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吃罢晚饭,李中易迈着四方步,去了折赛花那里,当他看见一双粉妆玉琢的儿女,并排躺在折赛花床边的时候,整颗心几欲彻底融化。

    算上这一对可爱的儿女,李中易如今已是五个亲生儿女的父亲,老李家的开枝散叶,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手一个,轻轻的将一双儿女,抱进了怀中,左亲一口,右啵一个,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折赛花见了李中易的“憨样”,不由抿起粉唇,笑吟吟的说:“爷,奴家就怕您将来把这一对小东西,给惯坏了哦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乐滋滋的说:“6岁之前,先让他和她享受下童年的乐趣,之后嘛,就该启蒙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瞪圆了美眸,盯在李中易的脸上,略显诧异的问他:“爷,小囡囡将来也可以读书?”

    李中易轻手轻脚的将一双儿女,放回到床边,笑着说:“多读书,才能长见识。这眼界若是宽广了,无论是继承家业,还是选夫婿,都不会太过走眼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从李中易的话里听出玄机,眨着美目,小声问他:“您是说,让小囡囡将来自己选夫婿?”

    李中易重重的点头说:“自己的幸福,自己找,只要她选中的,我这个当爹的,也不会故意阻拦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一时无语,她嫁给李中易,固然是背负着家族的使命,但是,她如果不同意的话,相信折从阮也不至于强逼。

    实际上,美女爱英雄。面对纵横西北无低敌手,彻底收服了党项的李中易。折赛花即使觉得做平妻受了委屈,心里边总还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只是。如今的婚配制度,上应父母之命,下承媒妁之言,做子女的哪有什么发言权?

    折赛花做梦都没有料到,李中易竟会如此的开通,一对小娃儿还没成年,就许了自主择婿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折赛花这里逗留了很久,直到一对小东西,尿了床。他这才尽兴而归。

    大周的前任君主驾崩,这对各个邻国来说,其实是件影响深远的大事。

    南唐的中主李景闻讯后,立即派韩王李从善,带了国书前来开封献祭。

    李从善,字子师,是李景的第七个儿子,和李煜是同父异母的兄弟,两人的关系非常之好。

    政事堂接到南唐专使送来的国书后。范质也没召集相公们商议,直接就指定,由李中易负责接待和保卫安全的工作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打心眼里瞧不上南唐的中主和后主,不过。伸手不打笑面人,表面文章终究还是做上一做滴。

    好色的基因,一直流淌在李中易的血液之中。这辈子估计都很难改了。

    虽然,柴荣已经指婚了柴玉娘。不过,李中易对于艳冠五代十国的小周后。依然是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为了给南唐一个教训,李中易故意只安排了开封府左判刘金山,承办接待李从善的各项事务。

    开封府的左判,不过是从六品官罢了,其职务和地位,在整个大周帝国的官僚体系之中,都只能说是不入流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虽然没有外交部,却有专门负责外交礼仪和接待的礼宾院。

    礼宾院,隶属于鸿胪寺,此寺又在名义上,归李中易管辖。

    所以,范质安排李中易代表大周朝廷,负责接待南唐的韩王李从善,其实从明面上,完全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心里明白,范质独断专行,作出这种安排,背地里其实是在警告他:朝廷的话事者不是你李中易,而是他范质。

    李中易胸怀大志,自然不会在这种不伤害权力基础的小事情上,违拗范质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唐,其实并不是从一开始,就在军事上非常羸弱。

    想当初,南唐的前主李昪,和郭威一样,都是出身于草莽,而且还都是低级军官。

    因缘际会,再加上李昪的精明强干,短短的数年间,便打下了南唐的千里江山。

    只可惜,李昪死后,中主李景在位的前期,颇有些宏图大志,不仅出兵灭了闽国,更虎口夺食,曾经一度拿下了南楚。

    和唐玄宗一样,李景执政的晚年时期,沉溺于酒色之中,完全失去了当初的进取心。

    更倒霉的是,李景遇上了五代时期,中原政权的第一雄主柴荣。在大周的主动进攻之下,南唐先后丢失了江淮十三州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柴荣早崩,只怕是,在北伐拿回燕云十六州之后,便要再次亲征南唐。

    李从善临来大周之前,李景一再叮嘱他,一定要多多的交好李中易。

    远的且不说,李中易率区区一万八千战卒,差点全歼属珊军的显赫战功,足以震慑住南唐的君臣们。

    高丽国,地狭人稀,又是蛮荒之地,李中易这一战功,其影响力其实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,曾经灭亡过后晋,威压中原和江南数十年之久的契丹国,其精锐之师善珊军,的差点被全歼的消息,传到江南之后,令李景一直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北地之猛虎下山,既然可以北击匈奴,难道不能南下金陵么?

    李从善见了刘金山之后,心中虽然十分不爽,却碍于李中易的威名和地位,只得忍气吞声的装傻充楞。

    刘金山早就得了李中易的叮嘱,他对李从善的态度,一直异常冷淡,除非是不能省的面子礼仪之外,其余的一律从严对待李从善一行。

    随行的礼宾院典客丞,虽然地位比刘金山高不少,碍着刘判官是李中易的心腹,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李从善没有多少经验,可是,跟他一起来大周的南唐副使张金昌,却是个明白人。

    张金昌此前,一直负责对大周的情报工作,但凡大周朝廷上得台面的重臣,他大多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尽管刘金山一直摆着谱,张金昌还是通过驿站的官员,联系上了刘金山的心腹家仆。

    长路漫漫,沿途的你来我往,推杯换盏,以及金银馈赠,让张金昌知道了一个秘密:李中易一直惦记着周司徒家的次女。

    李从善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一边暗骂李中易无耻,一边却异常犯难。

    人善被人欺,国弱被人骑,自古以来,都是真理,谁让南唐的国力和军力,都远远不如大周呢?

    可是,堂堂大唐司徒的次女,当今皇太子妃的亲妹妹,绝无可能给人做妾呐!

    ps:  跟着领导去山区蹲了几天的点,实在不敢码字,求谅解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