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既然薛夫人把难题摆了出来,李中易也只能是见招拆招,陪着笑脸说:“娘亲既然有命,孩儿岂敢不尊?回去后,便和瓶儿商议着办。”

    薛夫人身为老李家,地位仅次于李达和的老太君,别说李中易的一帮子妾室,就算是他娶了柴公主进家门,这儿媳妇也得看婆婆的脸色行事,否则,夫妻关系必定不好

    当然了,以李中易泡妞的手段,专心致志的对付柴公主,柴公主怎么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呢?

    薛夫人是个极其念旧的老太君,想当初,她和李中易处境不佳的时候,唯一可靠,也可信的人,便是瓶儿唐蜀衣。

    等李中易翻身之后,纳了唐蜀衣为妾,并安排她独掌家宅事务,薛夫人其实也没少在私下里出力。

    李中易同样是个非常念旧情的人,在他最艰难的时候,瓶儿陪在薛夫人的身旁,携带着细软,想带着他一起逃走,这份浓浓的情,李中易肯定是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正因为,李中易的强势撑腰,才造就了唐蜀衣在李家后宅之中,一言九鼎的极高地位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去说它,唐蜀衣登赵老二家的门,杜老夫人给的礼遇,远远超过了妾室所应有的分际,直逼正室的待遇。

    当然了,赵老二全家人给予唐蜀衣的特殊优遇,和李中易这个一家之主是个超级实力派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嘴巴上说,千金难买真感情,实际上,这在绝大部分情况下,属于口不应心的虚伪。

    朋友圈里,市长家的衙内决定命运的顶头上司,和当普通技术员的老同学之间,孰轻孰重,不问自明

    这是因为,到了关键时刻。市长家的衙内顶头上司,只需要一句话,就可以帮你解决掉钱的问题,或是只有权力才可以解决的前途问题。

    趋利避害。是人的本能,无可厚非

    还是那句老话,若想获得别人的尊重,就必须拥有别人不具备的,解决难题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种能力。或是金钱,或是特权,否则,人家凭啥要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?

    女人嘛,不管多喜欢她,都不能宠得太没了边际

    李中易明知道,薛夫人的真实想法,却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,笑着说:“娘亲的吩咐,孩儿岂敢不从。那就带上彩娇芍药和竹娘吧?”

    薛夫人一时无语,狠狠的翻了个白眼,瞪着李中易。知子莫若母,薛夫人怎么可能不明白,唯一的亲儿子是在装痴充楞呢?

    李中易继续装作没看见薛夫人眼色的样子,笑道:“瓶娘随我多年,既有恩于我家,又替我李家诞育了长子,以孩儿之见,是不是可以抬为平妻?”

    妾室抬为平妻。在整个大周帝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之事,可是,李中易偏偏当着父母的面,主动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。薛夫人倒是满意了,可是,李达和却怒了

    李达和皱紧眉头,沉声喝道:“你莫非是吃错了药不成?莫说是咱们堂堂宰相之家,就算是平头百姓之家,也没有这么干的。简直是荒唐之极”

    薛夫人不乐意了,当即反驳说:“规矩都是人定的,先帝元皇后,以前还嫁过人呢。”

    李达和气得不行,猛的一拍桌子,厉声喝道:“妇道人家,你懂个什么?先帝之元后,岂是你所敢乱嚼舌头根子的?放肆之极,气死老夫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这还是头一次,亲眼见着父母双亲当众吵架,他觉得挺新鲜。

    在李家大宅之中,能够伺候在正经主子身旁的奴仆或是婢女,全都是久经考验的心腹。

    而且,李中易一向是以军法治家,规矩森严,赏罚分明,并且善待下人们,他倒是不担心,父母吵闹的内容会流传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李达和的反应,根本就不出李中易所料,士大夫阶层最讲究的所谓“礼教”,一直是李达和所遵循的行为准则。

    倒是从来没和丈夫红过脸的薛夫人,竟然会为了唐蜀衣的地位问题,公开和李达和争辩,这确实有些偏离李中易此前的固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瓶儿持家有方,又是咱们家长孙的生母,怎么就作不得平妻?”薛夫人没有丝毫的退让,直截了当的质问起了李达和。

    李达和从没见过薛夫人这般模样,不由楞在了当场,好半晌说不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毕竟是亲父亲,李中易也不想让李达和太过难堪,就笑着说:“阿耶,如今的形势之下,孩儿这个非读书人出身的宰相,都不可能获得好名声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暗示,李达和仔细的琢磨之后,他发觉,还是颇有些道理的。

    李达和在大周,虽然挂着个小小官职,那不过是个虚衔罢了。毕竟,父子同朝为官,而且作儿子的还是当朝宰相,难免会惹人的私下非议。

    所以,李达和领受了惠民局的虚职之后,每天依然忙碌于他自己的医馆之中,从不去报道上岗。

    李达和,人在医馆,由于病人的身份比较复杂,各行各业的都有,消息来源倒也不算闭塞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朝廷之中的处境,李达和不说心如明镜,大致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大周的士大夫阶层,准确的说是,文官集团,从来没有把李中易,当作是他们的自己人。

    而且,由于李中易崛起得太过迅速,又是半道摘桃子的杂医,那些患了红眼病的读书人,不管是做官的,还是没资格做官的,对他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李达和平日里,虽然一直以士大夫自居,并且按照士大夫的标准,严格要求自己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达和自己也非常清楚,除了有求于他的病人之外,一般的读书人,少有愿意和他交往者。

    “只是,让妾室升为平妻,大郎,你难道就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么?”李达和的口气稍微有所缓和,但是态度依然坚决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阿耶,咱们关起门来,过自家的好日子,何须在意旁人怎么看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达和听儿子这么说,不禁有些犹豫,李中易说的半点没错,以他的年纪和资历,骤然居于相位,不管怎么做,在外人看来,肯定都是错。

    “阿耶,孩儿要做的事情有很多,不如就拿此事做个试金石吧?”李中易对于李达和的敏感点,向来把握得异常精准,总是可以说到李达和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