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北方边境告急,政事堂的诸位相公们,除了李中易之外,全都忙得焦头烂额,范相公和符太后两个人,更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河北可不比山峦叠障的西北,自霸州往南一直到开封城北,可谓是一马平川。除了黄河这个天堑之外,再无可以阻挡契丹人的有利地势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拿下了霸州之后,整个大周最富庶的腹地河北与河南,便彻底的暴露在了契丹人的铁蹄之下。

    朝廷的重臣们心里都非常之明白,坐镇于大名府的符彦卿,虽然坐拥四万余藩镇兵,却绝不敢出城,在平原之上与契丹人正面对决。

    范质心里很清楚,满朝的将帅之中,惟有李中易一人,曾经狂胜过契丹人。

    可是,范质更明白的是,符太后对李中易,有着一种莫名其妙,却又根深蒂固的偏见。

    尽管,符太后的这种偏见,一直是范质所喜闻乐见,并且可以大做文章的妙事。但是,这种偏见,放到眼前的情景之下,却又令范质异常之头疼。

    兵者,国之大事,一旦派错了将,让耶律休哥统帅的契丹铁骑,马踏于开封城下。一直主政的范质,只怕会被士林官绅们的口水,给淹死在政事堂内。

    赵匡胤在前线吃了败仗,韩通也已经去了京兆府,撇开李中易不提,京城之中,虽然还有石守信和慕容延钊二将,范质却对他们俩能否抵挡得住契丹人,高度存疑。

    李中易刚刚请假,朝廷第二天就批了,显然是存了打脸的心思,故意做给满朝文武看的。

    原本,范质和符太后算计得非常到位,先把李中易折腾得死去活来,直到整治得服服帖帖,再考虑让他带兵南下。出击南唐。

    谁知,计划没有变化快,耶律休哥这个契丹第一名将,动作实在太快。居然早早的就在霸州城内,布下了暗线,一举夺取了大周的北地第一门户。

    势易时移,原本被符太后冷落的李中易,如今却成了用之不甘。不用又怕误国的鸡肋名帅,实在是世事难料呐!

    宰相被休假,有着一套完全的程序,并不是朝廷想启用李中易,一封诏书就可以办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表面文章,范质并不担心,不过是几推几让,走个让李中易有面子的过场罢了。

    要命的是,契丹人大军已经压境,符太后却依然对李中易的怨念颇深。不肯拜其为帅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范质不禁深深的怨恨赵匡胤,赵匡胤若是在西北击败了耶律斜轸,即使霸州被耶律休哥拿下,谅他也不敢深入大周国境太远。

    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,范质不由仰面朝天,长长的叹了口气,他百思不得其解,为何符太后如此的不待见李中易呢?

    身为政治动物。范质十分懂得权衡利弊,现在是需要用到李中易的时候,至于以后怎么收拾李中易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!

    范质琢磨了一整天。依然没有找到说服符太后的好办法,杨炯察觉到座主的反常之处,就借着端茶递水的机会,试探着问范质:“相公,您可是在斟酌北上的帅臣?”

    “嗯?你有何高见?”范质接过杨炯递上来的茶盏,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炯见他自己猜对了范质的心思。按捺住心下的喜悦,小声说:“方才,在下出门巡视各房的时候,偶然听人说及北边的战事,有人说,能御契丹蛮子者,非李无咎莫属。”

    范质不动声色的看瞥了眼杨炯,唉,他的这位心腹门下,什么都好,唯独心思颇重,心眼太窄。

    此前,李中易在政事内办公的时候,暗中整治了杨炯好几回,迫使杨炯收敛了许多首相门人的傲娇。

    范质的耳目异常之灵通,他早早的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只是故作不知罢了。

    儒门中人修身的要诀之一,便是中庸之道,在其位谋其政,不在其位三缄其口,方为立身处世的正道理。

    就范质的本心而言,李中易让气盛的杨炯吃点苦头,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,玉不琢不成器嘛!

    范质故意略过了杨炯的刻意挑拨,叹了口气说:“可惜的是,太后娘娘那里难以说通啊!”

    杨炯异常熟悉范质的作派,心知座主不悦,他当即收起私藏的小心思,一本正经的说:“耶律休哥破了霸州之后,兵锋必定直指大名府,要知道,大名府符家可是太后娘娘的娘家啊。”

    范质微微摇头,说:“别人可以用符家有难来说事,老夫却绝对不可。”

    杨炯眼珠子微微一转,立时明白,范质话里的隐藏着的深意。范质能够坐稳首相之位,除了他深受先帝的宠信,一直掌握着政事堂的大权之外,如今也十分需要符太后的鼎力支持。

    如果,范质用符家有难,必须启用李中易作为理由,符太后多半会妥协。可是,有朝一日符太后醒过神来,对范质起了疑心,那个麻烦可就大了!

    小皇帝今年不过七岁而已,到十五岁大婚亲政之时,足有八年之久。这就意味着,至少在这八年之中,范质都必须获得符太后的绝对信任和支持。

    权力的诱惑,绝对可以使人,上瘾着魔!

    已经尝过好多年首相滋味的范质,绝不希望丢掉,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的无上荣光!

    杨炯迟疑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的建议说:“相公,不如就让石守信领兵北上,此人倒是颇为知兵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石某人打输了,到时候,莫说区区大名府,开封府必定危如累卵,李谷和王溥岂能坐视此等良机?老夫恐难安于首宰之位啊。”范质对杨炯的信任,甚至超过了家中的几个儿子,很多心里话也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炯心头猛的一凛,在李中易击败属珊军之前,国人一向视契丹人为洪水猛兽,十分畏惧契丹蛮子那势不可当的兵锋。

    石守信也算是一位名将,只是,此人虽然参加过高平之战,也只是跟在先帝的身后,冲锋陷阵罢了,并无任何值得一书的显赫战功。

    安排这么一个人,统帅朝廷仅剩的最后一拨精锐禁军北上御敌,其中的巨大风险,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整个难题绕了一大圈之后,再次回到原点,怎样才能说服符太后,略微放软一些身段呢?

    这的确是个摆在范质面前,十分要命的大问题!~~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