷性,他比谁都清楚,泛滥的同情心,他绝对没有滴。

    当内奸,就必须有被抓住之后,受到组合内部铁拳制裁的觉悟。上帝是公平的,给了你额外的收益,必定会给予不安全的高风险。

    “喏,这是她招供的详细内幕。”王大虎从袖口摸出一份厚厚的信函,递到李中易的手边。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信函,定睛一看,久久没有说话,这又是阴魂不散的赵老三,在暗中搞的鬼。

    故事的情节,十分老套,本是良家少*妇的女内奸,中了美男计之后,就被迷得晕头转向,一错再错。

    “也是我疏忽大意了,那女子的男人常年在外经商,她独守空闺,着实经不起有心人的勾引。”王大虎十分自责,一阵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李中易想了想,嘱咐说:“任何一个组合,都难免会出事,问题是,怎么亡羊补牢?”

    王大虎眨了眨眼,板着脸说:“我打算采取单线联系的方法,稍有不对,就可以切断联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强调说:“赵老三在开封城内交游甚广,你也要格外的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王大虎笑着说:“除了少数几个人外,下边的人,即使和我对面坐着喝茶,也不可能知道洒家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符家最近小动作不断,符郡主昨日晚间,悄悄的回了京城,不大的工夫,就进了宫。”王大虎是个心思十分缜密的家伙,举一反三的能力异常之强,李中易十分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你们安顿好家小,最好暂时撤出京城。我有个预感,京城里边,很可能要出大事。”李中易仅仅只是猜测,但对自家的铁杆兄弟,也没啥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黄景胜打了个哈欠,说:“我那几个小崽和闺女,早早的送出了城。至于我自己嘛,有官职在身,不好擅自离开逍遥津。”

    王大虎也表示反对,皱紧眉头,说:“形势逼人,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京城呢?再说了,我和老黄的住处,都挖了地道,万一有个不对,少数家人逃命,还是有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黄景胜和王大虎的家族,人丁即使再多,也不像李中易这般家大业大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的家里,戒备森严,拥有着不同寻常的防卫能力。而且,宅内的建筑,大多以石材为主,几乎看不见木制屋宇的踪影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即使有人从宅外纵火,短时间内,也难以点燃李中易的家。这就给李家人,腾出了从地道转移的宝贵时间。

    王大虎抿了口酒,仿佛不经意的问李中易:“媚娘和灵哥儿、思娘子那边,是不是要提前转移?免得万一有个闪失,愚兄的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说:“难为兄长惦记着她们,我也早有打算,让她们先离开京城,去西北灵州。”

    兄弟三人,边吃酒,边闲聊,两个时辰过去,便把正事全都商议妥当。

    送走了兄弟二人之后,李中易单独把藤原樱叫到书房,冷冷的吩咐说:“把你的人都招集起来,不惜一切代价,把赵老三手下最得力的女行首花九娘,给我弄来。”

    藤原樱不敢多问,五体投地,叩首拜问:“主人是要活的,还是死的?”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的打量着藤原樱,信口问她:“你的皮又痒了?”

    藤原樱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战,伏地不敢抬头,身子微微发颤。李中易懂得很多整治女人的恶毒手段,她仅仅只尝过其中的几样,便被折腾得死去活来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奴婢一定完完整整的把花九娘给您绑来。”藤原樱有些想歪了,以为李中易想换个口味,打算折腾貌美如花的花九娘。

    李中易懒得纠正藤原樱的歪心思,对于这个吃硬不吃软的女人,他使的手段,多以暴虐为主。

    只要藤原樱的两个亲弟弟,被李中易牢牢的掌握在手中,压根就不怕她敢有异心。

    赵老三一直在暗中搞鬼,李中易原本不打算下重手,以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可是,赵老三越来越过分,李中易痛下决心,必须斩断赵老三最得力的左膀右臂花九娘。

    花九娘,可不是一般的女子,她原本出身于官宦人家,只不过其父是前首相王竣的心腹,因获罪被抄入官府,摇身变成京城内艳名最盛的四大女行首之一。

    对地下工作,不算陌生的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,花九娘的破坏性,远超旁人,必须拿下!~~

    ?看更新最快的收费小说,请登录HTTP:www.YUNLAIGE.COM,或者百度搜索云来阁?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