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心里多少有些奇怪,符茵茵的生母死后,她应该留在大名府守孝才是,怎么跑到了京城?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想归想,脚下却不慢,他十分沉稳的跟着宰相的班次,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朝廷重臣们的集体哭灵,令符太后心里多少有些不太好受,她扭头看了看先帝的灵柩,不禁心潮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为了柴、符两家的政治利益,符太后被符彦卿送进了宫中,继续完成她大姊没有完成的遗愿:符、柴两家世代联姻。

    如今,良人已经升天,去了道家的胜地蓬莱仙境,符太后抚育幼小的外甥,艰难的执掌着大周的朝政,天知道有多难?

    李中易装模作样的哭着灵,不大的工夫,小内侍过来传了符太后的话,请相公节哀,至偏殿歇息歇息。

    类似的场景,自从柴荣驾崩之后,已经玩过很多次了,李中易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转至偏殿后,范质照例坐到了首席,李中易的座位则紧挨着李琼。

    趁旁人整理官服,不太注意的时候,李琼不动声色的侧过身子,小声对李中易说:“多谢你了,无咎老弟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低声说: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李琼笑眯眯的说:“老夫知道你是什么人,这份大人情,老夫领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正低头喝茶,想心事的相公,轻声笑道:“富贵共之。”

    李琼眨了眨眼,说:“你真是个小狐狸,老夫算是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淡然一笑,李琼此人,貌似随和。其实骨子里充斥着傲气,轻易不会服人。

    如今,李琼当着李中易的面,说出了服气的话,可见,是真心诚意的想和李无咎同志。共谋富贵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李琼眼里的富贵,很可能是,扶持李中易登上首相的宝座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想要的东西,则比李琼能够想象得到的,要多上许多倍,其中的奥妙。不足为外人道也!

    打了第一枪之后,李中易赚得钵满盆满,不仅羽林右卫被调回了京城北岸,而且,天武卫的李虎也坐稳了都指挥使之职。

    一个好汉三个帮。李中易再强悍,孤家寡人,也是很难掌握住朝局的。

    所以,和开平郡王府的政治结盟。不仅对李琼,对李中易也同样重要。

    至于。赵家兄弟,和义社五兄弟,显然已经成了李中易需要谋取的对象。

    造反,或是篡位。从来都是高风险,高收益的技术活。强大的军事实力,固然是篡位或是逼宫的法宝,说实在的,运气成分其实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历史上,董卓拥精锐西凉军二十余万,本可以一统天下,却因为内讧,被吕布这个三姓家奴给宰了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组织体系,基本都是借用的红朝军制,统军大将并无可能一手遮天,厢、军、营、队,这四级指挥体系,均有镇抚负责人事工作。

    套句老话说,平时,军队的日常工作,其实归镇抚管辖。战时的指挥作战,则听统军大将的,在这种权力的制衡之下,整个李家军只有一个主人可以完全调度自如。

    赵匡胤和韩通手下的兵马,则还是延续的老传统,类似于工程发包,包工头层层换包,下一级包工头只对上一级负责。

    这种落后的军事体制,很容易出现,军中有军,将外有将的军阀的局面。

    所以,从先进性来说,李家军绝对领先于同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李家军中,凡是提拔的军官,哪怕仅仅是个什长,也必须有文化,识得上千个字。

    军人,一旦有了文化,被灌输了特定的理念,那个战斗力,绝对杠杠的!

    按照太祖郭威驾崩的先例,先帝柴荣归天之后,需要停灵七七十九天,然后再送入陵寝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朝中不适宜有重大的政务举措,或是人事变动,一句话,就是柴规范随。

    相公们按照惯例哭过三轮灵之后,便率先离开,去政事堂议事。

    坐回到堂内,气氛立时一变,王溥主动发难,阴阳怪气的问李中易:“李相公,老夫听说,贵府拿了个忤逆犯上的贼囚?”

    李琼一听此话,不由暗暗冷笑不已,好一个王相公啊,一张嘴就扣上了大帽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慌不忙的放下茶盏,淡淡的说:“不知王相公所问何事呀?”

    王溥没料到,李中易的太极拳,打得如此的顺溜,眨眼间,便把皮球踢到了他的脚下,不由楞了楞。

    李谷见王溥有些卡壳,赶忙冲出去补刀,冷冷的说:“李相公,贵府上下都传遍了,难道你以为纸可以包得住火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撇嘴,李谷的资历虽老,说话的水平,可比范质差了不少啊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这里可是政事堂,不是乌台。”李中易不软不硬的钉子,顶得李谷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李琼暗暗觉得好笑,论及口才,十个李谷和王溥,都不可能是李中易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,李谷和王溥二人,久为朝廷重臣,手底下颇是书包网.bookbao2罗了一帮高官显贵,政治实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魏仁浦不露声色的瞟了眼李中易,他也没有想明白,李中易和范质,这两个原本十分不对眼的家伙,怎么一夜之间,就搞到一起去了呢?

    李筠对于朝堂上的这些文官,一向没啥好感,他只惦记着一件事,早日龙游大海,回归自家的地盘上,去当土皇帝。

    范质发觉李谷和王溥,把矛头对准了李中易,却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人在庙堂之上混,总有些事情,需要自己面对的,盟友再怎么亲密,帮忙也是有限度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范质心里明白得很,他和李中易的合作,不过是短暂的利益交换罢了,根本没有长期合作下去的政治基础。

    在范质看来,凡是会打仗的帅臣或是武将,都天然是朝廷的敌人,即使李中易不是武夫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政事堂八位相公,竟然有八种心思,这恰好符合柴荣的统治哲学:异论相搅也!

    王溥见李谷居然找上了李中易,心里一急,赶紧抢在李谷继续攻击之前,把矛头对准了范质:“范相公,契丹人派使者来了,说是要缔结叔之盟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耷拉下眼皮子,坐视李谷和王溥,到转枪口,把烫手的山芋,硬塞进了范质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