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筠不敢说话之后,范质再次作出了决策,他淡淡的说:“可命石守信率军驻扎于京城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至此,李中易恍然大悟,此前许多想不明白的历史事实,竟在刹那间,一目了然矣!

    好一个心计深沉的赵老二呐!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盯在手中的茶汤之上,心绪久久无法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石守信,竟然在暗中勾搭上了范质,并且获得了范质的极大信任,这的确是李中易此前没有料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事大白之后,李中易这个熟知历史走向的外来者,立即想通了很多不解之谜。

    其中,最重要的就是,为何石守信最终有机会替赵老二,留下进入开封城内的要紧门户?

    范质的安排,异常巧妙,朝中禁军的兵权,一分为三,韩通、李中易和赵匡胤各占其一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哪怕赵匡胤巧取了开封城,也必定会面对另外两方的疯狂反扑,胜负实在难测!

    相同的逻辑,同样适用于韩通或是李中易,禁军之权被分割之后,韩、赵和李三人,瞬间形成了鼎足之势。

    再加上,范质刻意栽培的石守信,坐镇于京城之中,天下大势,可谓尽入范相公之手!

    千年之后的政治家,或是政客们,都懂得一个基本道理: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,老革命始终会遇见新问题!

    等杨炯草拟了敕牒和堂贴之后,范质进宫拜见了符太后,不大的工夫,就带回了允可的旨意。

    至此,范质的战略性安排,已成定局。李中易这个实力最弱的藩镇,反而因为范质对韩通和赵老二的忌惮,摇身变为大周的南征军统帅。

    根据范质的安排,赵匡胤为北征军都总管,率领所属的精锐禁军以及韩通手下的四万兵马,合计七万军力。奔赴河东,阻截契丹和北汉的联军东进或南下。

    韩通则暂时接任京兆府尹,率军四万,扼守于蜀地进中原的要害关口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很可惜,因为李中易擅长以弱胜强的盛名在外,范质仅仅只给了他四万兵马。不过。为了调动李中易出京,范质也没敢把事情做绝,羽林右卫以及非常惹人厌烦的党项骑兵教习们,也都派到了李中易的麾下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兵马未动之前。应该粮草先行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由于北方的紧急军情,不断的传回来,所以。赵匡胤的兵马,最先动身。日夜兼程的赶往河东。

    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,蜀军要想出川,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韩通骤然接了分权的诏书。心里颇为不爽,故意在家里装病,并没有马上带人出发。

    李中易倒是比较正常,他接了率军的诏书之后,一边安排杨烈和颇超勇整军,一边盯着三司使,要钱要粮要军器重。

    三司使,是范质的心腹门人,范首相不点头,他哪敢随便将粮草辎重,交给李中易呢?

    李中易也不想逼得太紧,故意只是采取公文往来的方法,和三司使打嘴巴官司。

    大周分三路出兵,而且都是重兵集团,这纸可是包不住火滴,这么大的事情,消息眨个眼的工夫,便传了开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使坏,命刘金山暗中将消息泄露给了李从善这位南唐的王爷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李从善得知消息后,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疯狂的大撒银钱,想要抽空子逃回南唐。

    折腾了几天之后,李从善洒出去的钱财,十成十,都落入到了刘金山的手上。

    刘金山找李中易禀报情况,笑嘻嘻的说:“东翁,学生还真没有想到,李从善竟然带了近百万贯的横财,来我大周的京城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摸了摸下巴,微笑着说:“天予之财,吾不取,便落入了旁人的荷包,岂不是大罪过么?”

    刘金山抚掌笑道:“南唐要动手,李家国主怎么还可能把亲儿子派过来呢?”

    李中易撇了撇嘴,淡淡的说:“江山面前,别说是亲儿子,就算是亲爹,也是可以拿来牺牲的。”

    刘金山悚然一惊,迟疑的问道:“南唐派李从善前来,莫非是疑兵之计?”

    李中易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来国交兵,不斩来使,乃是我大周固有之惯例,唐主岂能不知?另外,这李从善一向不受宠爱,虽封了个所谓的王爷,不过是个药引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金山凝神仔细的想了半天,吞吞吐吐的说:“虎毒不食子啊,李景实在是太狠了!”

    李中易又摇了摇头,说:“一个无用的儿子,倒是可以换来南唐所有贵族的同仇敌忾,李景的作派,算得上是无毒不丈夫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李中易的点拨之后,刘金山猛然惊醒,只要大周宰了李从善,南唐的军事将领和贵族们,势必人人自危,肯定会泛起血拼之心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李中易带的区区四万余人,要想顺利的击退林仁肇的凶悍进攻,只怕是要事倍功半呐!

    刘金山突然想到一件事,立时惊道:“莫非是有人想将东翁您的羽林右卫,都赔在南边?”

    李中易重重的点了点头,说:“这虽然不是全部的意图,显然也是极其重要的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谁这么大的胆子和胃口?”刘金山颤声询问李中易,李中易摆了摆手说,“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此次南行只许胜,不可败!”

    刘金山秒懂,李中易一定是已经知道了,谁在暗中搞鬼,只是现在还不是发作的时机罢了。

    跟随在李中易身边时间愈久,刘金山就愈是感觉得出来,李中易是个绝对不肯吃大亏的主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说,十数日之前,范质的虎须,李中易都敢火中取栗,何人不敢报复回去?

    “老刘,记得把船工们,都召集起来,有多少算多少。”李中易的吩咐,令刘金山倍觉诧异,他试探问道,“东翁,临时造船,缓不济急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,微笑着说:“吾自有妙用。”

    南唐能够抵御大周的进攻,靠的主要是天堑长江,和规模庞大的水师,李中易带着船工南下,只可能是造船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即使造出了船,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,又岂是训练有素的南唐水师的对手呢?

    刘金山着实颇有些想不明白!

    ps:还有更,正在狂码中,欠帐太多了,只能补多少算多少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