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早朝之后,范质领着群臣,正从崇政殿内出来,不料,有人来报,柴公主从先帝的陵寝赶回,正挥舞着一柄长剑,沿着宫门口,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范质闻言后,不由一阵头疼,他怎么就把柴公主已经被先帝许给了李中易,这么大的事,给忘在了脑后呢?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宫门处,无数宫女太监,以及守卫皇宫大内的禁军们,面对着手持锋利长剑的的柴玉娘,被逼得频频倒退,面显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柴玉娘不屑的瞥了眼堵住去路的一大帮子人,冷冷的喝道:“我们老柴家的家务事,凡是不想死的,都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宫门处鼎沸的闹腾声,即使是聋子都听得见,负责守卫宫门的天武卫都指挥使李虎,气喘吁吁的带兵从值房狂奔过来,却见柴玉娘握剑在手,横眉冷对无数人的惊悚一幕。

    李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好家伙,柴公主发飙了

    站在李虎的立场上,自然不希望现在和未来的大靠山李中易,就这么被整垮了台

    可问题是,谁叫李虎是现任的天武卫都指挥使呢?守卫宫门的安全,李虎责无旁贷

    柴玉娘,不仅姓柴,还是先帝钦封的唯一的一位柴家长公主,其地位异常之尊崇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柴玉娘不仅是今上的嫡亲姑母,更是,唯一有资格将符太后唤作皇嫂的柴家人。

    我的个老天,天家血脉闹家务,李虎恨不得扇他自己几个大嘴巴,早知道如此,真不该这么急吼吼的赶过来,这不是给自己找虐么?

    既然已经到了现场。。李虎只得硬着头皮,排开众人,慢腾腾的走到柴玉娘的身前。深深的一揖,恭敬的说:“下官李虎。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伸手不打笑面人

    谁曾想,柴玉娘面若寒霜,厉声喝道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李虎挨了训斥,丢了大面子,心头却猛的一松,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柴玉娘的态度,越是强悍。李虎将来就越容易脱罪,此事绝对不容丝毫的马虎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下官职责所在,必须守住此地,还请多多谅解。”李虎试探着说着场面话。

    却不料,柴玉娘没等他把话说完,便挥剑劈头斩下,李虎下意识就想多躲避,然而,一个大胆的念头猛的袭上心头。他故意装作惊慌失措的模样,将腰腹间肉多的部位,故意迎向寒光四溢的锋刃。

    柴玉娘大致知道一些李中易和开平郡王府的关系。她确实不想伤害李虎,已经收了力。

    可是,李虎却仿佛向日葵一般,偏偏迎头撞上了剑刃,刹那间,便见火红的鲜血,迸发出妖异的邪光。

    “噗嗵”一声,李虎惨叫一声,一头栽倒在了宫门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堵住柴玉娘去路的宫女太监和禁军们。当即被吓傻了,柴玉娘连禁军的头领都给宰了。岂会在意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的一条贱命?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惊慌至极。下意识的纷纷后退,柴玉娘起初十分惊慌,惟恐失手夺了李虎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是,混乱之中,柴玉娘竟然看见,躺在地面上的李虎,在死死的捂住冒血的伤口同时,竟然冲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也许是福至心灵,也许是敏锐的第六感觉发挥了作用,柴玉娘于刹那间,有了明悟:李虎乃是常年习武的将领,绝非她这个弱女子,轻易可伤的功夫高手。

    柴玉娘趁着李虎躺下后,现场一片混乱的大好时机,果断挥舞着手里的长剑,脚步轻盈的冲进内宫。

    自从,柴荣登基之后,柴玉娘随意进出宫门的次数,如同恒河之沙一般,已经数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借着熟悉宫内地形的巨大优势,柴玉娘抄近路,越过四散奔逃的宫女和太监们,马不停蹄的杀向符太后的寝宫

    这时,符太后已经接到了机灵鬼的报讯,经过短暂的发楞之后,她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,声嘶力竭的喝道:“来人,传哀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符太后的樱桃小嘴里,仿佛被人硬塞了一只硕大的馒头一般,浑身上下充斥着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柴玉娘不是一般人,她可是地地道道的柴家人,小皇帝的嫡亲姑母。即使是先帝在时,也要对发了小性的柴玉娘格外宽容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柴荣对柴玉娘,那是异常明显的溺爱。

    总不能,先帝刚刚闭眼,符太后就下令,宰了他的亲妹子吧?

    可是,柴玉娘胆大包天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提剑闯宫,如果不予以严惩,符太后的威信必定荡然无存,今后何以服众?

    就在符太后犹豫不决的当口,一名心腹宫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,颤声禀道:“娘……娘……,柴公主杀了禁军的李虎,已经闯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符太后惊得目瞪口呆,她做梦都没有料到,柴玉娘竟敢如此的肆无忌惮,连朝廷大将也敢杀,这……这还是大周的朗朗乾坤么?

    “来人,传哀家的话,命内殿直诸班拿下柴玉娘。”符太后虽无丰富的主政经验,毕竟曾多年代行皇后的摄六宫之权,该有的决断魄力,完全具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突然从寝宫门前,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,紧接着,有人惊声尖叫道,“杀人了,杀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符太后完全没有料到,柴玉娘竟然嚣张到,竟然在她的宫前杀人的地步,一时间,她气得粉面通红,紧紧攥成拳的右手,颤巍巍的抖动。

    “娘娘,歹人实在太恶,奴婢在此挡着,您赶紧从宫后离开吧?”

    符太后主持六宫时间不短,身边多有忠心耿耿的心腹亲信,值此危急之时,贴身的女官刘五娘不顾生死的挺身而出,其护主之忠心,实在可嘉。

    符太后感激的瞥了眼刘五娘,转身欲走,却不料,门边突然传来了柴玉娘低沉的喝声:“嫂嫂,您这是要往哪里去呀?”

    好悬,符太后苗条的身形,微微晃了晃,紧接着,她异常缓慢的转过身子,异常愤怒的盯在柴玉娘的身上,厉声斥道:“你想造反么?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柴玉娘顺手拄剑于地,仰面朝天,狂笑过后,冷冷的说,“皇帝兄长睡入陵寝不久,嫂嫂你就想灭了我柴家满门,莫非是想让符家人坐柴家的天下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符太后抬起春葱般的右手,怒不可遏的指着柴玉娘的翘挺的瑶鼻,气得浑身直哆嗦,“汝做下此等无法无天之事,莫要想逞口舌之利,哀家绝不轻饶。来呀,你们都是死人么,还不快快拿下这个贱婢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?”柴玉娘忽然板起俏面,抬眼扫视全场一周,忽然变戏法似的从袖口掏出一柄特制的军用手驽,死死的瞄着符太后那比花娇的妖躯,她轻描淡写的说,“嫂嫂,奴家没有练习过手弩的准头,万一失了手,伤了什么人,那可就不太好办了呀?”

    符太后妙曼的身姿猛的一僵,柴玉娘固然十分跋扈,可是,她和柴宗训的关系,却异常亲密。

    如果,柴宗训是符太后的亲儿子,那么,柴玉娘今天大闹皇宫的事,符太后完全有底气,先采取缓兵之计,再直接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唉,皇帝毕竟不是从她的肚子里钻出来的亲儿子,一念及此,符太后竟然忘了说话,亲姨母宰了小皇帝的亲姑母,传出去简直就是天大的宫帷丑事

    更何况,柴玉娘显然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,才敢肆无忌惮的把天捅破

    ...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