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小弟见过无咎兄。”赵匡义大咧咧的在李中易面前,以兄弟相称,令一旁伺候着李云潇直想皱眉头。

    哼,小赵啊,小赵,你也不撒泡尿尿照种你自己的那副丑样儿?

    咱们家爷是个啥身份,你又是个神马东西?李云潇心里暗骂赵匡义的不懂,面上却没有表露丝毫,依然十分客气的亲自上了茶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会客的时候,一向只有李云潇伺候在身旁,既然方便招待茶水,又起到保护安全的作用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廷宜,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作客?”李中易不是李云潇,胸怀大志的他,怎么可能仅仅因为称呼问题,就把不满写在脸上呢?

    “不瞒无咎兄,小弟此来是想替舍妹感谢你的援手之德。”赵匡义装出一副异常诚恳的模样,郑重其事的朝着李中易深揖到地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赵家终于还是打出了赵雪娘这张亲情牌,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他淡淡的一笑,摆了摆手说:“区区小事何足挂齿?廷宜太过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见李中易话说得虽然很客气,实际上,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,他心里也就明白了,自家的爷并没有把赵老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赵家,如果不是赵匡胤成了武臣之首,又有以前的老交情在,说实话,还真没资格和李中易平辈论交。

    大周帝国,如今在明面上,是文官掌权,武将们被边缘化的趋势,日益明显。

    如今,整个帝国的权力,几乎都集中于政事堂之手,管军的枢密院由于失了符太后的支持,其掌握的权力,也逐渐被政事堂所侵夺。

    赵老二虽是武将之首。又有使相之名,却没有参与国家大政决策的资格。

    李中易这个第八相,虽然在政事堂内的排序比较靠后,他手头的掌握的实权却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开封府尹。这可是开封城内的地头蛇,李中易手握万余军巡铺兵,又有数千皂役,更重要的是,城外的黄河岸边。还驻扎着大周最精锐,也最有战斗力的一支禁军羽林右卫。

    由于范质势力的日益壮大,赵家越晚动手,就越会陷入不利的境地,直至最后彻底丧失机会。

    和赵家的焦虑不同,李中易丝毫也不担心拖时间的问题,契丹人结束内乱之后,肯定咽不下属珊军差点被全歼的苦果,他们必定会南下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见识,他心里非常清楚。满朝的武将之中,除了他之外,包括赵老二在内,没人是契丹铁骑的对手。

    李中易自从归周之后,一直刻意的隐藏了行政方面的惊人远见和才华,目的就是想给群臣一个印象:他李某人善于将兵,却不善为政。

    有缺陷的人,才好控制,如果李中易真的是文武双全,柴荣即使不宰了他。恐怕也绝不敢用他。

    其实,李中易采取的正是赵老二当年使用过的韬晦之策,只有善于将兵,才有机会掌握住枪杆子。

    掌握了枪杆子。才能够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才有可能出政权。

    赵匡义见李中易的态度不冷不热,心里边也有些打鼓,他临来之前,曾经夸下海口。一定让李中易至少保持中立。

    现在,李中易的不软不硬的态度,却令赵匡义的心里边,瞬间没了底。

    五年多前,赵匡义被李中易瓮中捉了鳖,至今引以为奇耻大辱,却又拿李中易没有丝毫办法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被李中易俘虏之后,慕容延钊就一直和李中易很亲近,据赵匡义的暗中观察,简直都不亚于和赵匡胤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慕容延钊的态度,深深的刺痛了赵匡义,他曾经冲着赵匡胤声嘶力竭的大声吼叫:“总有一天我要宰了慕容化龙。”

    赵匡义记得很清楚,赵匡胤当时冷冷的训斥他说:“竖子,不足与谋!”

    赵普却说:“三郎啊,慕容化龙那可是令兄关系最铁的兄弟,此事你确实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的冷淡态度,令赵匡义心头火起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老赵家要想成事,值此关键的时期,绝对不能另竖强敌,更何况是,手握兵权的李中易呢?

    “无咎兄,小弟此来,还有一事。”赵匡义不愧是个狠角色,他竟然当着李云潇的面,单膝跪倒在了李中易的面前,异常恳切的说,“之前的误会,全因小弟鲁莽,请无咎兄重重的责罚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大瞪着两眼,目不转睛的盯在赵匡义的身上,他心里暗自感叹不已:此子心狠手毒,同时又不顾脸面,将来必成大事!

    无毒不丈夫的道理,李云潇这么些年跟在李中易的身侧,耳濡目染了不知道几多回。

    却不料,赵家的三公子,竟是如此狠辣的角色,李云潇暗暗替李中易感到担忧:重情谊的爷,应该不至于上赵老三的恶当吧?

    李中易心下暗暗冷笑不已,他混迹于红墙内外的时候,所见识过的宫廷变故,不知道比赵老三的表演,高明多少倍?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如今的赵老三,毕竟还只是赵家的三郎而已,还远没有达到大内都部署、同平章事、中书令、晋王,所应有的政治水准。

    欲擒故纵,欲取先予,故意示弱,眨个谈的工夫,李中易的脑海里,至少浮现出七八个意思相近的经典词汇。

    “廷宜老弟,既是误会,就此揭过如何?”李中易没等赵匡义喜上眉梢,紧跟着又补了个小小的条件,“把动手之人交给潇松,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暗挑大拇指,李中易看似轻而易举的放过了赵老三,实际上,他所提的条件,却直接命中了赵老三的要害。

    把自家的谍报人员,交给对手去处置,这种事情无论放到哪个时代,都是异常犯忌讳的恶事。

    李云潇原本以为,赵匡义一定会据理力争,绝不妥协。谁曾想,赵匡义竟然毫不迟疑的点了头,云淡风轻的说:“就依无咎兄所言,小弟已经把人都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深沉的看了眼赵匡义,此子竟然料敌机先,提前做了充足的准备,可想而知,赵老三的确颇有几分真本事,绝不是只会吃喝piao赌的纨绔子,值得认真对付!~~

    ps:今天刚刚回家,等会很可能还有一更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