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柴玉娘发觉,符太后显得有些犹豫,于是她借机厉声问道:“嫂嫂,不知我那未婚夫婿,犯了何罪,您竟欲置他与死地?”

    符太后起初一楞,紧接着,勃然大怒,沉声斥道:“朝廷大事,莫非还要向你禀报不成?”

    柴玉娘冷冷的一笑,眯起一双凤目,讥讽道:“我那未婚夫婿,也不知道怎么的,竟然把您给得罪狠了。难道说,皇帝兄长钦封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竟然不如芝麻大点的监察御史里行,更可信么?更何况,李无咎还是我柴玉娘的夫婿,无论怎么算,都应该是我们老柴家的半子吧?嫂嫂,奴家可真心弄不明白了,胳膊肘竟有朝外拐的道理?”

    符太后已经彻底的明白了,柴玉娘提剑打上门来的用意,敢情,这个痴情的小姑子,竟是想替还没过门的未婚夫婿,来讨公道的。

    “军情异常紧急,朝廷三令!无!错!五申,命李中易即刻出兵南下,谁料,他竟公然抗命不遵,玉娘,你倒是说说看,这该当何罪?”符太后急促的喘了口气,略微平缓了一下情绪,打算和柴玉娘讲讲道理。

    多年的姑嫂相处,符太后十分明白,柴玉娘是个做事不计后果的“粗人”。

    有一次,符太后亲眼看见,喝多了的柴玉娘,连柴荣的胸口都敢乱捶。

    符太后记得很清楚,柴荣当时非但不怒,反而拉住柴玉娘的手,笑眯眯的打趣说:“我家幺娘子着实了得,现在喝多了敢打皇兄。将来嫁入婆家,必定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柴玉娘和小皇帝的关系,非但不比符太后这个亲阿母差。其亲密的劲头,甚至更近几分。

    如若是李中易仗剑闯宫,哼,符太后自问,有n种方法,剥了他的皮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么胡来的却是柴玉娘,先帝的最疼爱的幺妹,今上的亲姑母。这么一来。国事和家事,就再也难以掰扯得清楚了。

    柴玉娘说的一点没错,先帝刚刚驾崩未久,符太后便借故收拾了柴家的公主,就算是师出有名,难免会给外面的藩镇们,留下兔死狐悲的共鸣感,更加与朝廷离心离德。

    更何况,京畿兵力空虚。朝廷最精锐的,也是李中易的嫡系部队羽林右卫,就在京城的左近。万一有个变故,把李中易逼急了。血染开封,兵灾祸连,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嫂嫂。我男人一心为国,东征西讨。开疆拓土。没有功劳,至少也有苦劳吧?”柴玉娘横眉冷眼。盯在符太后的身上,“可是您倒好,不仅胳膊肘往外拐,更自断手臂,自毁长城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汝真是不知羞,还没过门,怎么就成了你男人?”符太后的鼻子都快气歪了,柴玉娘的脸皮,简直比开封府的城墙还要厚,把天家人的脸面,全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柴玉娘闷闷的哼了哼,仰起俏脸,冷笑道:“皇帝兄长亲口许婚,难道到了你这里,就不算数么?”

    符太后一时气节,柴玉娘的话,句句带刺,句句诛心,令她颇有些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如果是外人这么说,符太后倒不会怎么在意,问题是,柴玉娘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天家血脉,此话如若传扬了出去,符太后的名誉必定大大的有损。

    “朝廷之事,你毋须多言,哀家自有主张。”符太后也不是一般的女人,她心里虽有顾忌,可是,柴玉娘的罪过,实在是难以遮掩,“倒是你胆大包天,肆意妄为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柴玉娘仗剑闯宫,如果是私下里发生,符太后倒可以和她谈妥了条件之后,索性放一马。

    如今,要命的是,柴玉娘当着群相以及百官的面,公开挑衅朝廷的权威,符太后即使想彻底包容,也已经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柴玉娘冷冷的一笑,瑶鼻之中喷出一口凉气,斜睨着符太后说:“要命一条,要我认罪,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符太后的娇躯微微的抖动着,柴玉娘的暗示非常明显,如果要把事儿闹大了,不是鱼死便是书包网.bookbao2破,天知道柴玉娘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瞎说些什么?

    “你拿个破弩,就想威胁哀家么?”符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,柴玉娘手里明晃晃的手弩,一直瞄着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柴玉娘咯咯娇笑一声,说:“嫂嫂,您的命,可比我的精贵得多呐。”手弩始终不离符太后胸腹部的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穿皮鞋的就怕穿草鞋的,符太后面对无赖一般的柴玉娘,不仅异常头疼,而且完全没招。

    面对跋扈的柴玉娘,符太后的惩处,无论轻重,都会惹来满朝文武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,寝宫门前突然传来了柴宗训那童稚的嗓音,“母后,姑母,你们在玩什么游戏?”

    符太后闻声后,不由自主的暗暗长松了口气,她说的话,柴玉娘显然不信。柴玉娘所做的承诺,符太后也只可能当作是耳旁风,两人之间彼此的信任度,无限接近于零,甚至是负数。

    柴宗训来的正是时候,亲姨母和亲姑母,剑拔弩张的对峙,损害的必是皇家的威严。

    符太后没好气的指着柴玉娘的鼻子,闷闷的哼道:“你问她去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见柴宗训的目光盯注到了她的身上,她眼珠儿一转,顺手将军用手弩塞到了柴宗训的手上,笑嘻嘻的说:“我想让你母后多见识一下新式军器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咳,柴玉娘此话,鬼都不信,符太后翻了个白眼,却没言语,她倒想看看柴宗训如果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柴宗训把玩着手里的军用手弩,忽然摆了摆手,沉声吩咐说:“你们都退下吧,朕陪两位长辈,玩一玩小游戏。”

    明面上,柴宗训是皇帝,实际上,朝廷说了算的,依然是符太后。此地又是符太后的寝宫,她身旁侍候的宫女和太监们,难免有些犹豫不决,纷纷把目光投向主子的身上,却没动地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?陛下的吩咐,居然不作数么?”柴玉娘的见缝插针,扇风点火,令符太后异常恼怒,她摆了摆手,厉声喝道:“你们都是聋子么?都下去,各掌嘴二十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瞥了眼符太后,她心想,以前倒是看走了眼,她的这个嫂嫂啥时候变得如此的精明?

    第566章姑嫂恶斗: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