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羽林右卫重回黄河北岸镇守的消息,已经传遍了整个开封城的高官之家。

    王溥得知消息后,感慨的深深叹息,此事既成定局,那么,李中易肯定暗中和范质达成了利益交换的共识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当廷发难的李谷,连连摇头,李中易真是个会钻空子的家伙,骨头缝里都可以榨出水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和范质之间的妥协,不亚于在大周帝国的朝堂之上,投下了一颗重磅核*弹,把准备向范质开火的人们,全都震得五迷三道,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朝臣们照例来到先帝柴荣的灵柩前,放声大哭,装孝子贤孙。

    范质领着宰相们,已经哭过了一轮,八位相公正集体坐在偏殿内,喝茶暖身怯寒。

    普通的重臣们,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,他们跪在灵柩之前,扯起大嗓门,或干嚎,或哑哭,或泪流不止,仿佛死了亲爹一般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端茶盏,听外面的哭声震天响,不由微微翘起嘴角,啥叫玩政治?

    玩政治,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必须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效果,才更具有震撼力!

    昨晚,李中易和范质,令人意外的达成了合作协议,这才是真正的玩政治。

    经过唇枪舌箭,李中易受益匪浅,范质也顺势得到了李某人的“真诚友谊”。

    以范质为代表的文官集团,和李中易这个名帅的利益结合,毫无疑问,注定会对整个朝局的稳定,产生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李谷心里很不舒坦,频频瞄向李中易。这么好的时机,竟然让李无咎给抓住了,并且得了大便宜。怎么可能令人感觉到舒心呢?

    王溥和范质之间,一直有私怨。尤其是,他和范质以前掰过手腕之后,被贬去枢密院,心中更加不忿,他瞟向李中易的眼神,很自然的也就怪怪的。

    李琼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,心里对李中易辗转腾挪的本事,佩服之极。

    开平郡王府。是否一世而终,李琼的子孙们,一个都指望不上。惟独,李中易掌权之后,李琼的后代们,才有可能安享荣华和富贵。

    李琼确实老了,老到不会打仗了,居然输给了南唐的林虎子,刹那之间,就把开平郡王府的气运。全都丢光了。

    先帝临终之时,对开平郡王府没有半句交待,以李琼的老政客本性。岂能不知道,他们李家如果没有特殊的机缘,必将彻底的失势。

    仅仅只过了一夜,李虎那摇摇欲坠的位置,居然保住了。不仅如此,李中易一手拉罢起来的大周第一精锐羽林右卫,竟然又被范质调回了京城以北的黄河岸边。

    赵匡胤兄弟俩和赵普,得知消息之后,不由面面相觑。竟不知如何是好?

    李中易手上的羽林右卫,那可是公认的大周第一强军。单单是几乎全歼了契丹人的属珊军这一条,就足以彪炳中原朝廷的战史。

    高平之战。大周虽然胜了,实际上,并没有砍下多少契丹人的脑袋,只是打疼了晋阳的刘汉小朝廷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那是实打实的领着一支不到两万人的偏师,不仅偷袭了契丹人腹地的榆关和润州,俘虏了契丹人的公主,更是大破契丹第二精锐铁骑属珊军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中易能够立足于大周政事堂,而无人敢多说闲话的根本性因素,否则的话,以他的年纪,在十分讲究论资排辈的大周朝,谁会服气?

    一夜之间,形势发生了大逆转,原本被李中易所攻击的范质,居然和李某人联起了手,这太令人感觉到意外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,符太后闻讯后,紧急召见范质,当面质问他:“范相公,为何调动羽林右卫回京?”

    范质气定神闲的说:“回太后娘娘,韩通一人掌握的我朝军力,几乎占了一半,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符太后没料到范质会这么说,一时间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只得暗生闷气。

    范质看出符太后的不高兴,拱了拱手,不紧不慢的解释说:“韩通、赵匡胤和李中易,三足鼎立,朝局才不至于太过动荡。”

    符太后原本就不笨,只是一直被锁在深宫之中,没接触过太多政务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,符太后听了范质的深入分析,当即领悟到其中的深意,不可让某一武将,掌握的军力太大。

    “相公不愧是老成谋国的国之柱石,哀家佩服之至。”符太后扬起下巴,柔和的说,“相公千万不可太过劳累于国事,要多注意身子骨。”

    范质心下一阵感动,一阵惭愧,他和李中易之间的交易,远不像嘴上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却把符太后哄得团团乱转,于心何安呐?

    俗话说,人善被欺,马善被人骑。

    小天子和符太后,这一对孤儿寡母,离开了强力的支持,如何可能在这吃人的世道,继续坐稳万里河山呢?

    外戚符家,被柴荣安置在大名府,距离京城实在太远,鞭长莫及。柴荣的兄弟们,大多只领干俸,手里也都没有实权。

    范质是个文官,重用的又全都是进士和文官,手上无嫡系部队。

    韩通虽然忠心,却不被符太后待见,范质也十分厌恶不会做人,而且嚣张跋扈的韩某人。

    近几年来,赵匡胤一直被柴荣所忌惮,所以他临西去之前,搞了个明升暗降的把戏,把赵老二给架在半空中,军权尽归于韩通之手。

    昨晚,范质和李中易一番明争暗斗后,终于达成妥协。具体的内容,连杨炯都不知情,只有天知,地知,李知,范知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符太后也想知道,昨晚范质和李中易谈了些什么。只不过,碍于她现在还必须依靠范质的支持,不敢诉诸于口罢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知范质被符太后找了去,不由微微一笑,淡淡的说: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除了兵权之外,李中易对范质在政治层面的让步颇多,可谓是有得有失。

    但是,表面上,李中易失去的多。实际上,他需要的是,瓦解掉符太后对范质的绝对信任感,那就大赚而特赚了。

    和树大根深的范质,党羽众多的赵匡胤比起来,李中易这个没有多少根基的新晋权贵,其实最适合做符太后的好帮手。

    只可惜,李中易至今也搞不明白,符太后为何一直对他十分冷淡呢?

    该到哭灵的时候了,李中易跟在众相公的队尾,缓步走出偏殿,迎面却见符茵茵,身穿一身雪白的孝服,俏生生的从不远处,走过来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