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自从先帝驾崩之后,符太后一直十分信任范质,不论朝廷的大政方针,还是民生经济,她对范质可谓是言听计从,少有驳回的先例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不清楚,可是,久处深宫的柴玉娘,却在无意中得知了一件小事:柴宗训身边从小就跟着伺候的老谒者焦五,因为敲诈某位官员的钱财,被符太后和范质狠狠的整治了一番,险些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符太后毕竟是柴宗训的亲姨母,正牌子的母后,柴宗训即使小有意见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可是,从那以后,柴宗训对范质完全不给他留情面的作法,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柴玉娘听说过一个未经证实的小段子:柴宗训私下里扬言,总有一天,要给范质一个好看!

    如今,符太后在柴玉娘的诱导之下,主动提及要征求范质的意见,才能作出最后的决断,这让对范质一直有成见的柴宗训,作何感想?

    “母后,咱们的家事,就没必要询问外臣了吧?”柴宗训的问话,令柴玉娘倍觉欣喜,她没有白疼这个好侄儿啊!

    符太后板着脸说:“你父皇的教导,莫非这么快就忘了么?国事不决,问范质!”斩钉截铁,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柴玉娘心中暗喜,立即抢过话口,冷冷的说:“嫂嫂,陛下都说了,不过是家务事而已。”她也没把话完全点透,留下一些余味,任由柴宗训去自由思考。

    家事和国事,对于外人来说,其实很好分辨清楚。可是,这种逻辑落实到了柴玉娘的身上时,就变得十分的复杂和舅缠不清了。

    先帝的嫡亲幺妹,柴家的长公主,今上小皇帝的亲姑母,符太后的小姑子,李中易的未婚正妻。这么多的角色聚集到了柴玉娘一人之身,给符太后的从重处置的想法,无形之中增加了很大的难度。

    “父皇尝言:亲痛仇快,智者所不为也。”柴宗训十分机灵的借用了柴荣的遗言。想说服符太后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“哼,仗剑擅闯大内,持驽威胁哀家,即使是天家血脉,孰可忍?”符太后成心想把柴玉娘一举打翻在地上。再也无法左右柴宗训的思想和举止,硬着心肠要把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柴玉娘本想出言反驳,可是,顾虑到柴宗训的尴尬处境,她活生生忍下了这口恶气,索性闭紧了小嘴,等着看柴宗训的真实态度。

    柴宗训异常认真的望着符太后,红着眼圈恳切的说:“母后,父皇驾鹤西去不久,难道就要把姑母也送走么?”

    面对柴宗训的质问。符太后哑口难言,她以前虽然少理朝廷,却也知道,刑不上大夫,议亲议贵皆可减罪的潜规则。

    远的且不却说它,柴宗训的嫡亲外公,柴守礼在西京洛阳,当街杀了人,至今依然过着逍遥快活的滋润日子。

    就在符太后犹豫不决的当口,门外跑进来一个小太监。禀报说:“回娘娘的话,范相公来了,说是有急奏报。”

    范质进门之后,第一句话就是:“耶律休哥攻破了瓦桥关。契丹人的精锐铁骑,正一马平川的南下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听见这个消息之后,原本还略微有些紧张的那颗芳心,彻底的落回到了肚内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亲情其实难以保住柴玉娘的平安,惟有李中易手下的精锐雄兵。才有可能起到力挽狂澜的决定性作用。

    内部的不团结,在强敌的步步逼近之下,立时被迫达成妥协的一致。

    符太后在与范质商议之后,作出了决断,将柴玉娘由公主降为郡主,等李中易击退契丹人之后,再恢复柴玉娘的公主之位,并赐下重赏。

    等到尘埃落定之后,柴玉娘随柴宗训,去了他的寝宫。

    符太后明知道,这是一种没规没矩的行为,却因投鼠忌器,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范相公,六哥儿和以往有些不同了。”符太后终究还是忍不住向范质发了牢骚。

    范质那可是人精中的人精,基于疏不间亲的政治原则,他微微垂下头,陪着笑脸说:“陛下颇有先帝的果决之风,老臣实在是大感振奋。”

    符太后冷着脸,问计于范质:“李无咎如此跋扈,将来何以制之?”

    范质摇了摇头,说:“不瞒娘娘,李无咎若是真有反心,必不至于唆使公主殿下,干出如此的蠢事。”

    “范相公,哀家怎么老是有种不祥的预感,将来坏我家天下者,非李无咎莫属?”符太后对李中易所抱有的极大成见,通过这次的问话,被彻底的暴露于范质的面前。

    范质其实一直没有把李中易耍脾气的事儿放在心上,在他看来,那其实是一种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,反而是李重进、李筠、韩通以及赵匡胤这些手握重兵的武臣和藩镇,更值得朝廷警惕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练出了一支精锐雄兵,可是,他却是掌握军权的帅臣之中,唯一在中原地区没有完全可控地盘的一个。

    读史无数的范质,心中十分明白,晚唐以降的藩镇之祸,最重要的是两个问题:武将有**掌控的地盘,并且控制了人事和税赋大权,兵和钱粮结合到了一起,才是朝廷最大的心腹之患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范质的计划之中,必须先解决韩通、李重进以及李筠等人所掌握的力量,然后再来收拾李中易,这个顺序是政治现实和实力所决定的。

    若是先动了实力最弱的李中易,很可能就会打草惊蛇,让藩镇和武将们,更加的离心离德。

    一直待在家中的李中易,得知消息之后,当即楞住了,随即叹息着摇着头,这个柴玉娘呀,当初还真心没白花工夫泡她。

    李达和听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捋着胡须,笑眯眯的说:“虽是有些莽撞,护夫之心,却是毫无疑问滴。”

    薛夫人将一直赖在腿上不肯走的甜丫,轻轻的放到地面上,叹息着说:“如此大妇,家门之幸呐!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望着扭腰撒赖的甜丫,淡淡的说:“就怕是帮了我的倒忙啊。”

    李达和品出儿子话里的意思不对劲,忙问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而不语,李达和瞬间有了一种明悟,儿子此前硬是要和三司胄案打嘴巴官司,恐怕是别有所图?

    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,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登录书包网.bookbao2址http:.YunLaiGe.Com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